拉赫瑪尼
無 趣/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越涵】丨Heavy rain forecast》

*


陈意涵梦见暴雨了。


她很少做梦,也很少因为一场大雨就被惊醒。她仔细思索过后,发现记忆里只有一些片段。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天地翻覆,雨水把世界都打湿了。陈意涵就站在大雨里,没有打伞,四周是被雨水刷亮的白。只有她一个人。


说起来陈意涵并不怕这样的梦境。她总是这样孤身一人,兀自冷清。这一点在三年前她参加某个节目的时候就被许多粉丝扒露了出来。大家都很急切地希望她再突出一些——但是她从来都只是坐在舞台的角落。


她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床上,始终想不起来她究竟在梦里的那场大雨看见了什么,才会这样难过。她始终想不起来。大约坐了几分钟后她翻身去抓床头的手机,刷了刷最近的消息...

《【傅宣】丨马累假日》

“求讓我借地球高溫,叫這段情逃離冰點。”

# 傅菁 x 吴宣仪
# ooc

傅菁在房间里无所事事的时候忽然搜起了关于马累的消息。她听吴宣仪说起过,这座城市最快会在一个世纪过后被淹没。她翘起脚尖,晃晃悠悠地把网页往下划——2004年的那场海啸,几乎要把这座仅高于海平面一米左右的城市给摧毁了。

而她在这里待了将近一年,从最初的陌生到现在已经能够和邻居友好地招呼,也开始能够熟稔地在下班后从公司骑车回自己这个小小的家。一年并不长,所以她在马累一年几乎没有认识什么新的朋友好像也无可厚非。她把大多数时间都拿来学习,还有经历。

她觉得自己好像成长了很多,但是某个想起吴宣仪的当下,又会觉得自己不曾改变。...

【歌剧魅影·2004】

「Our passion play has now at last begun
    Pass all thought of right or wrong
    One final question
    How long should we two wait before we're one? ​​​」

她有一个能力。

当她睁开一次眼睛,世界就会重来一次。于是在她的记忆中,她几乎每一天都在观望着世界的重生。她的故事就是这样周而复始,一切都会毁灭再又重来,一切对她而言都是灾难。

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一个人。

她想要保留这世界当中某个人的身影,于是再也没有眨过眼睛。

《【一粒沙/Elisabeth】丨醋栗》

*Profile:伊丽莎白(Sissi),巴伐利亚公主,奥地利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妻子,是奥地利皇后和匈牙利王后。她在位长达44年。1889年她的儿子鲁道夫与情人殉情而死,她伤心欲绝,并且再次开始了她的旅行生活。1898年,茜茜死于无政府主义者鲁契尼的暗杀。

*弗兰茨终其一生都在爱着茜茜。他们的儿子鲁道夫死后,他也开始追随茜茜踏上旅途。茜茜知道向往的是自由,不是如同地狱的宫廷。这一天,他们乘着夜舟在海上相遇。


“我们都不再年轻了。”她听见弗兰茨这样说道。


她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有时候是来自索菲,那个控制了、剥夺了她的一切的皇太后。有时候是来自梦中,...

《Opera & Musical》

昨天看见有人把歌剧魅影划到歌剧里去,虽然歌剧魅影里有“歌剧”两个字(因为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歌剧院的!)但它还是归为音乐剧的行列。这里有几个区分「歌剧」和「音乐剧」的细节:最直观最明显的,音乐剧有麦而歌剧无麦,歌剧全靠各位卡司用嗓,而且必须是美声唱法。一部音乐剧的风格可以多变,而歌剧组成一般是咏叹调和宣叙调。歌剧古典,突出艺术水准,而音乐剧贴近大众,它可以摇滚也可以爵士可以多种多样。
它们的区别多而细致,最最直接的方式是去看一部音乐剧和一部歌剧,可能你会发现在看歌剧的时候远远比看音乐剧要沉闷,不过这仍然不会削减歌剧本身的魅力。

《【丸美】丨破碎故事之心》

*青钰雯x陈美君

*是个思考过深的故事(。


*世界亮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青钰雯其实有些忘记了是怎么再次遇到陈美君的了。但是她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们正在旅途当中。她不记得要去往哪里,也不知道她们是从什么时候出发。但是下一秒她就镇静了下来——陈美君坐在她的右侧。她睡着了。车上并非空无一人,但是陪伴她的只有陈美君。


不过青钰雯知道她们已经不再年轻——如果非得要些什么证据的话,她只能看见自己的灵魂已经在逐渐老去。她知道自己三十当头,踏入社会许久,丢失热情,所有情感正在朝向远离她的那一方而去。


她稍稍伸手去勾着陈美君的指尖。这个动作让她安心下来。


青钰雯身边的...

《【美宣】丨一个陌生人的来信》

*标题来自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ooc预警


“会是谁写的信呢?”孟美岐抹了抹额角的汗,夏日高温浸渍的阳光落进教室后排的窗户。


这封信是隔壁班同学帮忙带的,她没有告诉孟美岐写信的人是谁。孟美岐把信封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后来她把信封对着明亮的光线举起来,企图发现关于它主人的蛛丝马迹——然而这就是一封普通却又包裹着些许她不曾察觉出的恣意温柔的信件。


她收过不少信。起初是在初三快要毕业的时候,许多男生红着脸把信塞到她的手里,然后一切都杳无音信。孟美岐知道许多递到她手里的信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表达些什么,这一封也同样不例外。信封上只用了简洁利落的笔触写出了她的名字,认真又柔和...

【悲惨世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1995】

悲惨世界十周年音乐会1995年在英国皇家亚伯厅举行。这部百老汇名剧自1985年首次演出后即载誉全球,改编自雨果《悲惨世界》。音乐家阵容空前,场面浩大,将雨果笔下的那个年代的黑暗、斗争、人性的挣扎以及社会动荡展露无余。

「世界将要破晓,寒夜即将终结。」

(另外今天恰好是街垒日,各位街垒日快乐x

《【法扎】丨Roses》

*胡言乱语……我只是想念他了而已。

沃尔夫冈·莫扎特站在悬崖边上,死神在一旁挥舞镰刀,那把刀撕裂空气,发出了一声声低鸣。他看见自己身边的人逐渐少去,他最爱的爸爸、妈妈,还有他爱着的姐姐,曾经属于他的阿洛伊西亚,到康斯坦茨。他们在他生前死后都在面临死亡。没有人能逃过这个。而那大多都是他的一生挚爱,但他对此无能为力。

此刻就他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他很害怕,他在发抖。他凝视着悬崖以外,无一不是在逐渐破裂的场景,镜面碎成了一片又一片,所有人从山崖跌落,坠入死神的怀抱。沃尔夫冈很难过,他什么也拯救不了。

但他有音乐。是的。沃尔夫冈一直爱着它,他为音乐而生,为音乐而死。而他此刻只要稍稍...

【德古拉·2008德语音乐剧】

音乐剧德古拉改编自电影《惊情四百年》,由美国作曲家Frank Wildhorn创作。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德古拉伯爵在四百年前失去了心爱的妻子伊丽莎白,痛苦万分的他选择了地狱,成为了吸血鬼。四百年后他发现前来为他办理地产手续的律师乔纳森的妻子米娜与他死去的伊丽莎白极其相似,于是德古拉决心再次让伊丽莎白回到自己的身边,最后终于悔悟,死在了米娜的怀抱中。

《【法罗朱】丨Résurrection》

一切都会重来,唯独我对你的爱永恒。


朱丽叶在昏暗的穴墓中睁开双眼。她渴望自己眨一眨眼睛,一切都会重来。

但是没有。这儿仍旧是她的墓地。这儿是一片黑暗,整个维罗纳城也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光从星星上落下来,足够照亮她那双美丽的眼睛。

她听从神父的指示喝下爱情的毒药,在这里沉睡。她睡去的时候,身边没有奶妈,也没有罗密欧,毒药把她给弄晕了。在经历死亡后她重新醒过来。但她没有那么快睁开眼睛,她做了梦。她回忆着那个梦。那个梦虚无缥缈,像是灌入了黑墨般的深渊,又像明亮的光影落到树枝上,斑驳地把她的回忆四分五裂。

她重新回到她的幼时。不过就算是现在,她也没有完全长大——舞会过后,她才刚刚十四岁...

《爱情鉴定指南》

-

我有女朋友了。

不过她还没有答应我。

-

我和她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我喜欢她的原因很简单,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心动了。我先声明一下我这不是见色起意,我还没那么肤浅。

不过今天她经过我顺带跟我打了声招呼,靠近我的那一刻我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

我就知道了。

……我就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啊!

-

后来我装作网友和她勾搭,她平时看起来挺文静,可是做事倒是雷厉风行。社交软件里我填的性别是男性。最开始我以为她不会通过我的微信申请,不过发送过去才没几秒,她就同意了。

这年头原来还有人这么随意的吗。

我还没来得及和她打招呼,她就发了条消息过来:

F同志,今天让你复印的文件你还没给我...

【莫扎特!·维也纳2015复排版】

《莫扎特!》是由Michael Kunze作词,Sylvester Levay作曲共同创作的德语音乐剧。这部音乐剧于1999在维也纳Theater an der Wien首演,2015复排版于Raimund Theatre推出。

这部音乐剧讲述的是被誉为音乐天才之一的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的痛苦而短暂的一生。舞台上,莫扎特与小阿玛迪共同演绎。但又不仅是他,还有他们身边的所有人。他们都在追寻属于他们的小星星。

【罗密欧与朱丽叶·匈牙利】

「她从梦境而来,她是世间万物。是过去和未来,是天堂和凡俗。如果为她而死,我愿意,心悦诚服。」

【登对】

【伊丽莎白·维也纳2005复排版】

伊丽莎白是以巴伐利亚公主、奥地利、匈牙利皇后伊丽莎白(茜茜公主)的一生为创作原型的德语音乐剧。这部音乐剧1992年在奥地利维也纳剧院首演。
这个故事以伊丽莎白一生与死亡做斗争为主线,刻画出了一个在最开始向往自由,最后又乞求死亡的伊丽莎白的形象。它探讨的不仅是伊丽莎白充满矛盾性的一生。

【罗密欧与朱丽叶·法国2001】

初版罗密欧与朱丽叶于2000年在法国巴黎首演,改编自莎翁同名戏剧。它讲述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为了爱情抵抗仇恨,为爱而死,最终化解了蒙太古与凯普莱特两家的纠葛。

在微博那边安利得太多了,决定把安利的部分也分享过来。主要是安利书籍和音乐剧。

【歌剧魅影25周年纪念音乐会】

歌剧魅影25周年纪念音乐会,在伦敦西区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演出。这一版的官摄在我至今看过的音乐剧里仅次于真爱不死犹如电影镜头般精美的澳洲官摄。
歌剧魅影是安德鲁·劳埃德·韦伯创作的经典音乐剧,改编自加斯东·勒鲁的同名爱情小说。 对我来说它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救赎的爱情故事。

《【冲神】丨交错》

#五年后的神乐和五年前的总悟相遇了


/


“啊,所以那笨蛋是出去了吗?”

“不是哦,”新八拿出茶点招待难得出现在万事屋的总悟,“说是定春想家了就带它出去别的星球逛逛。”

“那老板呢,怎么没看到他。”

“哦,他被定春叼走了。”

“这样啊。”

“冲田先生今天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新八推推眼镜,“是真选组有什么任务吗?”

冲田总悟喝了一口茶以后摇了摇头。

“遇到一个棘手的麻烦而已。”


冲田总悟从万事屋里出来,今天真选组的清洁任务排到了他,想想还是翘了。毕竟和他一组的是土方,为了防止自己有炮轰他的冲动,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出来闲逛了。不过说起来——到底还是因为自己遇到了棘手的事...

《【九妙】丨ウォーアイニー》

柳生来俱乐部的时候志村妙刚刚用她的拳脚招待了她的最后一位客人近藤勋。天花板又惨遭毒手的同时,志村妙忽然看见了拥挤人群里的柳生。

这么一看银时确实说得没错,阿妙真是个毒舌凶狠中又不失细腻的女孩子。

但毕竟还是个女孩子。

志村妙注意到的并不是跟踪狂近藤带来的麻烦,而是柳生第一次,没有主动喊她的名字。如果放在平常,柳生应该会在第一时间从人群中出现,和近藤决斗过后再来和她说话。于是志村妙在与老板道别后,没有往家里的方向走去,而是跟上了看起来有些不悦的柳生的步伐。

“小九!”

柳生拿着剑柄在店外等她。

“你来了。”

“今天……怎么突然来俱乐部找我了?”志村妙疑惑,然后忽然笑起来,和平时...

《【七五折】丨最爱》

#提前的)五二十快乐)

#【BGM


/


吴哲晗突然想要和许佳琪讲她昨晚做过的梦以后发现她已经不是二十岁了。


/


梦里却还是二十岁的样子。平流层的云层薄得和光一样,隐约地穿透机翼。许佳琪睡在她身边,眼罩被她时刻变换的姿势蹭掉了半边,吴哲晗睁着朦胧睡眼替她拨好一边的头发。那是她的二十岁,偶尔空闲的时光,生活中心逼仄的长廊,每天都在练习的舞蹈。

吴哲晗记得自己记得很多事,有一些她甚至会专门在手机的备忘录里记下来。如今也只能记个大概。

那时候的许佳琪大约还是个小孩,做什么事都是一脸热血的样子。少年时期的两人几乎无话不谈,谈生活琐事,谈公演,谈无形之中的压力,谈近几日听到...

《【美宣】丨栖止》

·ooc预警

/ 01

起初吴宣仪只是陪傅菁一起去图书馆借点书。数学老师一如既往地拖堂到了饭点,两人打算借了书去附近的店里随便吃点什么填饱肚子。盛夏午风填满空隙,两人在窄路上逆着人群行走。无言的时刻吴宣仪则低着头躲避日光,时不时去踩地上漏着的树影。

日头彻亮,稀疏点缀到眼前。傅菁转头和吴宣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吴宣仪应和的同时稍稍眯起一点眼睛去看本该空无一人的球场。

有人在运球。

“怎么还有人在操场练球?”傅菁疑惑地拧着眉,“欸,那不是孟美岐吗?”

“啊?”生疏的名字。

吴宣仪向来是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女生,这个年纪该有的各种八卦性格都似乎和她无关。所以不知道孟美岐...

《【戴莫】丨群山》

/ 01


我隐约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不可及的过去。

近几年梦的碎片几乎在那一刻统统都拼凑在了一起,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以为她不会再注视着我了。


/ 02


当年纪跨过某道界限时,一个人的生活会倏然忙碌起来。身体承压力会开始下降,命运轨迹会随着某种情愿束之高阁的情绪而走向平稳。很多人会在年少的时候选择朝向独木桥的另一头冲锋陷阵,也有很多人就此安定并走向生活。


大雨落下来的第一刻,我听助理说着近几日的行程与网络数据、公司的安排以及其他。雾气在车窗外凝聚成了雨,落到我遥远的思绪当中。

我们来这座城市巡演,为期五天。从另一座城市飞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下飞机仍有...

《【法罗朱】丨。》

#一些乱七八糟。


*第九束玫瑰


罗密欧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他在维罗纳的街头晃荡,一如既往。他已经成年了,常常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到处乱窜,然而这一天,准确来说,是看到那个阳台上的女孩的那一刻,罗密欧认为自己有些不对劲了。

可是为什么呢?他拒绝了朋友们的邀请,自从那一天开始。班伏里奥和茂丘西奥都觉得奇怪,罗密欧总是这样,他的思想总是如此深邃,而他们无法企及。

如何才能描述这种感觉——茂丘西奥曾说,它没有一口井那样深,也没有一扇门那样阔。罗密欧竟然感觉到了,并且就是在这样毫无意义的情况下。他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罗密欧生而与众人相同,他追寻不同,追寻爱。然而他还二十岁不到。

可是那又怎么...

《在明日熄灭之前》

十九岁快乐。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我就能意识到十年前,十九岁的自己多么平庸。十九岁的我跨入成年人的大门,说实话我不爱成为一个看起来外向、善于交际的双面人。我内向又孤独,同时厌恶所有人的靠近。可一旦我们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就不得不接受来自社会的压力。我讨厌交际,只喜爱我自己喜爱的东西。
可是我同时又明白,很多人都在这样的情绪中挣扎着。我日复一日地学习、或者逃课,去往我向往的地狱。我难过,但是无法解脱。
我曾去试想过一个人的悲伤有多渺小。在我们居住的地球,太阳系,银河与宇宙当中。然而把周遭所有放大的时候一切又都变得这么微不足道——哪怕对我来说,这些已经足够将我压倒、逼迫到一个绝望的尽头。
如何解决?
我总...

《【戴莫】丨月亮河》

#提前祝id为 @SNH48-戴莫应援会 生日快乐

# 【BGM

/ 01

主持人这样问我:这些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下来,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我想了有半刻钟,但这个答案几乎是那个当下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很多记忆的碎片随之划过我的心底,然后逐渐陨落。

然后我装作思考了许久,回答主持人抛出的问题。

——几年前我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但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因为剧里所呈现出来的浪漫情节。里面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如果让我选,我还会跳那条河”。

以前太年轻,每一天的生活都忙忙碌碌马不停蹄。所以很难去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从这样的情绪里脱身...

《【福茉】丨This love》



只有死亡到临的时候夏洛克才会意识到,茉莉·琥珀应该获得幸福。
他认为她应该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起码要比他有趣,然后要学会照顾她。茉莉是个法医,她有严重的洁癖,所以照顾她的对象不该和他一样邋遢、不修边幅。她不善化妆,不善言辞,所以那个人应该学会逗她笑,并且让她觉得幸福。
可是茉莉·琥珀,那个总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小法医,她为何而死?她为何在还未获得这些的时候便过早地迎接死亡?

夏洛克陷没在无边的黑暗当中,太阳穴处的血管在缓慢地跳动着,一下又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办什么案子——就连华生也很少再告知他伦敦最近发生了什么——因为茉莉·琥珀死了。
华生仍清晰地记得,...

《时间之王。》

1

大约是在去年的同一时间,我选择了辞职。

2

连续吃泡面的日子的确不怎么好过。起初我仅仅是开始失去对生活的耐心、越是空闲越惶惶不安。迫于远在外地的母亲的言论,我开始漫无目的地寻找工作。但是我并非是因为她是我的母亲而做这个决定——我尤其不爱被束缚住。我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忙碌一些,好让自己不经常去胡思乱想,然后得知真相,发觉自己的生活是多么得无望。
还是一个孩子时的我便这样想过。
而关于我——我只是社会的边缘人士。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在我极小的时候,我便有了关于童年的清晰的记忆。但是我的童年是不快乐的,甚至不能把它称作是童年。因为书上总说,一个人的童年该是幸福而快乐的。
可我不是,我没有拥有过幸福...

本来觉得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的。她大约也是这样想,后来对方拿上来两杯奶茶估计又懂了。可是远远不止这些,她慌慌张张地解释着奶茶不是从垃圾桶那儿扒来的,然后伸手想要蹭一蹭自己。本来自己已经像只刺猬不肯再用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面对任何人,但是她偏偏就温声细语地过来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那一刻漫长又短暂,想要一直,永远都埋在她温柔的颈窝里。

再也不要离开。

《【戴莫】丨逢月》

#恋爱Project-10

#【BGM

【一】

入春之时,山上落了几场雨。满山云烟迷蒙,凉意裹着春风,几件长衫仍旧显得单薄。山腰有稀疏几间房屋,环绕得稀疏,是山上一个小道观。道观里倒不全是道士,还有几人在这习武修行。雨快落尽的时候,莫寒就会早起去山腰间的细瀑旁练剑。

群荫丛密中,莫寒拿着竹剑正要往外走,被一声清脆的“师姐”给惊得回了头。

是前不久才从城里来的纨绔子。她定睛看了看那人的眉梢,只觉得对方仍旧没改了那股子脾性,见了莫寒就喜笑颜开,“叫我作甚?”

“师姐忘记了?师父让你教我练剑,”那人依旧笑着,她的长发尚未梳齐,道袍也因四处腾升的雨汽给浸得湿了一角,腰间横别着一支横笛,“...

《【戴莫】丨由衷》

# 恋爱Project-9

# 【BGM


五月份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了夏日的气息。沿街的热浪开始腾升,香樟的枝叶重叠出了几片簇拥着的阴影。而高考来临之前,天气越来越热的同时,许多人也开始了高考的最后冲刺以及迎接即将到来的毕业。


文科班的戴萌在高二下半学期从文科班转到了拐角的理科班,理由是理科班的班主任和她父母认识,可以监督她的数学学习。但是这对戴萌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就目前来说,她的数学能力:0。身为表姑的班主任老师为了让戴萌的数学有长足的进步,特意在班里给她安排了一个绝佳位置,靠近讲台,周围群学霸环绕,绝对是学习的最好角度。但这无疑对戴萌也是一大...

《【摇滚莫扎特/法扎】丨当我们在听莫扎特时》

*这里提到的奏鸣曲是k330

康斯坦茨第一次遇见莫扎特时他就是那副穷困潦倒、却又满怀志气的样子了。不过——康斯坦茨又有什么不同呢?她浑身的蕾丝都破了遍,旧衣物穿了不知有多少年。她听自己的姐姐提起过这位人尽皆知的音乐家,但她从未有机会靠近过他。


她时常在后门处观察我们伟大而潦倒的那位音乐家,看他时不时抬头对着窗外发呆,时不时又埋头写着他的新乐章。康斯坦茨并非对音乐一无所知,她只是不明白,仅仅是不明白,音乐又有多大的魅力,可以吸引这样的一个男人呢?她仍旧记得——她仍旧记得,那个时候沃尔夫冈喜欢的是她的姐姐阿洛伊西亚。他陷入爱河、无法自拔,而自己却没有敢去和他搭上什么话。后来他收到了他父亲的...

《【戴莫】丨恋人啊》

*混乱的意识(流

什么是「恋人」呢。若从普通意义上理解,是指两个人互相倾慕,并想要生活在一起。当时间开始流逝推移,恋人便赋予了更多含义。当需要辨别自己与某一个人是否算得上恋人时,就开始了某种比较与衡量。因此莫寒曾认为她与戴萌算不上朋友,但是也绝对达不到恋人的程度,并且这种自知体现在了各种方面。

工作与生活陷入困境的时候莫寒曾一度得了抑郁症。这种症状在某种时刻会无限缩小她的心脏,缩小她所能够触手可及的任何空间,将她封闭进一个任何人也进不去的密室。你或许不了解这种痛苦带来的精神折磨。因为在分级的痛苦之中,它属于最高层。生活在未能得到豁免的时候在精神的深处点燃了火把,普通人总能手持火把前行。可是...

《【摇滚莫扎特/德扎/列奥波德中心】丨Ich bin dein Mozart》

*

大约是在阳光照入沃尔夫冈与康斯坦茨住所的时候,正在作曲的沃尔夫冈感觉到了有一点不对劲。他正满脑的协奏曲,还有急促的行板,音乐使他在这一天过早地醒来。但他并不是毫无预感的,他感觉到了——某些情绪从昏暗的光线里流淌进他的心房,他深刻地察觉到了自己的这份预感并不是毫无来由的。

当天韦伯一家以及莫扎特在屋内为了钱财而争吵,他们决心要将沃尔夫冈骗得身无分文,除了康斯坦茨——但是很显然,他的妻子也并没有坚决的立场。他兴致缺缺地应付着那些人,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被一个说不清道理的预感给笼罩着了。他找不到由头。上帝!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沃尔夫冈全身颤抖地向着韦伯一家艰难地拉锯着,一声微弱的“Nein...

《【戴莫】丨永夜》

*之前的《永夜》翻出来填了下坑 

*ooc 注意避雷

*伪中世纪设定

*BGM【http://music.163.com/#/m/song?id=5041149】←这么好听真的不听一听吗!(。

#


夜幕降临,柔和月光裹挟着风吹入熄灭了烛火的寝宫。玛格丽特戴着面具从盛大的舞会上悄悄逃脱,她拖着逶迤长裙一路披着月光,从正殿进入了同样金碧辉煌的寝宫。厚重的大门被推开时,玛格丽特忽然看见窗旁的李斯特甩出獠牙,想要刺破小王子的咽喉。

“你疯了——”玛格丽特压抑住她的惊讶,差点失声叫喊出来,“我可不是陪着你来吸他的血的!”

“我可没疯,”玛格丽特看着对方湛蓝色的眼瞳,才明白她是...

《【摇滚莫扎特/法扎/萨列里中心】丨Tatoue-moi》

#(ooc,注意避雷)


我不知该如何描述我此刻的心情。我在纸上颤抖着书写下各种音符,然后看着它们一一不见。就在刚才——我的上帝,我不知道该同谁述说。我颤抖着拿着手上的羽毛笔,蘸着不存在的漆黑墨水,想要写下我心中的所有。如您所见,我绝没有任何信任的人,可是各位,我曾亲眼看着星辰陨落,就从我所能看见的这片天空之中。人这一生又能看见几回流星的陨落?


您们自然不会见到这样的一位天才。遥远的虫害传染病已经离去,曾因此陷落的维也纳也得到了许多上天的馈赠,自此推动了各样的文化抵达从未有过的高潮。


但是您们请看——莫扎特只有一位,他的天赋,他的音乐,也同样绝无仅有。我拜倒在他的音乐之下,...

《【戴莫】丨时差》

-是一个有点无聊的小甜品,我好想夏天
-想写得可爱,可我根本可爱不起来

#

大约到国内的春季时,戴萌有了回去的打算。

群里的几个熟悉的人仍旧讲着以往每日的见闻,自此她已经有三四年在国外进修学习,补上了以前高中做平面模特时落下的课程。近几年英文也有了不少进步,起码可以和外国朋友不算磕绊地交流。
等到终于修完所有法律课程以后,戴萌坐在客厅拿着一份看起来不算差的评分报表发了呆。微信上一个朋友发过来的“在想什么”,也没有理会。

前几天她的手表突然停了,走得缓慢又沉重,戴萌意外地特别重视。连着好久都在找学校附近有没有可以修理的地方。
也有人不解地问起过,戴萌偶尔会看着自己左腕上那一块空荡荡的皮肤发愣。...

《【七五折】丨漩涡》

# Closer电竞向系列文

# 主线设定参考【http://vol-spatial.lofter.com/post/1ef5afaa_10fb7b00

# Line-七五折

# 【BGM

1

队长和络络都要去瑞典参加会议,留下许佳琪照顾俱乐部的成员,顺带还交给了她一个尤为重要的任务。和SN俱乐部投资人谈近期的几个商业合作。

起初许佳琪以为是和IM,吓得她推开徐子轩一个箭步跑去莫寒房间梨花带雨地哭诉,“万一搞出什么不好的消息怎么办”“队长你不能让我一个人留下和他交涉,人家怕怕”,最后义正言辞地吼出一句“不行吃饭更不行了,队长你又不是不知道IM的绯闻出了名的多...

《【戴莫】丨旧梦方休》

#BGM【http://url.cn/5zwyo68

“听说你是从山上下来的,”李宇琪被两名拦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挡了去路,手上紧紧攥着自己的包袱,反复打量了下说话的人,“不知可否替我身边的这个人引荐一下,她要拜那个叫莫寒的人为师。”

“谁?”李宇琪不解,她是从山上下来的没错,莫寒是她的师父也没错,可是面前这个口口声声要拜莫寒为师的人她根本就不认识。更别提她那数十年都不下山的师父认不认识了。

吴哲晗看了戴萌一眼,正想替她解释,身旁的戴萌一把捞过同样身着男装的吴哲晗,反手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我,戴萌。”

李宇琪看了看戴萌的身子骨,皱了皱眉,表情万般无奈,随后又摇了摇头。

戴萌...

《【Kimo】丨复始》

# 篇幅短所以只是些片段

#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甜(…


复始


/ 想吃宵夜时


同居开始后的第十三天,莫寒依旧会把冰箱里塞得满满的,然后在半夜偷偷溜出来做夜宵吃。虽然许佳琪不是很懂她这样的行为,但还是会在莫寒溜去厨房的时候跟着她看她给自己下面。过水,小火,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后把面放入小锅和水一起沸腾。许佳琪双手抱在胸前,舔舔嘴唇后对着莫寒的背影说道,“我也想吃。”


莫寒吓了一跳,抓着包装袋猛地回头看声音的主人,“许佳琪你不是睡了!”


“被吵醒了过来看看你干嘛,”许佳琪朝她挑挑眉,“没想到你这么多年吃夜宵的习惯还没改。”


“谁说...

# 点文 / lof也抽一个吧…

要求:给出三个关键词 不雷不车 cp/原创都可 评论里挑一个(别让我糊…) 我想截止的时候截止。然后最终解释权在我。

《一个杀人者的自我独白。》

# Original

# 自己喜欢 所以想要在这里也同步一次

警察先生,您好。

从您的眼神看来您大概不想搭理我恐怕并非出自真心的招呼,实际上的确如此。我想并不需要我再来提醒一遍,但这会是我在自白中所说的最后一遍,那就是——我并非肇事的杀人者。无论您相不相信。

当然我从来也不需要任何人的相信。

我自小就是个孤独的人,我一直独来独往,同时习惯了这样孤独的状态。这样一个人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二十五年,您没想错,今年我恰好二十五岁而已。我想您也许要做出以下的措辞,对我苦口婆心地说道,“二十五岁可是个好年纪,为什么您要选择做这样的事呢?”。这番言论却恰好印证了我的想法,也就是您...

《【戴莫】丨私奔到月球》

#恋爱Project-8

#BGM【http://url.cn/5T0U6NA

1.

在冬令时的伦敦温度已经直逼零下,吴哲晗和许佳琪两个人躲在屋檐下一角远远地看着正鼓捣着手机的戴萌,等了几分钟后终于有人问,“戴萌你好了没有?我们得回酒店了。”

“啊——快好了快好了,你们别急。”戴萌看看手机上早早调好的时间,编辑好的微博终于在网络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成功发送。

“你又要我们给她录生日的视频还要让我们在这等,万一我们冻死在伦敦回不了国,没能赶上节目,你赔吗?”看着戴萌从路口信号稍好的地方转身回来,许佳琪听到她完全没在意自己的发言,随后还自顾自地说了句“这儿的网太可怕了,刚刚视频都差点通不了...

《【黄莫】丨误差》

#莫黄 X 无表面伤痕
#脑洞产物 失败短打

1.

撇去莫寒主观意义上地断定了昨晚自己是做了噩梦以外,她完全记不起梦的内容。只是搬家的时候看见客厅里和黄婷婷的某张合照,好像又有点记起来了。

是几年前。

2.

“学姐可以给我个微信吗?”莫寒从一堆学生会文件里抬起头,看见女生洋溢着笑,她听见女生再一次认真地问道,“学姐,可以给我你的微信吗?”
现在的人要微信都这么直接了吗?
莫寒皱皱眉,看见黄婷婷细瘦的影子倒映在纸上留下一个轮廓。
“之前听说学姐在找室友,”莫寒心里一动,微微抬起头重新看了面前的黄婷婷一眼,“我可以吗?”
在此前莫寒倒没有想过什么可以不可以,她只是单纯不想一个人住,所以在有限范围内...

《【灵杉】丨灵魂相认》


# 【灵魂相错

# 【BGM

1

老板娘从来没有喝过酒。

虽说她开着酒吧也有将近一年,但我和其他的人一样从来没有看老板娘喝过酒,更别说看她喝醉酒的样子。除却老板娘的名字,我们几个下手都不知道她的来历,换言之,我们对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老板娘也只说她从北京来,我们偶尔在聊闲时谈起这个平时看起来不苟言笑的老板娘,猜不透她选择我们这个小镇的缘由。

老板娘喜欢栽花,酒吧被她装饰得如同温室。她脾气似乎也挺好,并不怎么在意酒吧的生意,我作为店里唯一的调酒师偶尔会和她搭上几句话,但也只是和她说近日以来店里的生意如何,顾客又是如何反映我们的服务。

“交给你就好了,我不在意这些。”她对着酒吧里的...

《【灵杉】丨灵魂相错》

1

和马玉灵开始同居是在某一年的冬天,北京的街道都灌着冷风。天气阴沉,在地铁里都能感知到冬天的气息开始寸步不离。苏杉杉盯着地铁广告牌的促狭倒影,伸手抬了抬帽檐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眼神里满是疲惫。出警结束,她也该回家了。但她依旧看着广告牌的光影流转,巨大灯幅下她的身影显得瘦小。

她始终没有停止注视着广告牌中倒映着的那张并不属于自己的脸。

很快苏杉杉喝了一口手上刚买的美式,转身往地铁站口走去。深夜的地铁已经没有多少人在等待,走出地铁后街上的霓虹灯也灭了一半,只有几栋大楼闪烁着灯牌,看起来寂寞又冷清。人群被黑夜冷却,只留下苏杉杉一个人悠悠地走着。

她想加紧脚步回去和马玉灵见面,但最终还是选择...

《【戴莫】丨溶解》

#恋爱Project-7
#瞎写

-
被家人叫人去相亲的时候是个雨天。
莫寒出门之前看了看天色,云层染上了铅灰色,厚重得不像往常。她皱着眉看了眼手机上那个人给自己发来的消息,叹了口气。
好像人到一定的年纪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这时候全世界的人都会开始无缘无故地关心起自己的生活,问你有没有遇到心动的对象,问你什么时候愿意和别人一起过。
莫寒一直都不在意的,不过也并非不在意,也不是没遇到过什么喜欢的人。
但是总是缺了一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莫寒一个人撑着伞等车,想起来要回那个给她发了“要不要来接你”的约会对象信息,键入了几个字就孤零零地看着手机屏幕渐渐暗下去。
不用了。
她始终也没能明白自己的心里,究竟空缺了一...

《逃离。》


#试着又写写好久没写的原创。

\

许至毕业的那天逃了拍集体照,也没穿学士服。

所幸,她不算是个有存在感的人。

不动声色地收拾掉了自己的床铺行李,宿舍没开空调。头顶的风扇嗡嗡地响,在头顶慢悠悠地旋转,偶尔有点嘎吱的声音传来。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许至想起来前几天就该和宿管阿姨说的,风扇该修了。室友们都挺节约,高温的日夜都开空调无疑会累积成多余的费用。大家来城市里念书都不容易,何况之后还要在这儿找个地方租房,等安定下来的时候就去找工作。

下楼的时候许至还恍惚地在想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摸摸口袋发觉那张车票还在时莫名其妙地松口气。她和宿管阿姨打了招呼说要走了,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车票...

《【戴莫】丨天真有邪(完)》

# 恋爱Project-3

# 前文【http://vol-spatial.lofter.com/post/1ef5afaa_1203d6f6

# BGM【http://url.cn/5BL8IWp


天真有邪 (6)


/

李宇琪犹豫着要不要给莫寒打电话的时候被戴萌拦住了。


“你给她打电话也没用,收购日期是我提前的,应该我亲自和她说。”戴萌坐在原本莫寒坐着的椅子上背对着李宇琪,“况且从这一刻起,收购协议也已经生效了。我,是这里的新董事长。”


“可是……”


戴萌没有理会李宇琪想要说什么,“莫寒在哪里?”


“董事长她……...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