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1/2情信不及的浪漫》



总彩之前大家为了放松心情玩了几局狼人杀,戴萌这个直爽girl为了不烧脑坚决放弃了参加的资格:“我怕我一上你们都输了,这样不好。”

然后手持一袋瓜子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你明明是太耿直了。”她听见正一脸认真玩着消灭星星的莫寒说道,“做不成狼。”

戴萌磕了一会儿瓜子,等到看见袁雨桢把手机镜头掉转过去,才低下头对附近的莫寒坏笑着说道,“不对,因为只是你的狼。”

不出两秒钟,莫寒手上的消灭星星就结束了。

 


愣怔了那么几秒。

接下去的几分钟里耳朵里只捕捉到戴萌若无其事地对着镜头说道,“我觉得我太耿直了,不适合玩这个游戏”。

 


莫寒玩狼人杀还蛮厉害的。所谓的高级玩家就是这样了吧,一心多用也可以随意地就完美地结束游戏。

看着戴萌的背影投到自己手上的光,迷迷糊糊地想起来去年的那个时候。

 


舞台上的灯光四散开去,自己身上因为紧张而出了的汗流至发丝,紧握着奖杯的手简直要颤抖到发麻。

其实莫寒是安心的。

安心每一个人的注视,也安心上台前戴萌递过来的手轻轻地抓住她,望向她的眼神里含着光。而自己的眼神其实已经看不清什么了,耳朵里也听不见主持人说了什么。

耳膜上嗡嗡地轰鸣着,却隐隐约约听见了她的声音。

眼神望过去的时候,她说了声:“加油。”

 


于是发言时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气。

有勇气大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有勇气对大家说了一句感谢,有勇气让迈出的步伐也淡定从容。

却在大家热情的呼喊中一看到戴萌的眼睛就开始放声大哭,一边哀嚎着“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一边伸手去要她的拥抱。于是戴萌也眯起眼跑过来轻声安慰她,顺带拂去她脸上的泪水与汗滴,“我知道啦”。

“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莫寒呀,我的莫寒最棒了。”

嗓音里是熟悉的温柔。

看见她眼眸里倒映着自己的目光。

 

 

啊——

我以前怎么这么油腻。

莫寒看着手机界面忽明忽暗,想道。

 

其实自己不怎么哭的。

——才怪嘞。

 


结果接下去的握手会就有粉丝过来跟自己说:“戴萌说你演唱会上哭得丑欸。”

“什么?!” 

 


后来又在手机上看见别人repo的完整版。

“你看她哭得那么丑我还去抱她!”

“哭得!那——么丑!”

戴萌你完蛋了。

此刻想到这里,即将要把手机捏爆的莫寒,满脸黑线地冲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正在嗑瓜子的戴萌挥舞了拳头。

 


戴萌一脸茫然地问了声袁雨桢:“莫莫怎么了?”

袁雨桢看了眼莫寒:“……不知道。”

过了会儿,袁雨桢的镜头又扫到了莫寒,有些焦虑地问身旁的戴萌:“我觉得莫莫快秃了。”

“哪里秃了!”瓜子磕到一半,戴萌忽然愤愤然地把手机夺过来,扫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莫寒头顶:“哪里!秃了!”

明明发量浓密得很!

你见过有哪只兔子是秃的吗?没有吧!

 


袁雨桢认真地看着戴萌,思考了许久:“哦。”

 


有时是常常会梦见那个场景的。

颁奖的时候无意间回头与她对上了视线。

 

梦里的光漂浮在半空中,收集了一万分的亮。观众席上空无一人,只有在自己身后的戴萌,自己原本准备好的演讲词全部消失,全变成了她的名字。

“戴萌。”

而身后的戴萌突然被叫到名字,腾地一下站起来,“没事的,加油,你最棒了。”

想了想,又对她加了句:“别紧张。”

 


莫寒点点头。

梦里的念头倒是有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不是的,我不是想说这个。

那是什么?

我喜欢你。

 


戴萌。

 

一局狼人杀结束,公司的车到了。戴萌兴致昂扬地关了直播,顺带叫了声还坐在椅子上的莫寒。凑到她身旁轻声说了句“要下班啦”。

看见莫寒的神情依旧恍然,戴萌于是坐到她旁边突然问她:“莫寒……”

“嗯?”

“我今年……”

莫寒拧起一点眉,摇摇头,“怎么了?”

“我今年,想要离你再近一点。”

“你现在不是离我很近吗?”

“不是,是在舞台上。”戴萌认真地说道。

 


再努力一点追赶上你,就有足够的理由站在你身边。

 


莫寒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座桥。

戴萌最喜欢看她笑起来的样子。

 


莫寒乖巧地点点头。

“夏天……就要结束了啊。”

 





“有你的夏天都不会结束。”

 

 



她轻声说道。



 

END.


 
评论
热度(77)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