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Kimo】丨软肋》

 


0.

后来我做的梦都和你有关。

 


1.

许佳琪一身正装走出机场时就有人过来前呼后拥着喊她“许总”,飞行时的劳累让她只想赶快回家,只是刚刚助理又提醒她公司还有董事会要开,就等她一个人了。

许佳琪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歪头对助理说了句:“先去趟酒吧。”

“许总可是……”助理忧虑地看着她,许佳琪墨镜后的眼神立即让助理直觉地通知了各位董事会议延迟。

同许佳琪一起钻进车里以后,助理从驾驶座旁转过头问她:“是去那家吗?”

许佳琪瞥了她一眼,随即落入了梦境。

 


2.

车还未泊稳,许佳琪下车了以后扭头把墨镜摘下丢给了身后的助理:“别跟着我。”

助理愣怔了两秒,兀自点了点头。

 


酒吧里总是缠绕着浓郁甜腻的酒精味,许佳琪接触这个浓郁味道已经是许久以前的事了。尚未踏入酒吧之前,门口就传出了一股热浪,许佳琪略微皱了皱眉,伸手解开了西装扣,反手褪了外套挂在手臂上。

果然踏进酒吧的那一刹那许佳琪还是耸了耸鼻子,心里止不住地想起与那个身影有关的一切。舞池中央正在热舞,许佳琪看不清是谁,绕了许久坐到酒吧前台看到了热舞的人并不是她就放了心。

“请问您想要喝点什么?”前台服务员往前探了探身子,打量了许佳琪,“或者您要不要试试本店的……”

“不需要,我是来找人的。”顿了顿,迅速看见了舞台追光下的那个瘦削得令人心疼的身影。

“我现在找到了。”模糊不清的光影后,许佳琪仿佛呓语般说道。

 


而追光下的莫寒却未注意到某个人的目光。

 


3.

她像一场不可及的梦。

 


4.

许佳琪每次梦见莫寒都毫无意外地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凛冬的上海已经冷得感觉不出温度,疲于应对家族企业的交接,许佳琪有很久没有联系过莫寒了。

再推开酒吧的门时,色彩斑斓的光线后她眯起眼却始终找不到对方的下落。等到找去她家时,看见莫寒醉倒在家里,却眼神沉稳地对她说了分手。

 


许佳琪沉默了许久,最终也没有作出什么挽留。企业高层交接尚有不少事情要忙,再过不久她就要出国,何况家里的人本来就不喜欢莫寒。

不喜欢工作不稳定,只能去酒吧唱歌的莫寒。不喜欢毫无背景的莫寒。不喜欢眉眼里满是坚定的莫寒。不喜欢这样倔强的莫寒。

许佳琪却始终找不出有什么不喜欢莫寒的理由。

 


是那晚酒精过多后她躺倒在怀里的温柔,是第二天她转过头来发现旁边睡的是自己的那一刹那惊讶与沉稳的笑,是做饭时她冷着脸不准从来没有碰过刀的自己离厨房远一些时软着声音的样子,是她不动声色地在侧过身来朝自己无意的一瞥,里面稳稳当当地装满了自己的身影。

 


也是她亲口趴在自己身边时认认真真地说着“我喜欢你”,一只手紧张到连抓她衣角都有些颤抖,脸上的表情却冷得不行。

于是许佳琪也难得地笑着回答说:“我也是啊。”

 


5.

说到底舞台中央的那个人是她的软肋。

自认识她起,就一直是。哪怕是她一声不吭地从上海消失,许佳琪的心里也一直有她的位置。只要有任何有关莫寒的消息,许佳琪从来都是第一个知晓的人。哪怕是远在意大利,听说莫寒又重新回到上海的消息时,她也毫不犹豫地订了回国的机票。

许佳琪有时候会想,莫寒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每一个无人陪伴的夜晚她都会梦见莫寒,醒来后心里空空落落,原先在家族里培养的那些冷淡的性格一点点松动塌陷。

哪怕是飞行时从窗户望出去的那些毫无规则的温柔浮动的云也让她记起莫寒每一个眼神。

 


许佳琪看着舞台上的莫寒,失声笑了出来。

 


“这次我不会放手了。”

 


6.

莫寒收好乐器的时候舞台底下已经没什么人了,刚刚还照射着她的那束光一瞬间暗了下来。她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有些突兀,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从头到脚都温柔的人,应该哪里都会有光芒追随。

而收好麦克风的那一秒,莫寒突然被拥进一个怀抱,空气里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尾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莫寒有好一会儿愣怔住,直到怀抱的主人终于喊了她的名字:“莫寒。”

却不置一句问候。

 


对许佳琪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莫寒的脑子里昏昏沉沉,始终想不清过程。

起初在她的印象中,许佳琪不过是一个有些钱的小毛孩,遇见她的时候她还堵着气招手让自己拿了不少瓶酒。结果递过去的时候许佳琪却发现这个在酒吧工作的女生给自己的分明不是酒。

“喂我不是小孩子了好吗。”许佳琪拧着眉,一副不屑的神情,“不要拿果汁来糊弄我。”

“酒吧要关门了,”莫寒抽出许佳琪手上刚刚拿来的酒,“我可不想等你喝醉了还要照顾你到家。”

“不用你照顾。”许佳琪拿出一沓钱问她,“你缺多少我给你,你只需要给我酒就行了。”

“如果你偏要喝,那我陪你。”

最后许佳琪有些讶异地看着莫寒眉间那抹认真的神色,想着自己应该是不认识对方的吧。否则她靠近我做什么。

由小到大靠近她的人不外乎都是带着目的性的,看中的都是她的背景与家产。

而面前这个表情倔强的人还是让她放下心来。

 


大概是从那个夜晚开始的。之后只要莫寒有空,许佳琪都会准时到场,而她到场的每一个夜晚莫寒的出场费都会高出平时的好几倍。时间长了莫寒自然就知道了缘由,却口是心非地对许佳琪说不知道是谁帮了自己。

然后看许佳琪一副是我啊你看不出来吗的神情笑得捧腹。

 


最后眼神冷着不看她,却抓住她的手说,我知道是你。

一直都知道。

 


7.

把莫寒带出来时许佳琪依旧没有说什么话,这点莫寒清楚,许佳琪属于多做少说的类型,往往到最后她才会知道对方究竟想干什么。而自己的手腕被攥在对方的手里生生地疼,后来实在是忍不住,甩开了对方的手,带着一腔的恼火说道:“许佳琪你究竟想带我去哪儿?!”

“你家。”

“你想干什么?”莫寒推开许佳琪,“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许佳琪愣了愣:“听说你回上海了。”

“所以呢?”

“所以,我来见你了。”

路旁偶尔走过几个路人投来不解的目光,许佳琪却丝毫不在意,眼神似乎固定在了对方的身上。

 

这些年来许佳琪似乎失去了一些表情,微笑的,兴奋的,多多少少都变成了无奈与淡然。她的全部人生统统暴露在他人的视线下,只有一小部分温柔悄悄被她藏在了内心最深处。

“莫寒。”许佳琪又一遍叫她。

多年前你离开时我就对自己说过了,如果你再出现,我绝对、绝对,不会再松手了。

 


“我要你。”

夜里的风呼啦作响。许佳琪站在风里认真地对她说道。莫寒愣住在原地许久:“可是你……”

而下一个瞬间,莫寒整个人被许佳琪的西服外套裹住。

 


许佳琪略弯下腰凑到她唇边,一字一顿地说道:“不准再离开我。”

一直在我身边。

 


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软肋。

 


END.


 
评论(1)
热度(46)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