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劫后》


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戴萌翻倒在身旁的货柜下,抓着枪的右手掌心浸满了汗,几粒血滴顺着额角流至发丝。耳麦里已经没有任何声音,她忍着伤痛把挂在耳朵的麦摘下来丢了出去。空气里弥漫着难闻的硝烟味,入眼满地都是散落的尸体与狙击枪。弹药不足的她此刻正想着该如何躲过敌方视线,幸好就在前几秒孔肖吟已经通知她救援队已经过来了。

那么他们应该是撤走了。她竖耳听了好一会儿,确认这个光线并不明朗的仓库里已经没有人了。她微微支起身子,推开旁边一具死尸,掏出他口袋里的对讲,同孔肖吟取得了联系。

“他们的头儿已经被击毙了。”戴萌耐着疼痛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个制毒窝点已经被我方端了,支援的人手就不必来了。”

“可是戴警长……你是不是受伤了?”

戴萌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小臂处汩汩流出鲜血,皱了皱眉,“没事。”

想了想,还是对孔肖吟说:“我想让莫寒过来。”

“莫医生啊,她自己刚刚听说你受伤了就过去了,放心,我们会保护好她的。”孔肖吟在这边点了点头,听见戴萌急促的呼吸声时还是不放心,“戴警长……你真的没事吧,伤严不严重?”

“没事。”戴萌又重复道。

那个傻瓜,说到底还是过来了。

戴萌放下手中的对讲,觉得左手中弹的地方闷着痛,心想防弹衣真是毫无用处。说到底还是有漏洞,除非是金银铜铁,否则怎样都会被子弹击穿。手枪被她丢在了一边,用力撕了一块衣角随意裹了裹受伤处就仰头调整呼吸。

 



人人都说新来的莫医生是个一等一的美女,性格温柔又体贴,着实是难得的军医。戴萌倒是不这么觉得。她算是警方的卧底,在队里没多少规矩,听说来了个新的医生立马就撺掇了孔肖吟一起去观光。

“观光什么……人家是医生,不是景点好吗。”孔肖吟一个白眼毫无边际,“说不定军衔比你都要高。”

“你真当我做卧底没知识呐?”戴萌咧着嘴,“我好歹也算是个警长了好吗,当然要等我做卧底回来以后……”

“你就吹吧你。”

“欸不过,那个莫医生叫什么啊?”过了半天,戴萌才反应过来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清楚。

“啧,”孔肖吟着实觉得戴萌不争气,要撩人家好歹也先了解了解清楚了好吗,“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你就想去撩人家,做什么梦呢?”

“谁说我要撩啦,你看我戴萌什么时候对别人动过心了?没有,从来没有,我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动过心过。”戴萌一字一顿说得诚恳,“再说了,玩玩而已嘛。”

不过临门的时候孔肖吟还是跟戴萌说了句“她叫莫寒,听说是我们这里智商最高的女医生”。戴萌应了应,敲开了莫寒的房间。

“你好,我是这里负责安全的警卫,我叫戴萌。”戴萌嘴角挂着笑,随意胡诌了一个身份朝面前的人眯了眼。

“你家人没有告诉过你不能撒谎吗?”对面的人抬起眼与她对视,“戴、警、长?”

……

你家人没有告诉过你不可以这么快拆穿人家吗?戴萌尴尬地咳了一声,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戴萌也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神。估计刚刚和孔肖吟的对话被她听到了。啧,局里的隔音效果可真差,这破地方啥时候能翻新下?

孔肖吟见两个人半天不开口,就清了清嗓子调动气氛:“啊……那什么,莫医生听说你刚来这里不久,我和戴警长负责带你熟悉熟悉这里,要有什么觉得不好你就告诉我们,没事儿大家都一家人,是吧戴警长哈哈哈哈。”

干笑了几声以后戴萌才反应过来,于是莫寒就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互相附和着“哈哈哈”“嘿嘿嘿”地干笑。

“……好的,”莫寒朝着孔肖吟温柔地笑了笑,又转过头挂下脸来对戴萌说,“现在你可以走了吗,我要休息了。”

……???

这是区别对待对吧???

“好啊,莫、医、生,”戴萌咬字清晰地笑道,“你先休息,没事儿我待会儿还会过来,明天也会过来,后天也会过来……总之呢,我一定会带你好、好、了、解我们这儿的情况,你可别嫌我烦,这是上头给我的任务。”

“……”莫寒没有再说什么,扭头就关了门。

戴萌看了一眼孔肖吟,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不是都说她很温柔体贴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啊?”孔肖吟也无奈地看了一眼,“又不是我说的我怎么知道,你可别欺负她,她父亲是我们的上司,否则你以为为什么要我们来亲自照顾她呢?”

……

原来如此。戴萌叹了口气,脑海里忽然浮现刚刚那个抬头看向她的眼神。如果撇开那个叫莫寒的人本身的性格不说的话,她的眼神还是挺温柔的。虽然眼神里还有着些戒备。

 



晚上入梦之前,戴萌忽然翻身叫了声下铺已经睡着的孔肖吟,“孔肖吟你睡了没?”

“恩……干什么?”孔肖吟半梦半醒地应了声。

“我是不是喜欢上那个莫寒了?”

“好了我知道了……”孔肖吟翻了个身,过了一会儿,她猛地坐起来大吼了一声,“你说什么?!”

“她挺好看的。”戴萌把脚背并在一起,又重复道,“她的眼神挺温柔,我喜欢。”

“你才见了她几面啊今天?”孔肖吟认真问她。

“恩……去她房间一次,吃饭的时候看见她一次,归队的时候看见她拎着药箱一次,快回宿舍时看见她一次,还有……”

“戴萌,你跟踪她了吧?”孔肖吟问她。

“好看的人谁不喜欢跟踪啊。”戴萌理所当然道。

“打住!你这种想法非常不对好吗,以后别带坏我们……”

 



不过讲真的。

那个莫医生脾气不怎么样,看病的时候眼神真是温柔得不行。戴萌躺在床上想着,心里无数次回放那个能掐出水的眼神。

 



在戴萌几个月的死缠烂打无理取闹以后莫寒总算是对她放松了一点点戒备。不过也就一点点而已,尚未采取进一步行动戴萌就独自接了任务。

出任务之前戴萌特意逛去了莫寒的房间,一脸笑意地偷偷溜到她身后去逗她。

“戴警长,这招你都玩过多少次了,不腻吗?”莫寒没有回头,仍旧鼓捣她手上的药材。

“啧,每次都被你发现。”戴萌转身倒在对方床上,一个人睡成了“大”字:“我今天要出任务了。”

“哦。”

“哦?!我出任务了你不关心我一下?”戴萌起身,“你认真的?”

“……出什么任务?”莫寒叹了口气,松了手上的活。

戴萌笑着够过对方的手,“你认真听我说行不行?我这个任务可是很艰难呢。”

“所以是什么?”

“第48号。”戴萌淡淡说道,手覆上莫寒的掌心,“你在这里等着给我疗伤吧。”

“第48号?!”莫寒“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接了这个任务?这个任务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呀,你先坐下,别急。”戴萌搭着莫寒的肩让她坐下,“你听我说,现在只有我有能力可以接这个任务,我必须去。在这个制毒工厂我已经打好了内线,也做了许久的卧底,我有信心,但是……我不能保证我不会受伤。”

“……”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给我疗伤。”戴萌捉住她的手,“说不定……”

“你是傻的吗,你是傻的吗?”莫寒低着头看戴萌的眼睛,“你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也用那种眼神看我呀。”

戴萌伸手拭去了莫寒眼角噙着的泪,手掌拂过她的脸:“我回来了以后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混蛋。”

 



听说这里来了一个新的女医生,性格温柔又体贴,看病时尤其能让人安心,却唯独对戴警长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出任务之前,戴萌穿了一身防弹,给枪上好了膛,脸上神色难得凝重。

制毒工厂是她亲自蹲的点,她完全了解里面的构造,也明白工厂的特殊位置决定了战术上易守难攻。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只带了一支小分队深入,结果孙芮不小心踢到了工厂顶部的护栏,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制毒的工人。

第一声枪响开始时,戴萌就做好准备了。

不论如何,都要活着回去见莫寒。

 



“戴萌?”戴萌是被莫寒的声音惊醒的,刚刚因为伤口太疼昏了过去,浅梦里似乎又想起了莫寒。

而刚睁开眼时,她的眼前确确实实看见了莫寒眼里的无数星光。

“戴萌你怎么样?”莫寒焦急地问她,“还疼吗?”

“没,没事……”戴萌的嘴唇发白,掌心颤抖着去捉她的手。

“都到现在了你还逞什么能?”莫寒放好医药箱,双膝跪在戴萌身边,把她稍微扶起来了一些,开始检查她的伤势,“你左手中弹了?”

“恩。”

“麻药刚刚用完了,可是子弹再不挖出来你的手就……”莫寒皱着眉,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

“你直接挖吧,我可以的。”戴萌抓着她的手,“……我冷。”

“你等一下。”莫寒褪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随后跪下来找了一些道具消好毒,“如果疼的话……”

戴萌忍着痛看了莫寒一眼,点点头。随后便看着莫寒在自己血迹斑斑的左手开始下刀,血很快流了出来,一阵阵刺痛撞击着胸口。莫寒跪在旁边,眼角的泪滴落在她的手上,混合在鲜血之中。她尽量迅速地找到了弹片,用刀具一下一下地用力挑了出来。戴萌额角布满了汗滴,看见莫寒迅速把弹片挑了出来后还是忍不住大吼了一声,响声回荡在工厂里,喉咙口混合着血液,叫声被模糊了一片。

“莫寒……”

“我在,我在。”莫寒为戴萌包扎好以后,凑到戴萌唇边听她的低语。

 



而下一个瞬间,她就被对方拥进怀里,落入一个绵长温柔的、带着一些些血渍的吻。

 



等到戴萌靠倒在货架上,吃痛地停下时,莫寒却握着她的手,继续了她给她的那个吻。

 



说不会回来是假的。

我爱你是真的。

 



END.


 
评论(4)
热度(101)
  1. 星辰大海李艺彤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