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卡朵】丨褪色》

1.

在遇见李艺彤以前,冯薪朵的视野里只有三种颜色。

 


这三种色彩占领她的视线,从早到晚,每一日都像是黑夜。

 


2.

在任务传达下来以前,冯薪朵一直和李艺彤很好地保持着距离。甚至在出任务之前她都没有去和李艺彤校对时间与武器,一个人先出发了。

其实她也想不起来她和李艺彤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也许是小时候李艺彤问自己要的棒冰她吃完了没给她,也许是那次李艺彤离家出走她没有收留,又或许是她记不清是早上或午后的那一天,她轻声拒绝了李艺彤的告白。

在那以后,李艺彤搬家了。

父母的工作地点变更,李艺彤跟随他们一起去了其他地方。而李艺彤什么也没有对冯薪朵说,见不到她的第三天,冯薪朵才知道李艺彤已经转校了。

 


所以冯薪朵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再见到李艺彤了。

 


3.

冯薪朵怪自己不够洒脱。当初还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时没有把拒绝明确地说出口,只是迷迷糊糊地对李艺彤说了声“对不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大抵也很害怕真的喜欢上同样是女孩子的李艺彤,所以不敢直面内心最深处的那片柔软。

害怕的是身后家族庞大的李艺彤背弃了所有亲眷的期待,害怕李艺彤遭受他人的嘲笑,也害怕路人的目光。

说起来世俗是有多可怕。

所以李艺彤离开的那天连招呼也没有和冯薪朵打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很后来了,毕业了的冯薪朵在混乱的舞池旁摇晃手中的酒杯,眼瞳里映照着酒的光,很忽然地想起那个一声不吭就走掉了的李艺彤。脑子的剩下的念头是,她应该是真的生气了吧。

 


“二狗!”冯薪朵坐在地上擦枪的时候队长忽然叫她过去,“队里新来的队员,听说和你认识,你带她吧。”

“李艺彤?!”

“好久不见。”

眼前的李艺彤冷淡着一张脸,眉角多了些从前不曾有过的戾气,勉强挂起一丝笑容叫了她的名字:“冯薪朵。”

 


冯薪朵那个时候想,这个傻子一定是后悔了。

毕竟她好歹也算是一个痴情的人。

 


4.

冯薪朵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加进组织的。总之应该是穷困潦倒的时候被队长给捡了回去,开始学着执行任务。刚开始她连枪也端不稳,瞄准也总是出错。连着几个月练习之后竟然成了队里射击最准的队员,就做了狙击手。

这一点李艺彤倒是很意外,毕竟冯薪朵的近视还是有些严重的。进队了以后李艺彤就发现冯薪朵总是躲着自己,队长交给她的教导任务她一项也没有教给自己。队里的成员说她刻薄又严厉,又爱封闭自己的内心,所以队员和她都不怎么熟。

其实不是的。

我所知道的冯薪朵,乐观温柔,喜欢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自己扛。有目标了就努力达成,从来不肯说“我做不到”之类的话。

所以成为了最出色的狙击手应该也在情理之中。

 


出任务那天冯薪朵先出去踩点,李艺彤和她抽在一队行动,却被冯薪朵给刻意落下了。她在腰间放好了枪才开了GPS定冯薪朵所在的位置。同一队的万丽娜看看冯薪朵的位置,摇摇头:“我们小分队的队长怎么这么不照顾队员,自己先出去了,万一我们遇到袭击了怎么办。”

这次的任务是追击一组走私物品,警方得到消息的渠道又慢又少,组织的线人多,自然比警方要先一步出发。消息称走私路线是在城外的一条孤僻小路上,李艺彤看了地图后忽然觉得不对劲,随后又摇摇头想着自己怎么总有这些奇怪的念头。

 


冯薪朵藏在草丛里起码有半个小时了,走私人员都还没有出现。万丽娜和李艺彤的速度也是慢得出乎意料。她起身稍微变更了一些姿势,手肘已经麻木得不行了。端着枪的手也有些颤抖。

 


“如果我没看错资料的话,”背后忽然传来厚重的男声,冯薪朵感觉到自己的脑后被枪口抵住了,“你应该就是冯薪朵小姐吧?”

 


5.

“娜姐,我们组里有叛徒。”弯腰走到一半时,李艺彤忽然对万丽娜说道,“那条路上最适合埋伏。”

李艺彤也说不清楚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难过是怎么来的,总之就是感觉内心压抑得不行,于是她那多年以来都不管用的直觉第一次有了用途。常年走私的组织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截获运送路线的资料,警方也不可能这么快获得,这次的埋伏一定是有目的性的。

目标就是队里唯一的狙击手。

目标是冯薪朵。

 


李艺彤得出结论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闷响。

连同她的心跳一起,重重地落到地面。

 


6.

冯薪朵觉得耳里一阵轰鸣。身后的人朝她身边随意放了一枪,震得她有些头晕目眩。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还不杀了你吗?”轻佻的声音传至耳朵,冯薪朵愣怔半晌,摇摇头。

“你的队伍里,有一个人叫李艺彤,对不对?”

她的心跳刹那间停滞住了。

“她是警方的线人,”那人吹了吹自己的手枪,“你还不知道?”

“你说什么?”冯薪朵跪在地上,头抬起来望身后人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哟,看来你还不知道呐?……李艺彤,警方派到你们组织的卧底,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有了不少年的卧底经验了哦。”

“为什么警方……”

“不为什么。”男子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后轻吐在她的脸廓,“因为你们组织,跟我们的性质相同。”

 


“不过呢,你们队长倒是很厉害,懂得蛊惑人心,骗你们这是个匡扶正义的组织。”

 


“所以今晚,你和李艺彤,都活不了。”

 


话音未落,冯薪朵忽然看见不远处的某棵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那里。

她听见她说:“放冯薪朵走,我做你们的人质。”

“李艺彤!——”

冯薪朵嘶吼着哭了出来。

 


你是笨蛋吗。

 


7.

冯薪朵加入“那个组织”是李艺彤怎么也想不到的。她做特警两年,第一次在上级的嘴里听说这个消息,人员名单罗列出来时,这个熟悉的名字出现时她还有刹那的恍惚。上级所说的这个组织,着实是国际上各大罪行都有参与。

而李艺彤的第一反应就是,她要去救冯薪朵。

 


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自愿加入这个组织的。

 


所以她申请做卧底,想要亲自问一问冯薪朵。

 


8.

寂静的夜空陡然多了几抹硝烟。耳边几声轰鸣落定,等到冯薪朵稳好视线时,万丽娜已经精准射击了她身后的所有人。

看来对万丽娜的教导还是有些用处的。

而还没有欣喜几秒,她就看见那棵树下的李艺彤捂住肩膀处摇摇欲坠。

“李艺彤!——”冯薪朵几乎是没有一刻犹豫地就呼喊着跑过去。

 


李艺彤忽然觉得,即便是被击中了,似乎也有些好处。

比如今晚冯薪朵喊了她两次,比如刚刚开枪前冯薪朵望向她的眼神让她想起了许久前的某个片刻,冯薪朵开玩笑般地对她说“我最讨厌李发卡了,李发卡这么笨配不上朵朵的高智商”。

子弹没有绕过致命部位,李艺彤捂着肩膀与胸口的中间处,看着鲜红色汩汩流出。

 


“李发卡你是笨蛋吧!”

“我才不是。”李艺彤屏着气息,吞下喉口的那声呜咽,“二狗,这个代号挺适合你。”

“呸!还不是你取的外号!”冯薪朵哭得枪都握不住。

“挺可爱的。”李艺彤仰着头,想要减轻一些胸口处的痛,“这样……也算是救了你一次吧。”

“你在说什么啊……”

“我……我是卧底,”李艺彤的手绕过来握住冯薪朵带血的掌心,“你们的组织其实……”

“我知道,我知道。”冯薪朵猛然点头,“你别说话了,我现在背你去医院。”

“你以前不是医学专业的吗,我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清楚。”李艺彤用力眨了几次眼,想要看清冯薪朵的脸,“不行,你别哭了,我脸上全是你眼泪。丑。”

“我才不丑。”

“那你爱我吗?”

 


李艺彤胸腔里反反复复回荡着这句话。

冯薪朵愣怔了好一会儿,看着李艺彤认真的脸。

 


这么多年,李艺彤一直后悔当初的不辞而别。

想要脱离家人的掌控,所以做了特警。

想要保护冯薪朵,所以加入她的组织做了卧底,一声不吭地站在她身后凝视着她。

 


她的眼睛像一颗只属于她的星球。

李艺彤不想错过。

 


9.

遇见李艺彤以前,冯薪朵的眼睛里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她不知道别的孩子是不是同她一样,每日每日,都好像活在黑暗里。唯独见到李艺彤的时候,她的世界里仿佛打翻了调色盘,开始漏入一些些不曾属于她的色彩。

是很后来了,有人告诉冯薪朵,这是因为她遇见了命里的那个「SoulMate」。

 


当你的世界单调无味时,遇见了注定的人,就会变得色彩斑斓。

 


冯薪朵遇到了。

 


10.

冯薪朵看着李艺彤的手缓缓从她的掌心滑落时,眼泪随着一些流动的色彩缓缓溢出。那些色彩开始褪出她的视线,一寸寸地流走。

 


冯薪朵遇到了,却失去她了。

 


假如时间倒退回那个燥热的午后,冯薪朵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李艺彤。

 


“爱。”

 


我爱你。

 


END.


 
评论(5)
热度(76)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