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款冬》

-
我弄丢了自己的戒指。

-
莫寒感觉到自己的尾指上没有了熟悉的金属感时,还是有刹那的慌张感的。弯腰去地上找了有大半天也没有找到,工作的桌面上没有,洗手台附近也没有。戒指在她的尾指上待了差不多有四五年,当初买来的时候略微大了一些,但还是一直戴了下去。
空荡荡的手指一下有些不太适应,莫寒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难过。还未在座位上坐稳,店门忽然传来一阵叮铃声。莫寒抬头的时候视线还没有稳当,就暗自嘲讽自己,意外的事情怎么都凑到了一天。
熟悉的身影似乎比从前要更为沉稳了些,莫寒甚至有些欣慰地想道。
走进店里的戴萌则愣怔了半晌,把墨镜勾在手上问她:“你真的开了花店。”
“是啊,”莫寒尽量避开了戴萌的视线,伸手拿了剪子转过身修剪一束戴萌喊不出名字的花,原本杂乱无章的枝叶几下被裁得工整。再往后几排是山茶,“大明星怎么突然来这里了,不怕狗仔吗?”
“不会。“戴萌有些认真地摇摇头,看着转过身却迅速移开视线的莫寒,”刚好回上海,请你吃顿饭。“

莫寒看着戴萌的脸,恍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忘记了。却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近来的记性一直不好,总要忘记一些重要又或者不重要的事。记忆再怎么抽丝剥茧也无法找出上一次和戴萌见面的时间点,这些遗忘的节点却在梦里出现许多遍。
戴萌看莫寒半晌也没有回答她,于是只好叹口气抚平自己语气里的不安,带着些温柔对她说道:“我还欠你一顿烤肉,一直没还。“
“……那好吧。“
莫寒放下手中的工具,戴萌挠着后颈盯着自己的鞋尖,挠挠后颈说:“那,我去门口等你。“
“不怕被认出来吗?“莫寒带着一些笑问她。
“不怕。“
戴萌几乎是脱口而出,随后她意识到气氛有些尴尬,偷偷瞥了莫寒一眼,面色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就识趣地去了门外。叮铃声响起后莫寒看着门缓缓地闭合,伸手擦干刚刚修剪枝叶时蹭到的一些露水,低下视线时恍惚看见自己的尾指。尾指上的指环已经不见了。
寒冬的街道只有干冷的风,莫寒的花店开在某条不知名的巷子里,戴萌让司机问过了许多路人才勉勉强强找到了曾经在朋友圈里看到的名字。而得知这个消息是在哪个失梦的深夜戴萌已经忘记了。
那段时间连轴转了好几个月,戴萌才拖着疲惫的思绪和公司要了一点假期。假期的第三天早晨,戴萌就打电话给了司机,说要去个地方。
等到窗外氤氲着些车内的热气在一条极窄的街道泊稳,才突然想起来她已经到了。
到了要见莫寒的地方。

莫寒稍微准备了一会儿就推门出来锁了店,暖气里待得久了自然觉得外面的风刺骨而寒冷,她搓着手抬眼去看戴萌:“要去哪里?“
戴萌温柔地笑了。
“先上车。“

-
车厢里的时间还是比较煎熬的。起码莫寒是这么觉得。
毕业以后没多久她就听说了戴萌单飞的消息,那时候她只是有些奇怪。只是再奇怪她也不好再去问戴萌些什么,毕竟两个人当时正处在一个微妙的冰点期。兴许两人都没有意料到这个微妙的时间点竟然蔓延了之后的许多年。
而确切的起因莫寒只记得一个模糊的轮廓。为些队里的事,也为些琐碎的流言蜚语。戴萌当时已经接过队长的职位,无论出什么事大家都会第一个想到她。莫寒也明白戴萌其实没有众人眼中的那样坚不可摧,毕竟谁都需要一张假面。
她心疼戴萌每日的劳累,所以即便是再深的夜也会悄悄去对方的房间里同她说些谁也没有听她亲口说过的话语。所以即便是不符她的性情,也学着悄悄走到她身边伸手握住戴萌的掌心,给她一点微不足道的勇气。
所以即便是有了隐忍的喜欢,也学着不说出口。
而舞台的镜头只会把两人之间的些微动作放大再放大,再任凭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随意挑拨。流言蜚语谁也抵挡不住,莫寒深知这个道理,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谨言慎行的同时又偷偷地和戴萌隔开了距离。
起初只是一步两步。

等到对方发觉时,莫寒已经主动退后了许多许多步。

对于当时舞台上的两个人,距离无疑是最好的保护。戴萌很清楚,只是年少的热血多得无处挥洒,就只好任凭它爆发了出来。直至最后毫无底线的避讳与逃离,大家才发现了她们之间的问题。
一时间微博上炸开了锅,有人站出来贴了许许多多的微博图,有理有据地解释所谓的互动减少、刻意逃避的事实。
莫寒抬头去看已经睡着的戴萌时,忽然想到从前。
有些人的从前永远比现在要幸福,莫寒没有这么觉得,现在的她也过得自由安稳。只是从前有她的梦,有她伸手可及的那份柔情。而年龄快要进入另一个拐点的时候,这些好像对她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车泊在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莫寒恍然思考了许久,终于发现是她从前和冯晓菲一同吃烤肉的地方。她内心觉得有些好笑,想着这个人真是长不大,这种事情竟然记到了现在。
司机还没有开口提醒戴萌,莫寒就看见戴萌的眼睛望了过来:“你醒了?“
“恩,“伸手开了门,莫寒看见她站出去抵住车顶,”走吧。“
莫寒下车以后戴萌先进了店里,莫寒则拖着手看她的背影,想着成了大明星的戴萌反而比从前更为消瘦了一些,却也更能给人安全感。想来戴萌大概不知道,有她在的地方莫寒就会觉得很安心。
莫寒一直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当然这和家庭没有太大的关系,爸爸妈妈很开放也很关心她,只是她自己在踏出家的时候就会觉得措手不及。有点脸盲的她只会抓住她所熟悉的人的手,从进团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庆幸自己找到了。

戴萌第一次紧紧拉住她的手说“不能把你弄丢了呀“的时候。演唱会结束场馆里的灯光一刹那灭下来,所有观众都退了场,戴萌轻轻走到她身边陪她看了一夜头顶明亮的星星的时候。巡演的时候。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她偷偷开了自己房间进来问自己怎么样了的时候。
莫寒都会觉得安心。

有段时间莫寒的脾气变得暴躁易怒。那时候的痛苦已经无法想象,只记得好像是某场公演上,戴萌不动声色地说了句“那段时间都不敢靠近她“。戴萌说这话的时候,莫寒含着泪看了她的眉眼。
想她也许费尽了心力,也没敢过来跟自己说一句话。
而戴萌有多少次想要给她一个拥抱,或者要说出的话语,也只能变成她身后的一个默然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
竟然也觉得自由。

戴萌招手让莫寒落座,也许是跟店主打过了招呼,店里的客人已经所剩无几。莫寒过去坐下的时候戴萌忙着翻了肉片:“以前说过要请你,结果拖到了现在。“
莫寒看她抱歉地笑,摇摇头道:“没事。你现在都是大明星了还抽出空跟我吃饭,也不容易啦。“
“难得有个假期,不用工作。“
莫寒看戴萌忙着烤肉,乖巧地点头。
“对了,李宇琪她要毕业了,你要不要回去?“戴萌伸手拿了一个小碟子,把肉夹进去递给莫寒,”她们这几年应该都要毕业了。“
“那你呢?“

莫寒思忖了片刻,还是问道。

-
莫寒毕业公演后的那个晚宴戴萌没有去。
莫寒没有邀请,戴萌也就没有了参与的打算。
在旁人看来戴萌和莫寒其实并没有什么隔阂,当事人又怎么会承认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两人偏偏凑到一起就失去了该有的理智,距离之间又缠绕了理不清的线。
戴萌早早地洗漱完,要睡觉的时候却想等一个永远也不会主动打来的电话。

其实她早就打算好了。
等到莫寒毕业,她就退出这场追逐的游戏。

她没有邀请,于是她也没有赴宴。
在之后的某个夜晚,戴萌在中心空荡荡的长廊上,望了一眼莫寒的房间。现在已经不是她的房间了,有了新的成员搬进去住。莫寒说毕业以后她就带些必要的带些回去,其他的就留给愿意要的成员好了。
就是这样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替别人着想的莫寒,在某一天亲手推开了她。

-
意料之外的事物多能让人措手不及。莫寒毕业了以后,戴萌就单飞去了别的公司。有时李宇琪会在语音里欲言又止,最后戴萌实在觉得好笑,就安慰说“没关系的“。
“和莫寒有关系吗?“
戴萌也没有想到李宇琪会突然问她这个。
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时间点无论谁都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的吧。戴萌拿着手机,忽然问李宇琪:“你觉得呢?“
电话那头的李宇琪犹豫了片刻:“我不知道你们之间……“
“没事。“戴萌摇摇头,”我只是,想要换个环境吧。“
“可是那天莫寒的散伙饭你怎么没去?“李宇琪皱着眉,语气凝重道。
“什么散伙饭啦哈哈哈哈,“戴萌笑着回,”有那么严重吗,谁说要散伙啦。“
李宇琪挂了电话以后,戴萌暗自叹了口气。
要是不去吃,就不会和你分开的话。

就好了。

-
“给你讲个故事吧。“
戴萌没有回答莫寒的问题。犹豫了片刻,她放下手里的筷子,望过来的眼眸里多了些亮。

“很久以前,我还没有成为偶像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未来我会遇见怎样的人。“
“刚刚过终审的那几天我看见了一个女生,她看起来蛮小只的,脸上的表情却臭得不行。我当时就在想,这个人应该超凶的,还想着怎么绕开这个人先去交其他朋友,结果入了团,我却和那个人分到了同一个房间。“
“你肯定想不到,我当时有多崩溃。“
“可是越靠近那个人就发现了完全不是这回事嘛。后来我越发地想要了解她。想和她一起出去逛,想和她分享昨日看过喜欢的剧,想和她说今天遇到了怎样的人,也想告诉她我对明天有多期待。“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她一起出去玩是我想换部手机来着。那时候我刚知道她不是上海本地人,我就想啊,既然是第一次带她出去就得好好带着她,万一丢了怎么办。不能丢不能丢。我都想不起来我当时得有多紧张了,手一直就没有松过。“
“结果后来发现她原来是个人肉GPS。“
“她在冷餐会的时候提起来,说我是个路痴,还问我不应该是占据主导地位吗。“
“那个时候我在心里一百遍应道对啊对啊,心情好到溢于言表。等到人声吵嚷的时候我偷偷凑到她身边对她说,我会好好学的。“
“学着去打游戏,也学着看她喜欢的电竞视频,学着一切她也许感兴趣的东西。“
“我想融入她的生活。“

“但是她离开的时候连道别也没有和我说。“

莫寒看着面前这个强颜欢笑的人,有那么一刹那的心疼。
原本的戴萌像个能为任何事都愤愤不平的小朋友,这些年来硬生生地被磨去了尖锐的棱角,开始迎难而上,开始把她护在身后。记忆的切面陈旧了颜色,一切的光芒都落在了戴萌的身上,像夜里最亮的梦。
心跳抑制不住地想要跃出胸口,莫寒差一点点就要妥协,说出心里那句“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话题戛然而止,空气里的尘埃仿佛静止了一般飘浮在视线里。
戴萌很快抹去了眼角没有忍住而掉出来的泪,隐隐握着手掌心。

“但是李宇琪说的没有错啊。“
“我退出的确是因为一个人。“

那个人的背影可以让我追逐过一整个纪年。
却不能为我停留一瞬间。

-
饭毕后戴萌送莫寒回家,车上的空气温暖而柔软。冬日夜晚的风呼啸着像是要撕裂夜幕,寒夜的灯光氤氲着一丝丝暖气。车上两个人没有再说话,更多的是戴萌无言地看着莫寒。
戴萌说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谜面,却迟迟不肯说出谜底。
车停稳到小区门口时,莫寒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扭头对戴萌说了声“谢谢“时,戴萌愣怔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想要抓住莫寒的手。她问:”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莫寒的表情有一两秒的失落,随即她换了副开心的笑:“你是大明星欸,哪有那么多跟我见面啊。“
“……恩。“
“那……我走啦。“
莫寒开门下了车,在戴萌犹豫片刻摇上车窗的最后一秒看见了她的眼睛。
那双眼眸有多好看。我一直在想,如果谁以后能够得到这双眼眸的片刻停留,也一定会很幸福。她抬手去拭自己的眼角,忽然看见自己孤零零的尾指。
尾指的戒指是莫寒自己买的。那个时候她在公演上抱怨,说我手上的戒指还是自己买的呢。然后扭头就去看戴萌。
下了场以后听戴萌委屈地说她收到了好多艾特,说我多少多少直男,还让我主动点给你买戒指。
“才不要你买嘞,我都有了。“
“可是那个根本不合适吧,“戴萌伸手看她的尾指,”你看,都大出一圈了。“
“那是因为我瘦了好吗!“
“那我就再给你买一个好了。“莫寒看着戴萌皱着眉头,认真地对她说道。
“……谁要你买啊!“

最终戴萌也没有给她买戒指。
也许是忘了。
又或许是买了,却没敢送给她。

如今她把戒指弄丢了,内心却无比失落。明明戒指已经不合适了。像这样意料之外的事总会猝不及防地给人一记重拳,原有的步调被打破,莫寒此刻深觉自己狼狈又难堪,懊恼地连冷风也不像以前那样怕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风灌入未关进的窗户,在房间里呼呼作响。莫寒赶忙去关了窗开了空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待暖风能把她的体温焐得正常些。拿出手机的时候,她还是抑制不住地记录下了今天发生的一些琐碎,却闭口不谈与戴萌的会面。

戴萌将要睡着的时候听见手机提示音,滑开屏幕时发现小号特关里唯一一个账号发了一段话。车里的灯被她按灭了,只剩下手机微弱的光。
那是莫寒的话。

“我弄丢了自己的戒指。“
“或许我会再去买一个一模一样的,但那已经不是我的戒指。亦或许它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戒指,只是我强行地说她合适。“

微博下方的图片里是刚刚她还见过的笑。
戴萌看出来那个笑并不真实,更多的是伪装与为难。

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买了一个不适合的戒指最终被丢掉了,找不到踪影。
她一直等的那枚指环躺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最终也没有送给它真正的主人。

思考的空当,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自己给自己设定的界限,逾越的脚步,是自己的心。“

戴萌愣怔了一两秒,喉口的呜咽再也压抑不住。

-
假如时间能倒退回2016年的生日那天。
哪怕是她的心情处于低谷,哪怕自己也有些不悦,也要拨通她的电话,对她诉说深藏心底的所有话语。
莫寒想。

有许多个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夜晚,有时电视里忽闪过戴萌的脸,清晰温柔的目光让莫寒不嫌麻烦地一遍遍倒退回去,然后重新开始。
电视里的那个人说的什么她也记不得了。
印象里只有她轻柔的语气,在游戏要求的情况下,对另一位嘉宾说了“我爱你”。

“不要离开我。”

-
有一件我知道想怎么做但是应该怎么做所以不能怎么做的事。
知道没有结果,所以不会选择开始。

戴萌看见新发微博的那张照片里,莫寒捧着一束并不怎么好看的花,脸上的表情温柔依旧。
后来她找了好多资料,才知道那束并不好看的花叫白头翁。
花语是命运。

-
“可是如果——”
“哪有那么多如果啊。”

莫寒的背影,在梦里,好像更加难以追逐了。

END.

 
评论(3)
热度(110)
  1. could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