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夏恋

-

等到戴萌口中不断溢出暖黄色的花瓣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上那个无理又无趣的斯莱特林学院的莫寒了。
不过自己口吐花瓣这件事被桃金娘看到了可一点都不好。


-

那个狮院的戴萌又来找自己干嘛?
莫寒心里一惊,看着戴萌飞给自己的纸鹤,避开了教授的视线把纸鹤给捏成了一团。
这人完全没有上课的意识吗?
此刻戴萌坐在另一排清清楚楚看见了莫寒手上的动作,做了一个心痛的表情,对着刚好看过来的莫寒眨了眨眼,“你看下我的纸条!”
这拙劣的嘴型……
莫寒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接着听课了。虽说实践出真知,但霍格沃兹好歹也是有考试的。
结果戴萌在麦格教授的注视下,又飞了个纸鹤给莫寒——
“戴萌小姐,如果您有什么想要告诉莫寒小姐的,为何不在约会的时候直接告诉她呢?要知道我可并不是个老古董。”说着麦格教授停顿了片刻,“格兰芬多扣十分。”
“……”
在哄笑声中戴萌尴尬地瞥了眼莫寒,那人已经满脸红晕,双手不住地拉扯着自己面前的书页,看出来是生气了。


蛇院的朋友都说莫寒是一年级生中最聪明却也最无趣的学生,戴萌只是略有耳闻。毕竟第一次和莫寒见面的时候,她还蛮可爱的。
想起来当初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戴萌刚和她认识时,自己就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戴萌拉着自己的箱子,看着自己身边朝她提问的莫寒,忽然玩心大起,一脸诚实的微笑,“在那边,你是第一次来吧?”
“啊……是的。”莫寒找准方向,点点头,“咦,你还不过来吗,我要进去了哦?”
“没事我还要……”
“砰——”
戴萌看着莫寒的箱子连同猫头鹰和她自己一并撞飞了出去,她捂着嘴笑,看莫寒一脸懵圈地捂着额角心想现在的人都这么傻得可爱吗。
“你——!”莫寒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戴萌,一双明亮的眼里全是怒火。
“我叫戴萌,是霍格沃兹的新生。”戴萌露出人畜无害的笑,“你呢?”
“难道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该有的礼貌吗?”莫寒抖抖衣服,眼神里生着冷光,“还是说,你认为我很好欺负?”
“……欸?”戴萌愣了愣,她当真了?


事实证明,莫寒的确当真了。
但是自己也只不过是在上次差点弄断了她心爱的魔杖,上上次企图和她打招呼时摔倒了结果撕破了她的长袍,上上上次在占卜课上睡着了不小心喊了句“莫寒这个笨蛋”结果被教授骂了一顿,之后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
……
所以做了这么多,她还不懂吗?


“戴萌!”
下课以后戴萌正准备灰溜溜地逃走,转眼就被莫寒施了咒,双腿僵硬得和石头一样动弹不得,“喂你又对我施咒!”
“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我差点就给我们学院扣分了,”莫寒气急败坏地拿出自己怀里的魔杖,生硬地抵在戴萌喉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喂莫寒你小心点万一一个不小心把我变成蚊子怎么办!你稳住!稳住!魔杖别抖……”
“……”
而莫寒发愣的空当,咒语失去了效力,戴萌伸手去拉了她,魔杖差点被戴萌抽走,“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你别抓着我魔杖!”
“那我难道抓着你手吗?”戴萌反问道。
“我的魔药课要迟到了!”
“……”
戴萌犹豫着松开了一圈,“刚刚纸条上说的是……”
“我上课要迟到了!”莫寒转身要跑,却听见身后的戴萌用魔杖放大的声音。
“明天下午,我来找你。”


-

其实没有什么魔药课。
莫寒急匆匆地跑进盥洗室,喉咙里就溢出了一抹暖黄。
桃金娘看在眼里,用一种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同莫寒说话:“哎哟,你们国家真是不一样呢。”
“……”莫寒揪揪自己的长袍,“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当我没有看见吗?”桃金娘忽然飘近,鼻尖凑到莫寒的脸旁,“你刚刚……吐花了。”
说着又略带些凄惨与阴险的笑意,“格兰芬多……也有个女生吐花被我看见了哦。”
……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吐花?
难道是被谁下了咒?
莫寒皱皱眉,想着要不要找出那个格兰芬多的女生和她讨论下该怎么办。正要问桃金娘时,转身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身后水池里,几片暖黄色的向日葵花瓣悠悠地浮在水面。


-

实话说莫寒还挺怕被戴萌找到的。不说上次她差点连累自己给学院扣分,奇怪的就是每次和她打过照面以后,自己就抑制不住地吐花。
难道是戴萌给自己下的咒?
应该不是,她连悬浮咒到现在都没学会。
但是后来莫寒一看见戴萌就尽量绕道走,避免在哪种正式场合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
所以在第二天下午时莫寒就变得小心翼翼,就差去上课的路上易容了。
……可是戴萌究竟想干什么呢?


今天的莫寒有点反常啊?
许佳琪拽拽吴哲晗的袍子,伸手指指旁边畏手畏脚看起来十分心虚的莫寒,眼神示意道。
……也是。话说戴萌呢?下节选修课她还来不来了?
吴哲晗焦虑地看着许佳琪。
许佳琪耸耸肩。
这俩人今天怎么都这么奇怪?


莫寒刚走出长廊,忽然听见廊外正看书交谈的学生们欢呼起来。随着声浪望去,远处飞来一个黑影。
“梅林的胡子!”许佳琪惊呼一声,紧接着就看见莫寒被黑影掳走,一声尖叫打破霍格沃兹的宁静。
“啊——!”
“别怕!”似乎是熟悉的声音。
莫寒那一瞬间,竟然觉得安心。

身后人的声音清晰地裹挟着掠过耳边的风传过来,“有我呢。”
“戴、戴萌?!”莫寒尖叫一声,终于看清自己此刻已飞行在霍格沃兹的上空,“你干什么!你放我下去!”
“真的……吗?”戴萌从身后环抱过来,“我记得,你最差劲的就是飞行课吧?”
“……”两人此时骑在同一把扫帚上,飞行时的风温和而轻盈。戴萌的飞行能力也不是很好,在几千米的高空她尚不能好好把控扫帚。
忽然一阵强风,扫帚的方向顷刻不稳。
莫寒有些恐惧飞行,此刻更加惊吓地说不出话。她不知道戴萌究竟想干什么,但是身边能够依靠的只有——
“哇你别咬我!莫寒你松口!”戴萌吓了一跳,立马转了扫帚的方向,“你别紧张,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什么保护不保护!
还不是你把我弄到扫帚上来的!
“你看,”戴萌稳好扫帚,右手轻抚莫寒的额角,“稳住了。”
“……你别怕。”
随即,戴萌便感觉到莫寒终于松了口,然后小心翼翼地趴在她的臂弯里。
“你把我弄到扫帚上干什么?”怀里的莫寒瓮声瓮气地说道。
“和你谈条件啊。”戴萌轻松地说道。
“……什么条件?”
“做我女朋友。”
“……”
“……不同意?”戴萌手上稍稍用力,飞行的速度立时加快了。
“你快放我下去!”
“不,你要先答应我。”
“你放我下去!”莫寒叫嚷着竟然有了哭腔,“我怕。”
“有我你怕什么?要么答应我,”戴萌在身后抱的更紧了些,“否则我就陪你飞一天一夜。”
“你!你不怕教授……”
“我不怕,我是魁地奇找球手。”戴萌说道,“今天我训练……”
莫寒正想着要施什么咒语才能让教授们来救她时,身后的戴萌忽然变出一束向日葵,“给你的。”
“向日葵?”莫寒觉得奇怪。
“嗯,这咒语学了好久。”
“为什么?……”
“得了吐花症。”戴萌自顾自说道,“这是种相思而得的绝症。”
“绝、绝症?”
“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
莫寒感到身边的气流渐渐温和下来,她往后一瞥,看见身后的人开始下降。等到两人安全落地,莫寒有些腿软,险些一个趔趄。
戴萌去扶住她,“你想知道是什么办法吗?”
莫寒与戴萌四目相对,喉咙里忽然发着麻,她转身想要逃。

“别动。”
戴萌抽出魔杖,轻念了一句咒语。
那是一种奇妙的魔法。明亮且温柔。
莫寒捂住嘴角,心想吐出来的花瓣千万不能被戴萌发现。
而下一个瞬间,漫天的向日葵花瓣里,戴萌忽然凑近到莫寒的嘴边,“就是这个办法。”

END.

奉贤杠子樾:

七夕啦

评论(1)
热度(74)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