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三一】丨七夕》

1.
城中最有名望的吕员外之女今日在闹市中被偷了钱袋。
此刻她正在府上大发脾气,硬是要自己的父亲彻查全城,说是定要捉住那贼。

正当吕一为自己的钱袋而生着气时,门外忽然有人闯入通报。
“小姐小姐!”门侍喊了声,进来作揖。
“这么急急忙忙的所为何事?没看本小姐正忙着——”
吕一抬眸,刹那间与门外那人对上视线。淡然的眸子忽然闪避,她愣怔了片刻:“他,他是谁?!”
“小姐的钱袋,在下追到了。“吕一听见对方的声音,远远地打量了一番那人的模样,虽然样貌俊朗,却是一副乞丐的打扮,眉目间还有着些倦意。吕一正要收回视线,便见那人手上拎着钱袋皱了眉头,“小姐可是看够了?”
“……本小姐才没有……等等,本小姐的钱袋在晌午前于集市之中被毛贼所偷,为何会出现在你手上?本小姐又如何知道你不是那毛贼扮的?“
“……”吕一叉着腰,为自己的想法沾沾自喜,看那人不答,想来怕是被自己说中了。结果下一个瞬间,吕一就被个硬邦邦的东西砸到了脑袋,额头生着疼。被身旁的侍婢扶起时,她正要叫着让门侍拿住他,”喂!——”
“举手之劳,在下只是听说小姐在追这钱袋,便来交予小姐。“吕一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人挂着笑,拍拍手道,”还有,在下不叫喂,若小姐着实想认识在下……在下名叫孙芮。”
……
吕一思忖了片刻,朝身旁的人喊了声:“敢砸本小姐!你们快将他拿下!谁捉住他谁本小姐重重有赏!”
“……?”
孙芮愣了愣,剑眉瞬间冷冽了起来。
……什么?
本王替她追回了钱袋,这撒泼的女子竟要捉住我?
“哼。”孙芮冷笑一声。
看这姑娘应该尚未出阁,怕不是看上本王了。
本王岂是这等小喽啰便能随便捉住的。

没过一会儿,吕一就看见孙芮被绑着丢了进来。她又蹲下身去揪孙芮的耳朵,“喂,你这乞丐怕不是看上了本小姐,才故意编的这场戏吧?”
“……”
没想到这府上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本王确实是小看了这帮人了。
……只是这人怎么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小姐怕是想多了。”
“喂,你可别以为你的样貌颇有些俊朗就妄想本小姐会喜欢上你……”
孙芮被缚住了手脚,动弹不得。她看了眼吕一,心想这姑娘是真看不出本王是女扮男装?……不过也好。
“小姐可真是这样觉得?”孙芮邪笑着看了眼吕一,“这个嘛……”
若是能让这小姐心动,岂不是有趣?看这位小姐盛气凌人,想来也该有人挫挫她的锐气。
还能顺带着随她一起逛逛这城,好找到……那个人。
孙芮思忖了半晌,未再说下去,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吕一的眼眸。她的脸刹那间就红得彻底,立时起了身吩咐下人将孙芮关起来。
“欸等等——”被两人捉着往后院走时,忽然被吕一叫住了:“看你身手不凡,本小姐便求爹爹让你做我的贴身侍卫,你若敢逃,小姐定让他们打断你的腿。”
还真是暴脾气。
孙芮淡淡地笑了笑,应道:“那在下便多谢小姐了。”

烛火映照下,吕一的脸分明是红了。
旁边几个侍女走近问她:“小姐……为何你的脸上泛着红晕?怕不是被那乞丐模样的人给吓着了?需不需要我们去请……”
“欸,不,不必。”吕一伸手阻拦,“我没事。”
她垂下眼眸,想起了那个说自己叫孙芮的人的脸。
心口忽然一动。

2.
当今八王爷孙芮,乃是善战之徒,相貌俊朗身手不凡。原是一郡之主,皇上看她英勇无畏,领着军队清缴了不少边邑敌匪,又喜男装,便封她做了王爷。
人人都说八王爷痴情,为寻小时候救了她命的一位姑娘而跋涉了多年,只为对那姑娘道一声谢。孙芮倒是不以为然,一路上她都注意打听是否有人遇见过手上有被狼咬过的痕迹的姑娘,偶尔遇见土匪强盗什么的还会帮助着将这群乌合之众给剿灭。
只是没想到,来了这城,尚未进去便被客栈里的一群人下了药,抢了身上的银两和腰牌。客栈离这城离得远,走了许多天,孙芮便已是一副乞丐模样。

那日城中的集市上,她本是想搞点杂耍挣些回京的盘缠,结果远远地听见了一位姑娘的大喊:“贼啊——快抓贼——”
放眼望去,人群渐渐散开,其间有人朝自己这边跑来。她一下子看得不真切,却也看见那人的手上正紧紧抓着一个荷包。见那人呼喊着让自己躲开别挡路,她犹豫了片刻,上前勾住他的腿绊倒在地,夺了他手上的荷包。
只是正要回头找荷包的主人时,人群熙熙攘攘地将她的视线淹没了。
真是个麻烦啊。
孙芮歪头想了想,算了,先打听那个人的下落吧。
一路上问了不少人,结果晌午刚过,孙芮就听说城中吕员外之女正到处寻她丢失的钱袋。她摸摸自己腰处,想了想,这应该就是那位小姐的。
啧,没想到狗咬吕洞宾。孙芮躺在一个草垛上,嘴里衔着一支狗尾,回想今早的场景。
本王只是想找到她而已。
想着想着,疲乏得不行的孙芮便入睡了。

孙芮一觉睡至第二日天明,起身要打算怎么逃出去时,忽然有人进来递了衣服给她,说是小姐要去挑七夕的衣裳,要她一路跟随。
“……”
这位小姐可真难伺候。
本王竟然误入这城做了他人的侍卫。孙芮冷着脸,换好衣裳时,打算着哪日她回了京城就带人来这里好好把这盛气凌人的吕家小姐给羞辱一番。
“喂!你换好了没有?”循着声音望过去,一张还带着些稚嫩的脸上满是不耐,“本小姐可不想等人。”
……要等到那个时候,不妨先让这位小姐吃吃亏。
毕竟本王的样貌本王还是有些自信的。
孙芮想了想,打定了主意便应了吕一:“换好了……只是在下刚刚在想,这才一日未见小姐,竟然觉得有些苦恼。”
“苦、苦恼什么?”
“……没什么。”孙芮又笑,明亮的眼眸看向她。
吕一被看得心虚,忙别开视线:“今日本小姐要出去逛,你负责给本小姐拿东西便是。”
……奇怪。
“遵命。“
为什么被这人盯着的时候,心便跳动如春雷。

走在前面的吕一没再回头,身后的孙芮只是看着她笑。
看来还是小孩子嘛。

七夕佳节将至,每家每户的女子都被允许出来一日置办需要的衣物或是其他。孙芮对置办这些的兴趣倒是不大,只是要替前面如扫荡般的吕一拿许多东西。她看看手里的各类发簪、布匹、玉佩等等等等,叹了口气。
现在的女子……都这么爱打扮的吗。
她抬眸去看吕一,小孩的笑总是灿烂如日光,耀眼得让人欣喜。街上偶有一阵微风掠过,拂起她的几缕发丝。这光景被孙芮看在眼里,放慢了无数倍,犹如细雨般落在她的心头。
“孙芮——”
“欸。“孙芮迎上去,抱着手里的物什。
吕一握着一块残损的玉环问她:“你看,这个玉环可衬我?”
“衬得很。“
“你可不是在骗我?”小孩睁着那双清澈的眼,抬头看孙芮,眼神里满是欢喜。
孙芮忽然怔住,随后便点点头答道:“在下从不骗人。”
看小孩满意地点点头,去和掌柜商谈价格时,孙芮才松了口气。
不对。
本王怂什么。

还未思考完,孙芮就听见小孩跑过来把一样东西塞进她怀里:“呐,这是给你的……不,不许还给我。”
“啊……?”她定睛一看,发现怀里多了一把折扇。
不等她回答,小孩便蹦蹦跳跳地去挑其他东西了。
孙芮这才反应过来,腾出手开了扇,扇面的字她并不认得几个。要说八王爷有什么缺点的话,怕就是她自小就不爱念书,只爱刀剑兵法,所以至今也不识几个字。
所以扇面……究竟写了些什么呢。

吕一挑着手里的布匹,偷偷回眸瞥了眼正抓耳挠腮的孙芮,忽地笑了出来。
身旁的侍婢见自家小姐笑得突然,便问道:“小姐,你交予孙公子的折扇上写了什么呀?”
“……秘密。”

3.
几日劳累下来,孙芮算是见识到了姑娘家的脚力。她日日跟随吕一去集市上买这买那,有时甚至要穿过全城才能买到她中意的东西。
而跟着她偷偷问了不少人,也没有人见过这样的一个姑娘。孙芮微卷起自己的袖口,看自己手腕位置那个微弱得已经看得不明显的伤疤。

小时候孙芮尚不是现在人人称道的八王爷,只是一个小小的郡主。进京的路上因为赶路的时间长,她又不耐车程,索性就在原地停了一天。那日天气大好,孙芮没有和父亲说就独自去了小林子里想摘野果子吃,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一匹野狼。
狼本是群居,现在独自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受了什么伤。孙芮心想着要找这狼的伤口,好对付。只是即便是受了伤,狼也总比尚未成人的孙芮要厉害上几倍。等它嘶吼着扑过来时,孙芮只好愣在原地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笨蛋,你还愣着干什么啊!——”
等睁开眼时,自己的手上只有些极浅的狼齿印。她都能感觉到刚刚那狼扑过来时有多张牙舞爪,而被狼咬着的却不是她自己。
“怎……”
她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一个与她一般大的姑娘正拿着匕首刺那匹狼,等她眼睁睁看着那匹野兽终于断了呼吸时,才发现那个姑娘的手上满是血迹。远处已有人跑来喊她,孙芮还未来得及问那姑娘的名姓,就看见她被一群人簇拥着带走了。
许多人中间那个满是血迹的手臂忽然垂下来,孙芮看得真切,她的手臂上有几个清晰的狼齿印。

其他的记忆早已记不真切。
唯独那个人的声音清晰如昨。

“喂,你在想什么?”
眼前忽然出现吕一的掌心,她摇晃了好几遍,孙芮才反应过来。
“……没有。”
“真没有?……”
你的眼神分明就不对嘛。
吕一看着忽然垂下眸子看她的孙芮,猛地别开头:“那,那我们去放花灯吧。”
孙芮抬头看了看夜色,忽然想起来今日已是七夕佳节了。难怪吕一也难得有了副姑娘家的样子,一早在自己的房间梳妆打扮了许久。孙芮今日晨起时没怎么睡醒,也就没有注意到。
此刻灯火的映照下,反而清楚地看见了面前人的妆容。沉鱼落雁倒不至于,却也明眸皓齿,顾盼生姿。
那句话经常听府上的人说的,是什么来着——

仿佛兮若轻云之闭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大概……
孙芮还未反应过来,忽然听见闹市的中央有人争吵了起来。听来应该是不小心打坏了店主的茶壶,想要赔偿而不得。孙芮没多想,正要转身走开,却发现吕一不在身边。心下一惊的空当,混乱中听见了她的呼喊。
孙芮没有犹豫片刻,立时就朝着声音的方向飞奔而去。
吕一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人群包围住的,只记得上一个瞬间她还想要伸手去拉孙芮的衣袖和她说哪里哪里的花灯好看。事发突然,身边的侍婢们也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此刻,她身边到处是摔碎了的招牌与茶壶,一群人争吵着还拿起了家伙。
刹那间正要被乱飞的瓷壶碎片砸中的吕一猛地被身后人拉进了怀里,她尖叫了声,然后感觉自己被裹紧了另一个温柔的世界。霎时所有声音被隔离通透,耳边只剩“砰砰砰”的乱响。
“抱紧我。”
她听见那个人说。
随后她感觉到自己被打横抱起,她不敢睁眼,于是只好在对方的怀里紧锁着眉头。
孙芮的脸上被碎片划出了一道伤口,吕一的衣袖也在混乱中被扯碎。所幸怀里的人并没有伤到分毫。她低头时,隐约看见了吕一暴露出来的手臂上,排列着清晰的齿印。

等到感觉不到颠簸时,吕一才慢慢地睁开眼。抬头望着她紧紧拥住的那个人时,忽然看她眼眸温柔得如同随波逐流的花灯。两人的头顶升起了无数只孔明灯,吕一被盯得紧张,只好轻声提醒了句:“放……放我下来。”
孙芮俯下身,凑近吕一的耳朵,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脖颈:“原来是你。”
“什,什么?”

4.
自从孙芮偷偷逃走了以后,吕一就总能回想起七夕的那个夜晚。
那晚的孔明灯比往年的要明亮许多,花灯也要好看上数十倍不止。
能想起她困在人群中央,孙芮忽然递过来的手。也能想起她替自己挡下了乱飞的碎片,脸上留下了一条长痕。
那夜连替她敷药,吕一也觉得开心。
她想不起自己是如何动心的,也想不起自己为何一时兴起而送了她折扇。

原来所谓心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她以为孙芮也同她一样。
可孙芮还是逃了。
说到底,这里都不是她的居所,我也从未了解过她。毕竟当初是自己硬要让对方做自己的贴身侍卫的,也未曾征得她的同意——

吕一已多日坐在堂前唉声叹气,只是下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是一个小姐的贴身侍卫在七夕后便逃了。
几个下人端茶时叽叽喳喳地,吕一正要开口让她们几个退下,门外就传来了通报声:“小姐,有人来提亲了——”
“什么?!“
“听那人说,她是当今的八王爷,现在还在和老爷——”
吕一心中一惊,夺门而出。

“小女能得到王爷的垂青着实是小女之幸啊……”
“不敢当不敢当,只是小王那日在七夕佳节之时偶遇了千金,便被她吸引了。只是当时小王尚在微服探察民情,也就没好开口……“孙芮与吕老爷同坐在大厅堂内,两人絮完便喝茶。
“爹——”
孙芮没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怎么声音如此娇羞?
当时可不是这样与我说话的。
“孙,孙芮?!”
“小王孙芮,拜过吕小姐。“孙芮起身作揖,偷偷对她做了鬼脸。
“……噗。”没憋住,笑了。
“吕一!怎么这般无礼!”吕老爷忽地大喊起来,“这可是八王爷,你怎敢直呼王爷名姓?”
“你,你就是八王爷?”
传说的八王爷不是女扮男装吗?难道……
孙芮看吕一傻了眼,忽然开了自己的折扇,点头道,“正是。”
“啊,小王曾与千金有过一番交谈,所以这些礼数也就不需太在意。”孙芮挺直了脊背,清了清嗓,又说道,”那就开门见山吧,小王今日来是向贵府提亲的。”
“啊?”吕一心生疑问,“当初不是你要逃——”
“自然是要回府上告知一声,带点彩礼,才能来提亲啊。”孙芮朝她眨眨眼,笑得明朗。
“……”吕一别过脸不看她,低声说了句,“混蛋。”
孙芮拿着折扇,凑过来对吕一说了句:“你说是就是吧。”

七夕后,孙芮得知吕一就是自己要寻的人,连夜快马加鞭回了京城。换了王爷模样,便带了府上的所有金银来这里提亲。
回府后她将身上唯一带着的折扇交给了自己的侍婢,问她扇面上写了什么。
侍婢拧着眉看了许久,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便胜却人间无数。

END.

*一点说明
*清朝起有郡主,郡主叫父亲为阿玛,这里没有用这个词,因为设定架空
*有些地方对孙芮用了“他”,是因为吕一将她当成了男子(后来懒得改了(x
*谢谢你的喜欢

 
评论(1)
热度(32)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