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卡黄】丨锦意[旧文存档]》

【一】

黄婷婷斜躺在树枝间小憩,远处隐隐传来哒哒的马蹄声。

她换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嘴角轻轻上扬。

不用想也知道是李艺彤来了。黄婷婷“啧”了一声,今日她挑的马不太好。

所以还没有见到李艺彤,整片林子就都是她的哀嚎声:“啊啊啊啊啊!!!快停下啊啊啊!!”

过了一会儿,她才坐起来,从树枝上轻盈地跳了下去。

 

【二】

“王爷今日莫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给耽搁了,连马也不挑匹好的就来我这里了?”等到黄婷婷终于肯下来替李艺彤拦下了那匹发了疯的马,说道。

“我知道错了……今日迟到半个时辰,我自罚挑水桶如何……”李艺彤拍去身上的灰尘,冲着黄婷婷咧了咧嘴。

“这倒是不用,依我看不如就罚跳这山上的石阶十次吧,算是锻炼了王爷的脚力。“黄婷婷倒是不吃李艺彤那一套,手上像是变戏法似的拿了几个野果,顺势丢给了一脸懊恼的李艺彤。

 

正要开始跳台阶,在一旁武着竹剑的黄婷婷轻声对李艺彤说了句“日落之前若能跳完,我就再教王爷几套剑法好了“。

“真的?!果然黄少侠最好了!呜呜呜!!”

 

【三】

万丽娜早就觉得自家小王爷有什么不对劲了。她和自家小王爷打小一起长大,小到小王爷身上有多少痣,大到小王爷的心情近几日如何她一清二楚。

可是最近的小王爷不一样了。

走路不好好走,一定要蹦着来。

穿衣不好好穿,总是朝给自己穿衣的婢女哼小曲儿,弄得婢女们一个个都满脸通红。

也不挑食了,也不总是去醉仙楼了。

就连换下来的衣服上有清晰可见的破洞小王爷也不在意了,在万丽娜把衣服从房间里抖出来的时候,李艺彤大老远看见了就大喊起来:“娜娜!娜娜你别丢!——”然后连滚带爬地撵过来。

“可是王爷你不是最不喜欢穿破了的衣服吗……”万丽娜皱着眉,有些奇怪。

“这已是从前的事了,”李艺彤把衣服从万丽娜手上接过来,摆摆手,又兀自说道,“毕竟黄少侠就夸过这一件衣服好看呢。”

“什么?”万丽娜没有听清,“黄少侠?什么黄少侠?”

“就是上次和你去赏灯时遇见的黄少侠呀,”万丽娜看着自家小王爷笑容灿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赏灯时遇见的黄少侠?

万丽娜歪头想了想。

喔。似乎是见过这么一个人。她点点头,看着满面春风的李艺彤,还是有些不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爷可是被这人弄得气死了呢。

 

元宵佳节到来之时,小王爷总是要出去走走的。

因为过节,小王爷总让手下人都回去见见自己的家人,所以就带着万丽娜一个人。

“呀,娜娜!你看,是孔明灯!”李艺彤朝自己身后的人招招手,“从前父王从不让我亲手做孔明灯,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

“王爷你别太开心了迷了路,这儿人多你别走太快……”

“无妨,欸,娜娜,这在外面就不必喊我王爷了,叫我李公子便好。”李艺彤看得连头也不回。

不过……李艺彤眯了眯眼,忽然看见附近刚升起的一个孔明灯上用隽秀的字写着的灯谜。

她轻声读了出来。

 

万丽娜眼看着要被人群挤到远处,刚巧眼尖看见了有人在李艺彤身后鬼鬼祟祟。

“李公子!李……”万丽娜大声喊,可是自家王爷正沉浸在灯谜里无法自拔。

总算听见万丽娜的声音,李艺彤转身过去的时候,恰巧发现有人在摸自己身上的钱袋。

“喂!你做什么!”李艺彤怒目而视,可是对方把头压得极低,根本看不清眉眼。发觉自己被发现,立马就抓着钱袋转身跑。

“喂你别跑!敢偷你李公子的钱袋!”李艺彤也拔腿追上去。

只是闹市人多,今夜又是元宵佳节,人人都出来放花灯猜灯谜了。街上人山人海,挤得不成样子。

“你……你站住……”李艺彤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挤出来,眼睛死死得盯着那人。

“砰——”好疼。李艺彤和眼前的人同时跌坐到地上。

这是……李艺彤揉揉自己的额头,撞到人了?

抬眼望去的时候,却是一身轻装,一副清秀的眉眼。

 

“是你!你是不是和刚刚那个人同伙!”万丽娜跑过来,牵起摔在地上的小王爷,说着还指着对方的腰间大叫道,“你看!我们李公子的钱袋都在你怀里,你还能说什么?”

那人愣了愣,看着怀间刚刚有人丢过来的东西,这才认清是个钱袋。也没有急着辩解,只是把钱袋丢过去淡淡地说道,“不是我偷的。”转身便要走。

“欸你等等!若说不是你,你也应该给我道个歉吧?”李艺彤见状,追上去抓住那人的袖口。

“有那么重要吗?”李艺彤的手被推开。

“你——”万丽娜看着小王爷的阵势,似乎想要跟对方大干一架。

……结果被反手撂倒在地。

 

“喂!你下手怎么那么狠!”李艺彤朝着她的背影大吼,“你叫什么名字!本王非得找到你不可!”

——“黄婷婷。”

 

“但若你想来找我,恕在下不能奉陪。”

 

黄婷婷说完,就消失在湍急的人流之中。

李艺彤站在原地,却想起刚刚看到的灯谜。

 

“飞蛾扑火虫已逝,学友无子留撇须,偶尔留得一人在,三言并没有两语,牛仔过河搭木筏,仕别三日在这里,原来这字在界前。”

 

谜底会是什么呢。

 

万丽娜跑过去的时候,只听见自家小王爷气鼓鼓的,却说了一句:“这个黄婷婷……长得有点好看。”

 

【四】

“在想什么?”这几日李艺彤一直心心念念的黄少侠猛地凑过来,她有些羞赧地后退,“你脸红什么?”

“哪……哪有!”李艺彤矢口否认。

“跳到日落了还在山腰,小王爷,”黄婷婷难得眯眼笑道,“还是早点回去吧。”

“啊?”李艺彤忽然愣住,“可是少侠你……”

“日落之前跳完我才会教你,刚刚我说过的。”显然这位黄少侠打定的主意是不能改了。

李艺彤想了想,忽然靠近了问黄婷婷:“少侠,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黄婷婷悄悄地往远处挪了挪,“关于剑法的我可不会教你。”

“不是,是之前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我看到的一个灯谜……至今还没有得出答案。”李艺彤摇摇头说。

“哦?”

“谜面是,飞蛾扑火虫已逝,学友无子留撇须,偶尔留得一人在,三言并没有两语,牛仔过河搭木筏,仕别三日在这里,原来这字在界前。”

 

黄婷婷愣住在原地,看着李艺彤的眼睛。

“你……在哪里看到的?”

“元宵佳节那日,我在孔明灯上看到的呀。”李艺彤说道,“那时与少侠你有些误会,所以就看到了这个,但是至今还没有解出来……”

“这个……”黄婷婷清了清嗓子,“要你自己去解,我……无能为力。”

“欸!难道这个很难吗黄少侠你也解不出?!”

“……”

 

“是了……我花了如此长的时间,也没能将谜底看透。”黄婷婷认认真真地回答道。

那天她拿着毛笔写下这样的谜面时,就在想,会有怎样的人看见这个灯谜。

 

她看着旁边叽叽喳喳的李艺彤。

从来都没有像这样确定过,会是她。

 

“哦对了,少侠你看!”黄婷婷看着李艺彤从袖子里摸出一把红线,“你看,这是之前我收集的奇珍异宝之一的……”

“这团红线?奇珍异宝?”黄婷婷乐不可支。

“对啊,它一点都不普通,传说是月老散落在人间的一线牵哦!”

“一线牵?”

“对啦,两个人若是心心相印,在尾指上连好它,互相就会有感应的。”李艺彤话音未落就把红线缠绕到黄婷婷的尾指上,“好啦!”

“你做什么……”

“欸,黄少侠你别乱动,你看,我也连上了。”黄婷婷盯着那根不一会儿就弱不可见的红线,又看看李艺彤的尾指。

“消失了?”

“没有。”李艺彤摇摇自己的尾指,盯着黄婷婷。

“唔……欸?!”怎么……自己的尾指也?

“你看,这就是有感应啦。”

“怎么会……”黄婷婷刹那间脸红起来,“我才不会跟你有感应……”

“嘴硬,明明就有。”

李艺彤笑着扑过来和黄婷婷打闹在一起,两个人嘻嘻哈哈到天色黑透了,黄婷婷就催促李艺彤回去。

 

“如果黄少侠有什么事找我的话,动动尾指就……”

“大概不会有什么事找你。”

“……黄少侠你……”

“对了。”黄婷婷忽然收敛起笑容,“刚刚你说的灯谜,我知道答案。”

“啊真的?黄少侠你好聪明啊!”李艺彤叫起来,“那谜底是什么啊?!”

“傻子,谜面是我写的,我自然知道……”

 

黄婷婷注视着李艺彤的眼睛,认认真真地接下去说道。

“爱你……一生一世。”

“……欸?!!”

 

或许故事一开始就注定了,注定缠绕在你我尾指上的红线,怎样都不会断开。

 

【完】


-过段时间再修改

 
评论(7)
热度(77)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