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马鹿】丨Again》

Again

 

黄婷婷看着冯薪朵双腿并在一起,露出来的脚踝细瘦,和她人一样。她叹了口气,进音乐的空当她问冯薪朵要不要把温度调的高一点:“因为看你好像有点冷。”

冯薪朵没有回头看她,兀自摇摇头:“朵朵不冷呀。”

“那你干嘛抖。”黄婷婷扣扣桌面,也没有再问下去。

冯薪朵重新戴上耳麦:“我真的不冷。”

“……嘴硬。”

 

要说冯薪朵有多少嘴硬,这事除了她自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黄婷婷也知道。

今夜电台的主题不怎么好,应该是让冯薪朵有些许触动。黄婷婷播到一半,扭头忽然看见冯薪朵的眼眶红了一圈。一句“你怎么样”在心里晃晃悠悠半天,黄婷婷也没有开口说。

“那我们接听下一位听众对前女友想要说的话。”黄婷婷戴上耳麦,“你好。”

“阿黄你好。”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沉稳,“我有些从来没有对前女友说的话,今天想在这里说。”

“请问你怎么称呼?”

“……随便叫吧。”

电话那头的人犹豫了许久说道。黄婷婷也愣了愣,听出电话里清楚的是个女声,随即回答说好。

 

“前女友……我们叫她F小姐好了。”

“F小姐和我是同年级的同学。她在成绩最好的一班,我在成绩最差的六班。”

“如何相遇我已经忘记了,我这人记性差,总记不得该记的东西。”

 

黄婷婷在这边点点头,认真听着下文,电话那头认认真真地描绘了自己过去的故事。偶尔侧过头的时候,看见冯薪朵坐在旁边发着呆,故事过了好久才讲完。黄婷婷耐心地准备回应,却听见耳麦里清清楚楚传来冯薪朵的声音。

“可是你为什么要放弃呢。”

“如果你再勇敢一点,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

耳麦里再也没有什么声音。空调的风在录音室里徘徊着,门外到处是盛夏的气息。黄婷婷有时候觉得冯薪朵就像风一样自由,如果她没有遇见陆婷的话,应该会一直这样自由。

进音乐时黄婷婷放下了耳麦,认认真真地转过去看冯薪朵:“老实说,你是不是还想着大哥。”

“怎么会。”冯薪朵蹭蹭眼角,“我刚刚是想安慰听众而已。”

“你那算哪门子安慰,听众要更加抑郁了吧。”

冯薪朵喝了喝水,低着头用若不可闻的声音问黄婷婷:“阿黄,我还在想她……”

 

“怎么办。”

 

忘不掉了怎么办。

 

陆婷和冯薪朵在一起的时候根本都没有让任何人出乎意料,等冯薪朵在酒吧扯着嗓子问大家为什么你们都不奇怪呢的时候,李艺彤起身拿走她的麦克风,“你俩都亲密成那样了,谁看不出来。”

谁看不出来。

这位已经小有名气的十八线小明星陆婷喜欢冯薪朵。

要不是喜欢冯薪朵,为什么要半夜打电话给林思意让她好好照顾她。

要不是喜欢冯薪朵,为什么要在自己档期难得那么满,根本抽不出身的时候在冯薪朵生日那天如期出现在她面前,盯着冯薪朵原本失望的眼眸对她说带你回家。

那天冯薪朵喝得有点多了,陆婷就在旁边照顾她。一个人冷静地从包里拿出醒酒护胃的药,她没有和别人一起去唱歌,等冯薪朵疯完后就陪她一起安静地坐在某个沙发角落里。替冯薪朵拨开一点贴在脸边的头发的时候,她忽然停下来,听见冯薪朵问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陆婷犹犹豫豫地看看四周,挠着后颈。那时候的她还是短发,在冯薪朵认识的人里面,陆婷是唯一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却能给她为数不多的安全感。

旁边桌子上的酒瓶溢出雪白色的泡沫,冷气倾泻而出,舞池四色的光芒落到视野里。喝醉的冯薪朵软软糯糯,说话也像是浸了水的薄宣,话语里满是对陆婷的疑问。陆婷看着满脸酡红的她,好像是提起千百分的勇气,最后说:“因为你是冯薪朵。”

 

——“因为你是冯薪朵。”

她说。

 

好像回忆都爱挑溽热的夏日才翻涌而出。陆婷在飞机快要落地的时候戴上墨镜,所有东西统统套起来全副武装。好像是某个时刻,她忽然记起冯薪朵的脸。记忆里的冯薪朵还带着她那副看起来很蠢的眼镜,巨大的镜框要把她的脸都遮住了。

那个时候陆婷好像是突然出现在她的工作室里,在冯薪朵伸手拿饮料喝时把自己的手递给她。在冯薪朵愣怔一两秒时才反应过来叫了她一句“陆婷”。

陆婷等她的下一句话,见她半天没有反应,就应了一句“欸”。下一秒却看见冯薪朵好看的眼睛里忽然溢出光亮。她带着哭腔问她:“你怎么才来啊。”

“你哭什么。”陆婷冷静地去找纸巾给她,心里却已经乱成一团麻,“我不是在这里吗。”

“我说,今天我生日,”冯薪朵擦好眼角,“你差点就要迟到了。”

“不好意思今天拍戏实在是太忙了,”陆婷弯腰蹲着,乖巧地抬眼去看冯薪朵,“我记得的。”

“那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干嘛还跑回来。”

陆婷想起前几天迷迷糊糊地在连续工作十几小时后依旧撑起身子订了从片场飞回上海的机票,延误的原因差一点就要赶不上零点前对冯薪朵的祝福。冯薪朵在工作室里工作到深夜,本来是希望高强度的工作能让她忘记陆婷早上对她说过的“今天好忙,有空再和你聊吧”。

她以为陆婷忘记了。

“想亲口和你说,”陆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巧的戒指,“如果不亲口和你说,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冯薪朵。”

陆婷这个人总是喜欢说话说到一半,剩下的话要绞尽脑汁才能猜出她究竟想要说什么。这次不一样了。冯薪朵看着陆婷的眼睛,看她给自己套好指环,又戳戳她食指上闪着亮的戒指,忽然轻声笑起来。

“好,我知道了。”她回答道。

 

几年前的记忆已经不那么真切。陆婷走出机场时,四下的人闻风而动,蜂拥到她身边,镜头里的她精致而冷冽,完全没有刚出道时的那般青涩。

等陆婷坐进车里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女生青涩的声音。究竟说的是什么她听不清了,模模糊糊地好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明明只是粉丝,却把那个女生的声音代入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几年下来在国内火的不行的陆婷忽然从国外飞回来了。原本国内还有她准备移民的消息,等到她落地时,两则消息被并排放在一起。而陆婷的车却没有如约开往公司。她把地名报给司机的时候司机还反复问了她两遍。

她点点头,“我去找冯薪朵。”

 

节目过了大半。冯薪朵坐在录音室里发呆,黄婷婷碰碰她的肩膀,轻声说:“该你了,今天都没怎么说话。”

“……说什么。”冯薪朵心不在焉地问道。

“可以谈谈对……恋爱的看法。”

“阿黄,单身的是我吧?”冯薪朵皱着眉头看她,“已经谈恋爱的人是你吧?”

“可是你谈过啊,再说今天你总不能一句话都不再说了吧?”黄婷婷拨开耳麦,“朵朵,要是忘不掉,你说出来也许会好很多。”

冯薪朵点点头。

可是该说什么呢。

我和陆婷之间,又可以说什么呢。

 

“其实……我也有过一段恋爱经历。”

冯薪朵靠近麦克风,“总结起来的话,就是不知道应不应该再发展下去,要不要再发展下去,所以在这个时候,忽然就迷茫了。”

陆婷不知道在哪一天忽然就红了。猝不及防的那种。冯薪朵那天还坐在工作室里创作最新的画,突然有许多朋友打电话给自己,语气忧虑又欣喜地对她说道“大哥红了”。其实冯薪朵也不知道朋友为什么在告诉自己的时候语气里还有些紧张,她早就知道陆婷会成为人尽皆知的大明星。

登上微博的时候看见的头条是她,朋友圈里讨论的新晋女演员是她。看见很多很多杂志,也都与她有关。

也都与陆婷有关。

“那个时候她忽然成了明星,而我却依旧是个不冒尖的插画家。我想问问大家,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成了明星,作为她的朋友,你会怎么办。”

日复一日的等待,有始无终的一通电话。

会在某个节点猛然挂断。

连同自己想要的所有腹稿,统统付之一炬。

冯薪朵习惯了这样的对话,也会在某个深夜忽然醒来,看见天花板上还有陆婷不知道怎么贴上去的亲手写的“家训”。其实只是叮嘱她好好吃饭而已,陆婷和大家说的时候却两眼都泛着温柔的光,说这是我给冯薪朵的家训。

等大家起哄起来,陆婷就带着脸红成一片的冯薪朵从饭局上逃走了。

“忽然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了距离。这种距离不是说我和她吵架了还是怎么,只是因为我和她之间,有了不得不面对的鸿沟。她成了大家都喜爱的明星,偶像,而我却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好像……太平凡了。”

那个时候的冯薪朵是这么想的。

陆婷她是浑身都染着光芒的人。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插画家。

两个人有时分隔的距离是冯薪朵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有时打电话过去,陆婷脱口而出的那个国家名字她从来都没有听到过。

“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未来。我反应偶尔会很迟钝,等到深夜才会想,如果我和她能走到最后了,我们两个人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会养动物吗,我们好像都比较喜欢猫一点,那养猫好了。会出去旅行吗,自己一直都梦想着去日本,要不就去趟日本好了,听说那里的鹿很可爱,我想和她一起去看一看……这样的设想一多,却开始觉得自己真是太贪心了。”

这样的冯薪朵真是太贪心了。

明明对方已经是这样令人向往的一个存在了,自己却还总抱着一些小孩子气的想法。而越是想念,越是见不到她。

“所以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了分手。”

如果不说的话,应该会给对方带来不小的麻烦。冯薪朵那个时候是这样想的。所以有多少不舍,最终也只有一句——

分手吧,陆婷。

 

我们分手吧。

你太好了,我害怕再晚一点,就不愿意失去你了。

 

是那种细致入微的好。

也是那种谁也无法给她带来的安全感。

 

“现在再想一想,就会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跟大明星要是传出什么绯闻,那一天得被人肉多少回啊哈哈哈。”黄婷婷扭头看冯薪朵自顾自干笑起来,伸手去拍拍她瘦削的肩。

能想起来每次生病时她都给自己打电话的那种温柔陪伴,也能想起她在酒后的某声呼喊,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一遍遍地叫她。

冯薪朵有次打趣她说为什么每次你喝醉了都不说别的话,人家都会酒后疯狂告白啊海誓山盟啊什么的,你不会吗?

陆婷却认真地转过来说不会。

“我觉得冯薪朵这三个字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告白了。”

所以我说冯薪朵,就是在对你告白了。

 

“这段恋爱的时间很长,长得我都忘了确切的时间了。”冯薪朵说,“虽然很遗憾,但是呢,我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意。只是我太小心了,害怕再继续下去,会面临怎样的困难。”

是喜欢,却没有办法继续。

冯薪朵轻声叹了口气,盘着腿捂住脚踝,录音室里有点凉。而黄婷婷早就问过她要不要调高一点温度了。果然自己还是个嘴硬的人啊。

否则也不会在和陆婷说分手时,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所以来做电台主播,也只是妄想着对方是否能在深夜的某时某刻听见自己的声音,或是听见自己深埋在心中的那些话语。直到现在,也想再和她说一声,其实当初的那些话都是骗你的。”

“是想要和你继续,或是想要和你从头来过。”

“也是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以上,就是我今晚想要说的所有话了。谢谢你。”冯薪朵用袖口胡乱抹了抹脸,黄婷婷看着她,接上了她的话,“感谢我们朵朵今晚的真心话,希望也能安慰到那些错过了自己喜欢的人的你们,接下来我们来接听最后一位听众的话,听听TA要和朵朵说些什么吧。”

间隔了几秒后,接进来最后一通电话。

“喂。”

“你好,这位听众……”黄婷婷正要回话,对方却打断了她。

“冯薪朵你是笨蛋吧。”

……欸?

冯薪朵愣了愣,“陆……”

“傻子,我什么时候承认过分手了。”耳麦里陆婷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来,“给你的戒指你还在吗,如果你想养猫的话我已经想好名字,叫他纳豆怎么样?想去日本的话和我说,今晚我就订机票。剩下你还想要什么,我统统给你。”

“你不是已经要移民了吗……”冯薪朵抽抽噎噎地,隐约有了哭腔。

“信别人还是信我?”电话里的人认真问道,“相信我的话,就抬头看一下窗外。”

冯薪朵抬眼,看见录音室外,那个人温柔的身影落在眼前。

“如果你觉得离我太远了,那我可以退出娱乐圈。如果你想要旅行,我抛下一切就只陪你一个人。”

 

“我又没瞎,就算你胸平,以后会变得又老又丑,我也带你回家。”

“我的家如果没有你,就不完整。”

“所以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让我的人生,再稍微完整一点?”

 陆婷,你太贪心了吧。冯薪朵的嘴角上扬,忽然想道。

陆婷站在录音室外,冯薪朵握着耳麦,看她上扬的嘴角,丝毫不犹豫地回答她说:“我本来就是你女朋友。”

 

后来的某个深夜,冯薪朵蜷在陆婷的怀里,她听见她问,为什么还要等我。

“因为你值得我等。“

 

差一点就要忘记她的那颗心,最终还是跳动了起来。

 

 

END.

 
评论(15)
热度(378)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