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卡黄】丨交换心跳》

3/100

00.
我遇见黄婷婷的时候,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

01.
怎么说呢。
黄婷婷学姐明明不是那种刚开始接触的第一眼,就能吸引到他人目光的人吧。我这样想着,将手上的茉莉花串看了又看。思索了一会儿,又想着学姐会喜欢吗?
如果不喜欢的话,就给她买点海苔吧。
我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了这样的想法。
我皱皱眉,却总觉得,黄婷婷学姐应该是会喜欢的。
但是听陆婷学姐说,黄婷婷学姐是一个温柔的老好人,所以即便是不喜欢,也应该不会那么直白地拒绝我吧。

我看了看自己的妆容,又检自己的衣服扣子有没有扣好,才敲开了学姐的寝室门。谁知道我看见她时就紧张得不行,只好低着头不看她的眼睛,“学姐你有空吗?”
“有啊,”黄婷婷学姐眯起眼睛看我,那双眼睛真好看,眼瞳里好像还闪着微亮,她语气温和地问我,“怎么了吗?”
我嗫嚅半天,看着学姐的鞋尖,犹豫许久才回答她,“今天在街上看到了有人在卖茉莉花串,觉得学姐你应该会喜欢,所以……就给你带了一串。”
学姐好像愣怔了片刻,我听她没有回答,就抬头看她。
她的眼眶突然红了。
该安慰一下学姐吗?她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我有些手忙脚乱地想道。
我以为是我的茉莉花串不好闻,就傻傻地抬手去拭了拭她的眼角,“学姐你别哭了……下次我给你买好闻一点的茉莉花串好不好?”
“不是的。”
学姐认真地摇摇头对我重复一遍。
“不是的。”

“只是好久以前,也有人送过我茉莉花串。”

02.
那晚我突然的到访,似乎勾起了学姐的不少回忆。某个夏日的午后,我恰好没有课,被恼人的蝉鸣声吵得意兴阑珊的我准备出门一趟时,就看见黄婷婷站在走廊的尽头,她的背有一点驼,头发在阳光下有一点温柔的剪影,太过削弱的肩让人觉得心疼。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往往是这样还没有上前和黄婷婷搭上话的时候,我的心跳就会跟失控了一样。
“黄婷婷学姐?”
我迎上去,她看着我,问我有没有时间,然后又轻声说道:“叫我黄婷婷吧。”
“啊?……好。”我愣了愣,“我今天下午没有课。”
“我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她笑着说,眼神又诚恳又温柔。
不过说起来,之前和陆婷学姐要学姐的微信的时候,为什么陆婷学姐要说她很盐呢。明明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嘛。
大概是察觉到我有些疑惑,陆婷学姐就摇摇头说,哎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她这人啊……然后又皱眉否认了自己,不过现在谁知道呢。

我站在便利店的门口的某棵香樟树旁,听蝉鸣漫延进耳廓。枝丫间的阳光散落,转头过去时,黄婷婷刚好推开便利店的们,手上拿着两个冰淇淋,她疾步走到我身边伸手递过来,“你知道吗,以前有个人总吵着让我和她一起吃这里的冰淇淋,可我没有一次答应的。你很幸运。”
“学姐好严格。”我笑了,“是那个人太小孩子气了吗?”
毕竟太小孩子气的大人总是会让人觉得麻烦的吧。
“有吗?”黄婷婷抬眼回忆了片刻,“有一点吧。”
“为什么学姐今天要约我出来呢?”我歪过头,和黄婷婷走在树荫下,她的脸被阴影遮去了一半,我比她要矮一些,从我的视线看过去,她的眉眼竟然有点好看。随后我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应该不止一点好看。
准确来说学姐一直都是素面朝天的人,就连大学迎新会上,她也是一副素颜,还带些冷淡地对我说,“同学,先到这里报道。”
然而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跳忽然就加快了。
毫无来由地。
回到宿舍后细想了许久,我也没有想出她有什么不同于别人的地方。甚至偶尔,我也会觉得学姐算是比较普通那一种女生吧。
只是忽然有一天夜里,我觉得浑身难受,梦模模糊糊得看不清任何东西,惊醒时眼前却出现了学姐的模样。只是一个侧脸,却让人觉得安心。这时候我的心脏比往常跳动要快了许多,我疑惑地皱着眉,兀自问道怎么会这样。
只是最终我也没有得到答案。

我们两个人沿着燥热的街道直走,我已经记不得那时是入伏还是出伏天,只是日头依旧大得令人害怕。
光线落下来照的我有些睁不开眼。学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只是她偶尔会转过头和我说起关于她的从前。
“我有个学妹,叫李艺彤。”黄婷婷说道,“明明你们不是同一个人,可我总觉得,你和她很像。”
她甚至有些严肃地板着脸,表情失落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呢?”黄婷婷忽然扭头过来看我,“我明明知道你不是她的……”

我看见学姐手上的冰淇淋很快就要融化了,正要提醒她时,她手上的那抹颜色啪地一声落到地上,很快化开了一大块痕迹。
她这样认真地看着我,我被注视得变得手足无措。我向来嘴笨,不懂得驾轻就熟的安慰。于是我也只能伸出手,轻握学姐的掌心。
燥热的夏日午后,我听见自己满溢出胸口鼓噪的心跳声。

03.
“我比较喜欢叫她李发卡啦,后来她长大了我好像就没怎么叫过了。”
“她……其实很了解我。”
“有时候是个让人觉得麻烦的小孩,有时候,又会觉得,已经是个令人安心的大人了。”
“我和她其实不怎么吵架的。”

而黄婷婷学姐却开始和我说很多关于李艺彤的故事。起初只是一星半点的描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的很多个夜晚我都会发梦,梦里的内容也开始变得千篇一律,是学姐的样子。有时视角又会改变,那个人的脸和学姐所描述的很像,性格也很像,所以我轻而易举地猜出了对方就是李艺彤。
可我总是无法记住她的脸,因为只要见到梦里那个虚假的身影时,我就会惊醒。醒来后心里一阵难过,没有来由地,就会想要见学姐。

“可是后来——”
黄婷婷的声音断在空气里,留下一个无力的尾音。
“也许是我的性格真的太冷淡了吧。有一天她忽然问我我是怎样想她的,我一时觉得不好意思,说不出口,可是表现出来却冷漠又嫌弃。我不知道究竟戳到了她的什么痛点……然后我们之间,忽然就有了一面墙。”
“是后来了,李艺彤没有来找我的第57天,她突然和我说,她要走了。”
“手机里的声音苍白又无力,我没有挽留,而她也没有再回来过。”

04.
这样断续的对话一直持续到了黄婷婷毕业。毕业那天我替学姐整理东西,背包随手丢在一边。学姐要留下的东西不多,很多笔记都说留给我用。
犹豫许久,我忽然问她,“学姐,你……喜欢李艺彤学姐对吧?”
她眯起眼睛,手上整理的动作忽然慢了下来。犹豫了许久,黄婷婷忽然对我说了声对不起。
我尴尬地笑了笑,“学姐……应该很喜欢她吧。”
“你……”她看着我的眼睛,好像有些歉意。
“没关系的学姐,我喜欢你这件事……你知道就足够了。我不要求什么的,而且,我也一定比不上李艺彤学姐的吧。”
黄婷婷点点头,抱着一堆书推着行李箱往校门口走去。我看着学姐的背影,和四年前根本没有差别,甚至……还要瘦弱了一些。
我回头失落地收拾自己的书包,不小心把包撞翻在地。我随手收起几张医院检查单,这是我几年前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存根,医生最近让我回去复查的时候带上。
而我的签名下方,一排清晰的字迹映入眼帘。

「感谢李艺彤捐献。」

似乎是多年前我心脏手术移植成功后父母为了感谢,特意将对方的名字留在这张存根上的。
我急忙打电话回家里,询问那个给我捐献心脏的人的年纪与姓名,以及出了什么事。
“咦?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爸爸疑惑地问道,思考了许久,我才听见他说,“那个小孩好像是说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好像是跟对方吵架了还是怎么,去见她的路上出了车祸……本来是抢救过来的,但是……总之后来她最后说了要将自己的心脏捐献的,你刚好就匹配了。……没记错的话,那孩子比你要大一岁,好像是叫,李艺彤吧?”
我愣怔半晌,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我的心脏是李艺彤的。

茉莉花串是她曾经送过的,海苔是她知道学姐喜欢的。
有关她的所有,李艺彤统统寄存在了这些仍然跳动的心脏里,直到遇见黄婷婷的那一刻,怦怦然像是要溢出胸口。

黄婷婷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想要喊她的名字,可我颤抖的声音裹挟着多年的风尘,以及那个人心脏容纳的所有爱意,统统跟随着黄婷婷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漫长又执着的岁月之中。

而李艺彤把所有炽烈的心跳,依旧,全部,都只留给了黄婷婷一个人。

END.

 
评论(11)
热度(171)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