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风生》

纪念一次非常艰难的风格转型(当然失败了(。))
————————————

戴萌从某个街角买到了一直想吃的冰淇淋,而猛烈的日头却把她晒得意兴阑珊。手机里的气温显示的是37℃,戴萌晃着手想着上海什么时候这么热了。这条街她很少来,但是她想着以后应该会经常到访。
戴萌抬手看了看时间,兀自点头,想着莫寒应该到了。于是她拿着手上的冰淇淋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刚落座却又腾地站起来一本正经地绕回了那家店点了一杯奶茶。她看着自己奶茶里撞来撞去的几颗冰块,又掐了掐时间,才找到一个有点明显的地方坐下。
盛夏的光,街头的风,落在肩上的几粒影子。原本一切稀松平常的意象,好像因为某个被赋予意义的节点而变得特别起来。
她也早已记不起来是哪一天在学校里看见的莫寒。只是路过莫寒那随意一瞥好像惊动了一刹的呼吸。女生在和朋友交谈时的眼角弯起来全是笑意,伸手捂住嘴巴的时候也能看见她分明的指节。其实戴萌也不清楚为什么某一刻的心跳会如同乱码,或许是莫寒的眼神恰到好处地与她相对,又或许是那天的蝉鸣扰人得可怕。
往往这时候,一个人是很容易动心的。

喜欢这东西向来没有什么定论,特别是年少时候。年少总是一经风吹草动就轻而易举地心动,长久也好短暂也好,毕竟还有能够喜欢的能力。而戴萌正正好十七岁,一切都像是个温柔的巧合。
她偶尔也会想巧合的对象应该也是个温柔的人。
戴萌和莫寒并不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相反,戴萌的学校还离这里很远。坐公车要颠簸得头晕才能到达。那天大概是接到一个初中同学的电话,说是要她帮忙搬点东西回家,后来她晕晕乎乎地拿着一瓶汽水喝到底,望着瓶身满溢出来的水发了好久的呆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毕业了。
后来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就有一群高中部的学姐你推我搡地从教室里走出来。戴萌替朋友搬着书,手上还勾着一个可乐的空瓶子,从楼上下来时听见声音就回头看了一眼。
“啪——”
“欸同学你的书掉了欸?”同行的其中一个学姐笑着看了一眼戴萌,“咦,你怎么没戴胸卡?”
戴萌愣怔了片刻,思考下一句应该回些什么好。
如果她有个暂停键,就会把场景停在这一秒。场景的镜头对焦在了几级台阶上的一群人中间,一个安静的女生皱着一点眉头看她,戴萌愣着看她的眼瞳,想着她的眼里是不是有所谓的星星。因为好像一般人的眼睛不会这么亮。
而所有的一切,都有了所谓的意义。
比如楼道里的光影,比如夏日燥热的风,比如自己额角抑制不住冒出来的汗滴,比如女生睫毛上停留的那一星半点的温柔。
戴萌迅速低下头慌乱地捡着几本挚友的书,摸索起来的时候女生刚好经过她的身旁,好像是犹豫了一两秒,才抬手递过来一张纸巾。
“学、学姐?”
这下轮到戴萌犹豫了。
“我叫莫寒。”莫寒眯起眼睛,“不用叫我学姐。”
“啊,”戴萌轻呼一声,才想起来要伸出手,随后就看见她笑着和身边的朋友转身离开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遇见,也没有什么类似偶像剧的铺垫。但是戴萌还是觉得很神奇,手上攥着的纸巾最终也没有用,随意用袖子擦了额角以后,才想起来要道谢。她抱着手上的书,往莫寒的背影说了句“谢谢”。
可是应该是受了多巴胺的刺激,戴萌才会想要在每一天都想着要回去见一眼莫寒。也不用说什么话。
多余的话戴萌也不会说,只觉得看看莫寒就够了。
上次她暂停过的场景偶尔会以梦境的方式重现,只是梦里的镜头氤氲了一片,所有人的脸都已经模糊不清,只有莫寒的脸庞还落着光。
醒来时戴萌的心像空了一截。
空空落落的,却好像又全部塞满了那个人的温柔眼神。


后来戴萌想,大概这就是心动吧。


莫寒下课后收拾好书包就习惯性地先拐去书店的方向。放学后她一般都会先去趟书店,要么是看书,要么就是买些学习上要用的书籍。总之是个好好读书天天向上的乖学生类型。
大家眼中的好学生似乎都是将满腔心思都放置在了学习与书籍上,也很少有人会觉得莫寒会有过什么恋爱情节。事实上很多时候该有心动的瞬间谁都会有,只是有人会大胆示爱,而有人深藏心底。
莫寒也有悸动过的片刻。
那样的片刻只有一次,但很深刻。
也很特殊。
也许是因为对象的身份特殊,也许是那个盛夏的节点让人不得不记住。也许是心跳的前提是抽离了所有呼吸的氧气,而让莫寒觉得记忆深刻。事后再去回忆,却没有办法和身临其境一样充满真实感,只能想起场景的碎片。
有光线落进的楼道,也有平稳却和平常不同的呼吸频率。


后来莫寒才想起纸巾递过去给那个人的时候,原来自己也没有想好该说些什么。
所以同样是没有准备好的时间,莫寒却看见了戴萌一身红色站在街道的尽头好像是在等什么人。她望着那个人的细瘦身影,最终还是决定当做不认识好了。
如果上前打招呼,却被回应道对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话,那应该会很难堪吧。这样想着的时候,莫寒还下意识地往别处瞥了几眼,想要假装没有看见那个显眼的人影。
莫寒的情商一旦用来应付这样的心情,真的难免会出什么错误。
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还蛮神奇的。
遇见之前,莫寒属于打死也不相信的类型。毕竟感情这种东西虚无缥缈,如果想要开始,完全有千万种理由。这样多的理由里,她最不相信的就是一见钟情。
但自己偏偏就是以这样的方式遇见了。
再次遇见时应该就不叫一见钟情。莫寒顶着日头假装皱眉看着别处,心里一本正经地思考着这样的问题,实际上紧张得不行,吊着一口气,害怕被戴萌认出来,又害怕她认不出来。
“学姐。”戴萌一脸笑意地站在树荫里,脸上映着一些交错的光影,“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会不记得。
莫寒心悸得厉害,额角不断溢出的汗水被她反反复复地擦了一遍又一遍。她是易出汗体质,尤其是在这样的夏日里。
在这样被戴萌认真注视着的夏日里。
实际上莫寒这样的人也很难控制自己的眼神,太容易暴露了。等戴萌把手上的奶茶递给自己,认认真真地说了这奶茶是按照你的口味来的,你别不喝,也别还给我,我喝不下的时候,莫寒才终于松了所有表情笑了。
哪有这样让别人接受的。莫寒觉得好笑,伸手去接小朋友手上的那杯去了冰的奶茶,抬眼看小朋友的嘴角:“你嘴边沾了东西。”
“啊?哪儿?”
戴萌想起来是刚刚吃过的巧克力冰淇淋,急忙要去找纸巾,最后看见莫寒踮起脚翘起手指去擦她的嘴角:“好啦。”
“谢谢学姐……”
“我说了,别叫我学姐啦。”莫寒双手拖在身后,饶有兴趣地问她,“为什么在这里等我呢?”


为什么要等我呢。
莫寒一直觉得等待是件挺辛苦的事,所以她很少会让别人等。而等待戴萌回答的空当,她才终于发现对方的头发原来长得这么快,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头发明明还是齐耳的长度。
而原来,自己也想念了这么长的时间。
想念的空当其实戴萌来过了许多次,许多次的偷窥才攒足见她一面的勇气。
从上一年的初夏到这一年的高温,教室窗外的树叶重新落了又长,才终于等到了那个每天都会无意识想起的人。戴萌一直忙着学习的事,也很难抽出什么时间。某次数学课上百无聊赖的时候,她猛然从梦里惊醒,才发现原来她已经和莫寒是同一所学校了。
迟钝的她从那个时候才开始打听和莫寒有关的一切。
而这一年的夏天,莫寒填好了最后一个志愿,开始准备收拾书籍,从学校毕业。莫寒向来是个有远见的人,一直梦想着走到别处看看新的风景,唯独这一次,所有的志愿都出乎意料地填的离这里很近。
有人问起的时候,莫寒也只是笑着回答说,也没什么准确的原因啊。
只是喜欢而已吧。


戴萌愣了好久,“学姐要毕业了吧?”
“咦,对啊。”莫寒乖巧地点点头。
“那学姐想要去哪里呢?”
“……欸?”
戴萌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莫寒,忽然伸手温柔地摸了她的头顶,轻声细语地对她说道:“等我长大好不好?”
其实说这番话戴萌也没有多少底气。
只是喜欢给人的勇气比想象中要更加多一点。


但是这些勇气,足够让我牵起你的手了。


“等我长大好不好?”
等我长大,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而蝉鸣蔓延的夏日里,莫寒张扬着笑意,心照不宣地对戴萌点了点头。



END.

 
 
评论(1)
热度(80)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