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永夜·前传》


夜幕降临,柔和月光裹挟着风吹入熄灭了烛火的寝宫。玛格丽特戴着面具从盛大的舞会上悄悄逃脱,她拖着逶迤长裙一路披着月光,从正殿进入了同样金碧辉煌的寝宫。厚重的大门被推开时,玛格丽特忽然看见窗旁的李斯特甩出獠牙,想要刺破小王子的咽喉。

“你疯了——”玛格丽特压抑住她的惊讶,差点失声叫喊出来,“我可不是陪着你来吸他的血的!”

“我可没疯,”玛格丽特看着对方湛蓝色的眼瞳,才明白她是认真地想要吸干小王子的鲜血,“倒是我们的玛格丽特小姐,您又在等什么呢?按照您的习性,几百年下来您也没有从舞会上物色到什么想要得到的人吧?”

玛格丽特看着她想要将獠牙附上小王子光滑洁白的脖颈时,忽然叹了口气,“你说过要来刺探消息的。”

李斯特停下手上的动作,勾起嘴角,“那么玛格丽特小姐,您同意我的想法了吗?假如——我是说假如,当然,我也有这个资格与自信——我统治了这个国家,您想要什么,我都会给您。”

“你明明和我说过,今晚只是来刺探消息的。”玛格丽特褪下她右手上滚着金边的手套,稍稍活动了她的手指,“人类的东西我不感兴趣。”

“那么您又为什么要这样帮助我呢?难不成……”

“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觉得无聊。”

吸血鬼的生命这样漫长,她却对统治人类没什么兴趣。

倒是李斯特公爵对此热衷得很,甚至违抗十二长老的命令,孤身从城堡逃脱,一路甩着獠牙放开了吸食新鲜血液。鬼界对她的名字可是熟悉得很,哦对了,李斯特在吸血鬼群体中的原名是莉莉丝——对,就是那个夜之魔女——事实上,她只是家族之中的一个蹲角落的角色,却拥有无比强大的心脏,这使得她不仅拥有快速愈合伤口的能力,还能抵抗着鬼界对她的各种非议。

“那么便听您的。”李斯特将怀中的小王子放到他那可笑的摇篮中,又朝他看了一眼,“可是再过几年,他的血液,依旧将属于我。”

“那就等他长大。”玛格丽特压制住她的声音,她侧耳听到门外长廊传来了侍仆们细碎的脚步声,还没开口,转身便看见李斯特化作了黑夜中一团浓稠的雾,迅速四散开来。

她走了。

玛格丽特轻巧地掀起她的长裙,扭头看了一眼摇篮的方向,随后同样化作了一团薄雾,消失在这个宫殿里仅次于国王的寝宫的地方。在那团薄雾消失后,摇篮中的小王子像是终于能够发出了声音般,他的刺耳哭声划破了寂静夜空,同样传到了不远处正举行盛大舞会的宫殿里。

下一秒,城堡的塔尖上忽然屹立着一个妖娆抚媚的身影。她的刺刀隐藏在黑色长袍下,她新换的獠牙尚未与她的身体契合。她从塔尖望向另一座城堡的大厅,望向那个穿着可笑的骑士装的人,然后一阵黑色风暴从塔尖吹过,她消失在黏稠黑幕中。

“父亲?”德库拉举着一杯他从未尝过的酒,细细品味着。忽然他被身侧的一位尚显稚嫩,却身着骑士服的小姐拉住了袖口。她出生于血统纯正的骑士世家,一双猩红色的眼瞳犀利地盯住她面前的那位优雅地正与公主殿下谈笑风生的公爵大人。

德库拉同样看住身旁的人,他优雅的面容依旧挂着笑容:“你可以先回去。”

“不,您忘了,我要邀请美丽的公主殿下与我共舞。”

那位小姐挺起胸膛,随后她瞥了一眼德库拉身旁的公主殿下,这场盛大的舞会为公主的生辰而设,她作为德库拉家族的一员,又是远征后新册封的勋爵,自然要邀请公主与她共跳一曲。

德库拉差点忘了。近几年他的记忆一年不如一年,可笑的王室家族成员总是拿他那不复从前的记忆力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德库拉点点头,随后他让出一步,让女儿轻巧地接过公主殿下柔软的掌心,随后见她将公主的手放到唇边,落下一个庄重的吻。公主殿下看着同样叫德库拉的那位女骑士英气逼人的眉间,低下头羞赧地笑了。

“德库拉勋爵……”公主殿下轻声叫道,德库拉没有应声。大厅中央奏起轻柔舒缓的小调,金碧辉煌的宫殿内映照着金色的光芒,德库拉看着公主殿下的眼睛,轻声说道,“殿下您的眼睛,和月光一样吸引人。”

“是吗?勋爵您也……”

“嘘。”她面前的勋爵忽然抽出手堵上了公主的薄唇,“您不觉得,舞会上的音乐是需要细细体会的吗?”

公主明白了。她看了眼对方,目光落到她的脖颈。她的面颊刚上过昂贵的粉,可是那缕鲜红若隐若现。

她们勾起脚步,人们为公主殿下的裙摆让出足够的位置。人们为舞步轻盈的新晋勋爵鼓掌,又在窃窃私语着什么。在那个落后年代里,对于贫乏无知的人们来说——实际上他们却在历史上代表了贵族的阶级,是享受了所有其他次于这一阶级的权利,却又不用付出任何东西——女骑士可是稀少得如同吸血鬼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要知道,吸血鬼只不过是愚蠢的传说罢了。

只是前不久,这个偌大的国度中,频频在各地出现人血被吸干后的尸体。人心惶惶的同时,皇后终于诞下了一位王子,公主也长大成人,国王决定举行一场舞会,想借此冲淡人们的惶恐。

年轻的德库拉勋爵刚巧远征回来,册封后更要参加这场舞会,提高家族的声誉。事实上德库拉家族早就是这个国度仅次于国王一家的存在,上至公爵下至普通民众,整个国度的人想要与他们家族攀上什么关系,好在各种沙龙上拿出来和别人炫耀。

自然,这场舞会无疑会是德库拉物色伴侣的前戏,她还有几年成人,到那时,她的父亲会安排她挑选伴侣,德库拉家族要联姻的对象,要么是流着纯正血液的王室家族,要么是几世沿袭爵位的贵族们。

只是这也不是德库拉的使命。

在她垂下眼眸的那一刹那,她忽然看见公主殿下抿着嘴,犹豫了许久才问:“德库拉勋爵……听说,远征前,您去过东方?”

“是的殿下,”德库拉眯起狭长的眼睛,嘴角的微笑刻意带着些温柔,“如果我没有记错,殿下您也喜欢一些东方的国家?”

“对。我听说,勋爵在东方周游时,还随着那里的人们起过名字?”公主殿下显然是个好奇的小姐,德库拉拉稳公主的掌心,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廓落下两个弱不可闻的音节。

“戴萌。”

“啊?”

“公主殿下,我在那里的名字,叫戴萌。”德库拉缓下脚步,音乐渐停。舞会即将结束,公主抬起头,看着对方还是有些稚嫩的脸庞,听见她说道。

德库拉此时却想起了刚刚与她共舞,一支舞尚未跳完,就匆忙离场的那位贵族小姐。

玛格丽特回到自己的城堡时,她嘴角的鲜血还未干透。她看看放在自己房间的微波炉,知道李斯特已经来过了。玛格丽特和别的吸血鬼不同,她吸血的方式总是优雅而温柔,仿佛站在她这边的并不是魔鬼。她喜欢将对方勾进怀里,然后在獠牙靠近脖颈时用刺刀划破对方的喉咙。玛格丽特对人体构造还算熟悉,下刀的地方往往能一击毙命。

宫殿外忽然狂风大作,她知道是十二长老派人来找她,交给她最新的任务了。

可她此刻并不想动,她褪下长袍。长袍下她光滑的手臂显露出来,光滑的手腕内侧,刻着一个哈迪斯的标志。

她想起了舞会上见过的那个人。

她看见她穿着骑士服,佩剑在她身侧哐啷作响,所有贵族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位勋爵的身上。

她伸手出来,问自己可不可以与她共舞。

她想起自己的獠牙差点就要隐藏不住,于是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唇角。

她想起了对方问到自己是否也去过东方,是否有过东方的名字。

她没有回答德库拉,却将自己的手递了出去。

在她们一同在人群中旋转起来时,玛格丽特忽然伏在那位人们尊敬地喊她德库拉勋爵的人的耳边轻声说道——

“莫寒。”

TBC-




#写给喜欢的人 其实也不算复健。


 
 
评论(9)
热度(32)
  1. 坂田桐茶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