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永夜·一》

永夜

# 我感觉 自己 写得 很 炫酷(呕


秘密



[三年前]

我叫玛格丽特。在三年前的某个舞会上,我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勋爵。我告诉了她我在东方国度中起的名字,莫寒。

我是家族的长女,是这片大地上高贵的吸血鬼,我来自黑夜,身边站着的是黑夜的守护者撒旦。我在黑夜降临,拥有猩红色的眼睛,我热爱血液与死亡,只是近几百年来我对其渐渐失去了兴趣。

我清晨是一位优雅的贵族小姐,夜晚则是魔鬼的化身。我在午夜带着蔷薇花瓣去吸食新鲜的血液,毕竟市集上那些以状似血液的酒跟真正的血液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来到这个国度的目的。

十二长老之一交给我一个任务,他们听闻李斯特要抢夺王位,便让我去监视她,以免她泄露任何有关我们的秘密。上一次有个愚蠢的吸血鬼伯爵同他的情人诉说真心时,就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原本用另一个谎言掩盖,可是他没有想到情人竟然将此事告知了她的父亲。

总之故事的结局是十二长老之一的奥兰多出谋划策,最终对那位伯爵及其情人进行了一番诅咒,此事才完全结束。

只是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了。

那时候我才一百多岁,年轻得很,也还没有完全开始有记忆。而现在,我的父亲已经老去,我是新时期的君王。我的家族远在其他吸血鬼家族之上,所以他们都对我毕恭毕敬,但我却被派来监视李斯特这个鲁莽的家伙。

她向来莽撞,做事之前也缺乏思考。我为了完成任务,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助她登上王位。于是我在某个深夜潜入某个贵族的城堡,将她的血液吸尽,化作了她的样子成为了一位高贵的贵族小姐。

三年前的一场舞会,让我的任务发生了变化。

实际上长老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仅仅是我,忽然对某个骑士的血液起了兴趣。我与各位伯爵夫人迂回交谈,在人群中看见了一个英俊的骑士。她年纪轻轻,却被册封了勋爵,她的血统纯正,依照各位夫人的话来说,她还有些王室的血统。而我的注意力并不仅仅是这个。

我注意到她的双瞳富有灵气,她的脖颈洁白光滑,她的血管在皮肤下有力地跳动着。她在舞会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我感觉到她的血统至高无上,连这里的国王都无法比拟。她是我的下一个目标。

我与她共舞,可是我发现李斯特——那个愚蠢又鲁莽的家伙,她不见了。

到手的鸭子都能飞了!我气得连一句告别的话也没有同那位年轻的勋爵说,仅仅是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便顺着李斯特的气味溜去了小王子的寝宫。


在去寝宫的路上,我改变了注意。

什么任务,什么十二长老,在能够引起我兴趣的血液面前都不值一提。我忽然记起人类的血液在刚好成年时才是最美味的。于是在寝宫中找到李斯特之后,我让她等小王子长大。实际上我根本不在意小王子长不长大,只是我不想将此次舞会搞砸。毕竟那个叫德库拉的勋爵还有三年才成人。至于三年后我该以怎样的方式让李斯特登上王位,又该以怎样的方式引诱到德库拉,我还没有想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不过现在想想,那位宣誓了绝对效忠王室的骑士阁下,若是在以后发现我竟然想帮助李斯特篡夺王位,她又该怎么做呢。

想到她向我邀舞时的那副认真模样,我就有些开心。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应该如何警告李斯特,她才能不天天出去捕食,将这些血淋淋的尸体放在我的城堡里任由它们腐烂。

可是这是我的城堡!你不吃倒是给我丢出去啊!


[三年后]

李斯特一晚没回来。

我在城堡里安静地看书,书籍是从我真正的城堡中带来的。一部古腾堡圣经,古老的阿拉伯文字看得我头疼。算了算了。我挥手将圣经轻盈地放去了书架,壁炉中生着火,火星在昏暗的房间中亮着光。很快窗户旁忽然传来一阵敲打的声响,还未等我去开窗,就有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我叹了口气,迅速将那只猫头鹰捉住丢了出去——我早上就说过要是李斯特再不打扫我的城堡的话,我就把她关在外面一天一夜。

果然不一会儿窗外就传来李斯特的大喊声:“玛格丽特!玛格丽特!……莫寒!莫莫!喊寒!!”

……

她怕不是想被我打死吧?

我义愤填膺地开了窗,窗户旁很快聚起一团黑雾,然后那团黑雾慢慢变成了华丽的长袍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说过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这名字其实挺好听的。”李斯特兀自点点头,“我难道不是你最亲近的人吗,连你这个名字也不能叫?”

“不是。”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好的。”李斯特拿起放在我手边桌面上的酒杯,啜饮了一口,“但是你可以喊我李艺彤,我挺喜欢这个名字,像落日一样。”

“我没说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但是我希望……”

“你喜欢是你动心的对象喊你?”李斯特的眼神像是看穿了我的小心思,“哎呦我们的玛格丽特小姐……”

“舞会的事和国王说过了吗?”

我打断她。

“说过了,后天,所有贵族都会来。”李斯特坐在沙发上,从她的掌心中,又幻化出了一团黑雾,我看见她手上停着一只猫头鹰。

“我的新宠物。”她得意地介绍道。

“……”

猫头鹰养猫头鹰?

我暂且不管这个,“你的计划进行到哪儿了?”

“我的吗?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的事了?”

李斯特这个腔调看起来是在揣测我的心意。我只好坦白,“三年前,舞会上有个骑士,我看中了她的血液。”

“哦,原来如此。我说你怎么突然想要开个舞会……”她点点头,若有所思,“怪不得你三年前不让我动小王子,是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差不多。”

我点点头,随后又问她,“出席舞会你想要怎么做?”

“不用怎么做,玛格丽特小姐,”李斯特忽然恭敬起来,仿佛此刻已是舞会时刻,“那位骑士归您,您为我安排好其他的一切,让她不要打乱我的计划就行了。”

“她知道了?”我疑惑地看着李斯特。

“我的城堡里有个奸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至于接下来怎么做,您这么聪明,定然知道。”李斯特穿上她的麂皮手套,手工织就的披风烫着贵族的烙印。她垂下眼眸,“既然国王陛下的骑士们都已经知道了我要篡位的想法,那么这次的舞会就是他最后的舞会。”

她攥好手中的佩剑,看着我:“您在想什么?那位骑士小姐吗?哦——”

李斯特一副欠揍的表情,若有所思。

“与其思考这个,玛格丽特小姐,”李斯特柔声说道,“不如先想想舞会上您要穿什么,才能引起那位骑士的注意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会需要考虑这些东西呢?

当然了,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我还是要做的。毕竟人类动心时候的血液最为滚烫,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当我得到那位勋爵的血液的样子。我会放弃自己的刺刀,将自己的崭新獠牙嵌入她温软的脖颈,我会亲眼看着鲜血汩汩流出,看她拥抱着我的双手滑落,而直到最后一刻,她的眼瞳中也只有我。最后她的怀中会放上一支新开的蔷薇,那是我尊贵的标志。

李斯特嘲笑我最终还是露出了魔鬼的本性,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对她统治人类的理想充满了期待,我自然也有想要满足自己欲望的念头。我一直在思考那个叫德库拉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血统与魅力,能让我对她提起兴趣。人类是十八岁成人没错吧?三年过去了,她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人类和吸血鬼不同,魔鬼总是一成不变的,人类拥有生老病死的能力,对我而言,这是身为人类唯一的魅力所在。

我从城堡塔尖的玻璃望出去,月色浮到了塔尖,一缕银色的光洒落到城堡中,这个夜晚漫长而缠绵。李斯特不厌其烦地试着她的装束,而我则曲腿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刚刚还未看完的圣经。

「我所见日光下的一切 都是虚空 都是捕风。」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撒旦啊。我是你虔诚的子民,若你亲吻我,我将再次为你献上无尽的黑暗。

我感觉到自己尘封了多年的,流淌在我身体中的恶魔的血液,终于再度苏醒。


城堡外的月色朦胧,李斯特已经沉睡在她华丽的棺材里。她的猫头鹰在我的桌前“咕咕”地叫着,像极了李斯特化作猫头鹰的样子。这只吸血鬼是有多自恋啊……

可是猫头鹰的眼瞳却让我想起了那个人。我没有见过猩红色眼瞳的猫头鹰,正如我从未见过拥有这样眼瞳的人类一样。毕竟这样颜色纯正的眼瞳,在吸血鬼家族中,除却我早已老去的父亲外,只有我才会有。

这让我再次感受到了那个人的特别。

她还有个名字,叫什么来着——

“戴萌。”

舞会的场景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曼妙的音乐,金碧辉煌的宫殿,那个人迷人的笑容。我勾起嘴角,魔鬼的獠牙长出了我的嘴唇。



而不远处的森林中,十二长老的传信使者骑着他的马匹,加紧了赶往城堡的进程。他的铠甲哐啷作响,逐渐和夜风混合在一起,成为了森林交响曲中的一个厚重刺耳的不和谐音。




TBC-



 
 
评论(4)
热度(34)
  1. 坂田桐茶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