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卡黄】丨如果只有我记得》

6 / 100%

1.

夏天又到了。

其实李艺彤不甚喜欢这个溽热沉闷的季节,如果额角有了汗,还得伸手拼命够到书包后侧找她放在那里的纸巾。而现在,此刻,她却顾不上这些。她飞奔在教室外的长廊,转身又登上几级台阶,两步并作一步,过道里的风卷作一团,从天台未闭紧的门里翻涌出来。

听说黄婷婷又回到学校了。

先前她和自己有过一场冷战,旷日持久到连李艺彤都忘记了确切的时间。两个人之间形同陌路,明明就坐在前后桌也不肯搭上几句话。后来是万丽娜和自己说的,有几次上课的时候,李艺彤的目光总会不自觉地挪到黄婷婷的身后。

直到被提醒道,“李艺彤你又发呆啦”“李艺彤老师看了你好几眼欸”,才停止住滞留的目光。

而面前的人自始至终也没有转身过来看她一眼,甚至刻意减少了需要回头的任何动作。

是到了那个时候才发现的。

李艺彤后悔地想道。

到了黄婷婷不似之前放下一点戒备,开始与她隔开距离时,才发现的。

绕过顶楼的台阶,盛夏的风落到掌心里又逃开。也顾不上身后的包的重量,只是加快了脚步,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见到她。

这个时候的李艺彤好像不像之前那样逃避了。之前一想到要接触到黄婷婷那样冷淡的视线李艺彤就会不自觉地想要躲避,能够不和她有过多的接触就绝不多纠缠一分钟。那时候的自己固执地以为任何问题经过时间的冲淡就会得到解决,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有问题就要及时解决,有什么误会也要早点解释。

所以李艺彤想和黄婷婷说的,说自己只是怕自己的热情会给对方带来什么困扰。

所以不是不喜欢,也不是害怕让别人知道。

她加紧脚步,推开天台的门一跃而上,天台只有一个人,眼神掠过她的刹那,李艺彤就再也忍不住藏在心中的千百次暗涌——

“婷婷桑!”

2.

是什么原因让李艺彤和黄婷婷冷战的呢。

在黄婷婷不来上课的第一个星期的周五,李艺彤整理抽屉的书时,桌角的书啪地应声掉到了地上。沉闷教室里的寂静被打碎。坐在角落的李艺彤愣了好一会儿,起身去捡起书,伸手去黄婷婷的座位旁边时,猛然想起来黄婷婷似乎许久没有来学校了。

记忆不甚清晰,但原因大抵就是一个温柔透顶的人偏偏对成天跟着她喊她婷婷桑的小朋友冷漠,哪怕是被感动到了,也只是默默地在她身后给她一个柔软眼神。

刚开始李艺彤身边的几个朋友还瞎起哄问她,李艺彤,你是不是喜欢上黄婷婷了。

答案当然人尽皆知。可李艺彤从来没有承认过,而是下意识地瞥着黄婷婷的细瘦背影拼命摇头,“没有没有。”

其实是喜欢的。

李艺彤做数学作业的时候,上课听见的空当,听见窗外的蝉鸣愈来愈烈,才会这样在心里想道。其实是喜欢,但是又不愿意诉说,生怕被对方厌弃。而众人的玩笑开得越来越难以控制,李艺彤偶尔会心惊胆战地叫她一句婷婷桑。

不应她的时候就叫阿黄。

再不应的话,就叫黄婷婷。

“我……是不是被你讨厌了?”

积累在心底的多少次失望终于被说出了口。

李艺彤记不清了,好像这就是她对黄婷婷说的最后一句话。那天下午天际积攒了不少铅灰色的云层,慢慢拢聚过来。雷声大作时,李艺彤看见前桌的黄婷婷收拾好了书包,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老师说她请了长假,但是没有谁知道原因。

黄婷婷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李艺彤最终也没有鼓起勇气问。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台的风温润而潮湿,像是即将要落下雨来。李艺彤站在天台的门口,看见她喊着名字的人转过身看她。黄婷婷的发丝飞扬在头顶,一双眼睛因为近视没能聚焦。她把刘海接掉了,看起来更有些大人的成熟模样。

黄婷婷应声回头的时候就知道是李艺彤来找她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莽莽撞撞地,好像要把自己的喜爱告诉给全世界。拒绝这样的喜爱事实上也要鼓起不少勇气。“黄婷婷回来了”,这样的消息,又是谁告诉她的呢。

李艺彤顾不及思考,也没有再在意黄婷婷究竟有没有回应她,就朝她走去。

“李艺彤。”

她终于听见对面的人喊她,不动声色的眼神下全是温柔。

“你别过来了。”

黄婷婷说道。

“我——很快就要走了。”

3.

李艺彤是有些奇怪的。黄婷婷刚刚才回到学校,没有去上课,也没有任何老师提到她。方才几个看见了黄婷婷去天台的同学也在和李艺彤提及时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噢,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哪个班的同学。”友人说道,“一身黄绿搭配,显色得很。但是眼神却又十分温柔,让人讨厌不起来。”

“是什么时候请过长假的人吧?想不起来了。”

不对啊。

李艺彤疑惑着,明明是自己班里的同学,明明黄婷婷的名字大家都熟知得很才对。

数学年级第一,出了名的学习积极分子,老师们最喜爱的课代表,是让大家都觉得温柔的存在。待在她的身后,光是看见她偶尔侧过头把卷子递给自己,都会觉得自己脸颊迅速升温。

是这样的存在。

李艺彤站在原地,一时哑然无声。

风声四下流转,落在耳边却像是一场风暴。初夏季节的镇上经常下雨,李艺彤感觉到了,似乎再过不久,两个人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就会被淋得很狼狈。

被她叫做“婷婷桑”的人也没有走过来,她被对方的一句话推拒在原地,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李艺彤想不通黄婷婷那句话的意思,但是也差不多猜到了。

“你……要去哪里?”惯常无奇的一句话被李艺彤反反复复地在心中揣度,最后终于问出了口。听说黄婷婷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总要四处飞,黄婷婷也总要跟着他们反复更换学校与住处。可之前听她说起过会在这里一直读到毕业的。

那么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婷婷桑……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才要走的吗?”

黄婷婷愣在原地,难以置信李艺彤会这样说。

来之前她原本下定决心只是要和李艺彤道别,不会说其他的话。

但最终还是改变了主意,“不是的。”

她记起李艺彤从身后递来给自己的第一张纸条,“很高兴认识你”,六个字端端正正地写在正中央。记起自己刚转入班里时紧张地自我介绍的时候看住她明亮的眼眸。记起李艺彤从各地搜集来了海苔放在自己的桌面。记起她难得没有含混着口音,郑重其事地对自己说了喜欢。

“是我的原因。”

“我要消失了。”

4.

黄婷婷不来上课的几天里,李艺彤是真的觉得对方和消失了一样。课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同学替黄婷婷的位置,所以就一直空着。空空落落的一个位置一遍遍地提醒着李艺彤,黄婷婷已经第多少多少天没有来了。

可同学和老师却似乎完全忘记了黄婷婷。

几次老师叫到班长,没人站起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重复一句“欸我们班怎么还没有选出班长”。明明班长就是黄婷婷。

几次和万丽娜提起黄婷婷,叫她婷婷桑的时候,万丽娜总要迟疑好久,最后问她一句“谁啊”。明明万丽娜知道黄婷婷是谁。

几次和别的班里的友人一起去买海苔,被问及“你最近怎么喜欢上吃海苔了”的时候,还是会觉得疑惑。明明友人从来都知道自己的海苔是要买给谁的。

她只是不在这里而已。却和消失了一样。

“你有没有发现,很多人都不记得我的存在了?”黄婷婷淡淡地问道,“当你提起我的名字时,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疑惑?”

李艺彤愣怔半晌。

的确是这样。

好像面前的人,一点点从周围人的记忆中消失了。

而自己呢,会突然在某个无风燥热的午后猛然从梦中惊醒,看见讲台上的老师正擦去刚写好的题目讲解过程,而自己只字未动。慌忙捡起笔的空当,会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究竟忘记了什么,也要思索许久,都不一定能够回忆得起来。这样逼仄的感受终于经由身体的某处神经传递至心脏。

却也会突然想起来。

“我喜欢婷婷桑。”

这样的话。

早晨李艺彤收拾着笔袋,晃晃悠悠地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忽然几个同学走过去,间漏出几句描述有个请了长假回来的同学的模样的话,又说那个人去了天台。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笑起来眼角都染着光,只是有些驼背。

猝不及防地。

好像想起记忆里有这样的一个人。

于是抵着睡意往天台跑去的时候,记忆才慢慢浮现出来。

“可是我记得……”

“能记得多久呢?”黄婷婷问道,“你也一定忘记过我的存在吧?”

李艺彤犹豫,想回答没有。

但是始终说不出口。

是有忘记过的。

忘记黄婷婷初来学校时候的淡然表情,忘记她接过自己递去纸条时的惊讶神情。

“为什么会这样?”李艺彤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黄婷婷低下头,阳光径直照射过她的头顶,发丝耀眼成一片,“我原本就不是这个时空里的人。”

“我制造的时空机器出了差错,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也正是因为这个致命的错误,我回不到原先的时空,而且最近以不可见的速度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

“李艺彤,这就是,我不肯靠近你的原因。”

此刻李艺彤在意的全然不是这些。

她在意的事是,她会忘记黄婷婷。她会忘记这个柔软的存在。

终于天际聚拢了云层,凉风习习,穿过二人几公尺的空间。李艺彤看过去时,黄婷婷的嘴唇翕张,她原本是要假装没有看见的。

假装没有看见黄婷婷对她说的那句话。

“李发卡,请你忘记我。”

5.

你愿意靠近我也好,不愿意也好。

我不会放手的。

二十三岁的李艺彤从梦里惊醒,按掉了一直在响的闹钟。

今天周六,醒来是盛夏时分,天气晴朗无风,她想出去走走。

刚刚醒来时,脑子里满是梦里的那个场景。盛夏的天台,一个类似蒙太奇的镜头,又将她带回自己高中的房间。那是她高中时候的记忆了,也不知道是从哪天起,自己房间里就贴满了写着一个人名字的字条。

名字的末尾,还会认真加上一句“不要忘记她”。

李艺彤把梦里的字句拼接,总算记起了字条上写着的是。

“黄婷婷。”

“婷婷桑。”

“阿黄。”

这样多的名字,这样温柔的你。

李艺彤,你千万不要忘记她。

字条上是这样写的。却实在不记得为什么当初的自己要这样做。她还花了许久清理贴满字条的墙面,第二天差点迟到。

洗漱完之后,她打算去学校附近的便利店买些东西。结果被大哥的一个电话打乱了计划,“李发卡你是不是忘了社团的面试?”

面试?

啊,记起来了。

大一新生刚刚入学,社团里还有个小面试,在教学楼,不远。她趿拉着拖鞋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在大学的时间长了,也就越来越不怎么注重这些细节。

之前她逃过几次面试,部长大人差点没把她这个副社长撤了。所以这次得听大哥的话,好好地去见见新生。顺便,也看看有没有长得好看的小朋友。李艺彤在心里盘算得细致,总算到了面试地点,大大咧咧地就迎着众人的目光走到陆婷身边落座。

“开始了?”

“……你这不是废话。”

“那接下来同学们的面试就交给我了?”

“行吧。”

两人说话的空当,讲台前忽然站上去一个人,眼角带着些笑,但是背微微有些躬。李艺彤和陆婷嬉笑着转头过去看下一个来面试的人,突然就愣住了。

她看见讲台前的那个人正在看着自己。

她心里忽然翻涌起一阵心酸,脑海中充斥着梦中的记忆。

她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初夏,两个人站着的天台。

“大家好,我叫……”

“黄婷婷。”李艺彤在台下哑着笑,陆婷转头看她,“你认识这个新生?”

台上的人也许是觉得奇怪,于是随着众人的目光一同注视着李艺彤。

“——黄婷婷。”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不明所以地回答道,“欸。”

“黄婷婷。”

“……怎么了?”黄婷婷蹙起眉头,看着李艺彤委屈地瘪起嘴,“你叫黄婷婷吗?”

“……对。”

黄婷婷歪歪头,忽然看见李艺彤抬手去擦眼角的泪。

多年前的那个天台上,你就这样消失在我的面前。连带着我的记忆一同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所有人都不记得你了,所有人都不记得你的存在了。

李艺彤淋着初夏的大雨,泪水在雨里含混地分辨不出来。她第一次逃课回到自己的家,飞速地在抓起房间里所有的纸张记下对方的名字。

她听见黄婷婷说的,“没有人会再记得她。”

她问黄婷婷,“如果我还会记得呢?”

“时空扭曲后我也许还能够回到这里,但是这种几率为几百万分之一,而能够记住我的几率,也基本为0。”李艺彤听见她说的,“就算我回到了这里,你也不会记得我了。”

她当时说了什么?

李艺彤看着台上人熟悉的脸庞,忽然滚下两行泪。后来她逐渐忘记了黄婷婷,可是每晚都会做一个同样的梦,几年来从不间断。

她记得自己当时说的是——

“我不会忘记你的。”

婷婷桑,哪怕是所有人都忘记你了。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END.

 
 
评论(2)
热度(158)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