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珂蕾】丨Dear you》

#珂蕾

不好好跳舞的谢蕾蕾被超级凶的学生会主席陈珂在翘课路上抓了个正着,想想也是挺惨的。而且这位主席大人偏偏之前不知道从哪掌握到了自己的课表的信息,自己该在哪儿上课她全知道。本来这也没什么才对。谢蕾蕾安慰自己道,可是陈珂怎么会主动来找自己呢?

谢蕾蕾看看走在自己前面一脸冷漠的陈珂,忍住了想要上前拉住她衬衫一角的念头。难不成陈珂是因为怕文艺汇演上自己的独舞出什么差错,才想到要来监督自己的吗。谢蕾蕾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准备趁陈珂一个不注意开溜,结果下一秒就被前面的人一句话给吓了回来:“谢蕾蕾。”

“啊?”

陈珂看她眼神不对,“怎么了?”

她怎么会看透自己的小心思。谢蕾蕾摇摇头,面前的人向来一副冷淡表情,整个学生会她只对自己避之不及,以至于大家都猜测主席和身为文艺部部长的自己是不是曾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过节。

当然不是了。

偶尔谢蕾蕾也会在意别人嘴中的那些所谓她与陈珂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心想你们又不是我怎么能知道我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要被陈珂领回练习室自然是有些不悦,再加上这样一来被老师记住了,下次翘课不就不方便了吗。谢蕾蕾越想越难过,为什么我遇见的人会是她啊。

“……没……”谢蕾蕾终于打算回应时,没有迎着陈珂直勾勾的目光,一个没稳住就踩着她那几厘米高的鞋要往台阶下滚。

“喂!”

陈珂一声惊呼。

我不叫喂!谢蕾蕾咬牙切齿,丝毫没有想过几秒钟后她就会摔得很惨,还是在陈珂的面前。当然谢蕾蕾在情急之中脑海里迅速闪现了几个玛丽苏场景,心想这人再怎么直男也不会不来拉着我吧。

果然陈珂在谢蕾蕾摔倒在地后迅速赶过来朝她伸出手,一副关爱中老年人的孝顺表情,在谢蕾蕾看来却更像是憋笑,“你没事吧?”

“……”

陈珂,没救,鉴定完毕。

幸运的是刚刚摔倒的时候谢蕾蕾没有感到太疼,不幸的是。

触碰到陈珂的掌心的一刹那谢蕾蕾有些害怕了。她向来对触碰一类的事敏感至极,但是犹豫几秒后,她还是伸手轻轻扣住了对方的指尖。

不幸的是,谢蕾蕾发现自己的脚扭到了。

“嘶……”

“扭到了?”

陈珂觉得不对,谢蕾蕾起身的时候些微倾身过来,她依旧冷着脸保持距离。只是被自己扶住的人蹙着眉,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疼?”

“不疼。”

“你就是疼了。”

陈珂语气笃定,“今天别练舞了,我带你先去医务室。”

谢蕾蕾没同意,就被身旁的人拉着往医务室的方向走。认识陈珂的第二年盛夏,她的掌心依旧微凉,并且牵一个女生的时候依旧没能习惯十指相扣。偶尔有燥热的微风拂过,谢蕾蕾就不会经意间想起前一个夏天初次见到陈珂的时候。

两个人在逼仄的学生会办公室见面,大家排排坐,一个个笑脸相向,互相介绍自己的身份。新升任的各位部长介绍完毕后,谢蕾蕾小心地用掌心扇风,房间里不透风,空调刚开起来没有能够冷却下不流动的空气。脸上没有丝毫笑意的陈珂扫了一眼谢蕾蕾,随后起身认真说了句,“大家好,我是新升的主席,我叫陈珂。”

女生刚开口的时候谢蕾蕾没能听出来她是来自哪里。可能是那天太热了,连意识都变得模糊不清,记忆也连带着像是蒙上了一层水汽难以辨认。后来再听到陈珂的名字,除却学生会里的事以外,就是张琼予偶尔会和她交接文艺部的文件外谈起那位意气风发的主席。

谢蕾蕾也时常注意到陈珂奔波于各个年级之间,看起来学生会的事还不少。偶尔从高二楼上往下望,支着下巴随意一瞥也能见到那个忙碌的身影。刚开始她就注意到了,这个叫陈珂的女生还蛮有责任感的。而且……而且什么呢。

听自己部里的小孩子们说,主席经常会给她们买糖吃。又或许不止是自己的部里,别的部里也是这样。看起来是个温柔的人。

谢蕾蕾这样想道。

但是以前究竟为什么会这么想啊?谢蕾蕾被硬拽着一路溜到了医务室,身旁的人扶着自己的手稍稍用劲就疼,不过想来陈珂自己应该也没有发觉。谢蕾蕾觉得主动搭话有些不太好意思,也就一直忍着没说。

才不温柔。陈珂去敲医务室的门,看着她挺直的背影想道。

也不招人喜欢。返身回来又牵好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带进房间的时候想道。

直到医生替自己的脚踝上好了药,有事出去了,两个人也依旧没说上什么话。只是刚刚医生问起,陈珂淡淡地说了几句“嗯,她自己摔的”“过两天就是汇演了,要紧吗”“没事就好”。也没有扭过头来再问自己疼不疼。

谢蕾蕾没有说话,医务室里又闷又热,她看陈珂找了半天的遥控器,结果以失败告终。空气迅速升温,让谢蕾蕾恍惚以为回到了去年夏天。

知道谢蕾蕾告白陈珂失败后,阳青颖用尽了各种办法安慰处于情感低谷的谢蕾蕾。安慰了几个小时她才后知后觉地问一直在发呆的谢蕾蕾:“你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陈珂?我怎么不知道?还告白了?你不是一直很害羞的吗?”

一直很害羞这句话是陈珂说的,阳青颖也记不起来是谁和她说过。她看谢蕾蕾半天没有回应,摇摇头痛定思痛,“难道,直男真的更有魅力一些吗?”

谢蕾蕾当然没有意识到陈珂原来是个惊天直男,她对自己倒是很自信,只是陈珂似乎都没有怎么认真看过她的样子。除却和自己还没有怎么熟悉起来的拘谨,谢蕾蕾倒是觉得陈珂是在刻意躲避自己。就连和她一起去部门里分发文件时,她也不怎么和自己搭话。

不过即便如此,内心的那种悸动最终也没能被谢蕾蕾压下来。

于是某个燥热的午后,只有两个人待着的学生会办公室里,谢蕾蕾终于完成了文艺部汇演的策划方案,看着桌面那头的陈珂整理手中的书本,淡然的侧脸透着几点漏进房间的光线。

“陈珂。”

“嗯?”过了许久,陈珂理好书本放进自己的包里,才淡淡应道。

“我喜欢你。”

为什么会喜欢她。谢蕾蕾的手抖得厉害,心跳一遍遍响进耳朵,像是飞机起飞时的轰鸣。她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但是又觉得轻松,问题抛出去后,需要作出选择的就是对方了。

而自己只需要等待一个回答。

现在光是想想就觉得尴尬。谢蕾蕾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真是愚笨至极,当然加上陈珂当时愣着看了她许久,还一脸认真地反问她:“为什么会喜欢我?”

这个时候。

谢蕾蕾没有来得及听接下来的回答,就怕得拿上自己的策划案匆匆忙忙逃了出去。

所以她对现在这样单独相处的时候还是有些后怕的。只是这次她没有了能逃出去的机会,于是只好准备和陈珂两个人干等到自己差不多能走出去的时候。她悄悄抬头去看陈珂,对方背对着她坐在床上,抬手解开了一颗衬衫的纽扣。但是并不能降温。

谢蕾蕾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既然说出口了就得要得到一个答复,但是又犹豫不决,于是清了清嗓子,支支吾吾地想要说点什么。没想到坐在床上的人一个激灵站起来看她。

“陈珂。”谢蕾蕾憋笑,“你干什么?”

“我……快上课了,不如我先送你回去。”谢蕾蕾看她凑过来要扶自己,犹豫了一会儿,看见陈珂红着耳朵弯腰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的时候,轻声又叫她的名字。

“陈珂。”

“……嗯。”

陈珂伸出手,谢蕾蕾没有接。

“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嗯。”

“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吧。”

“一年。”陈珂回答。

“……这不是重点。”谢蕾蕾蹙眉,忽然看见陈珂俯身过来扶住她的腰,她的气息落在自己脸颊附近,“我是想问……”

谢蕾蕾被陈珂拦腰抱了起来,“可以。我们先回去。”

她愣了愣,没有想通陈珂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光是对方抱起自己的那个当下,自己耳边所有声音就都消失了。

“我说,谢蕾蕾,我也喜欢你。”陈珂对怀里的人说道,谢蕾蕾分明就是脸红了。她以前和谁说过的?谢蕾蕾很容易害羞。看来自己的观察没有差错。

这句话我去年就想告诉你了。

亲爱的谢蕾蕾,我希望你下一次要认真听完我的话,然后不要走了。

 
评论(6)
热度(59)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