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天体观测》

#恋爱Project-2

#【BGMhttp://url.cn/5hmDEad

///

“听说今年的十月下旬,A镇可以清楚观测到猎户座流星雨。”

戴萌听见坐在身后的莫寒这样和她旁边的人说道。

///

傍晚5:50,莫寒从民宿的房间里出来,刚好看见走廊尽头的落日斜洒进来的余晖。上午才下过一场雨的小镇,空气清新,让人有了留下来长住的欲望。她听说这几天小镇这边是观测猎户座流星雨最好的地点,于是在学校请了假,单枪匹马地扛着一堆仪器出来打算观测流星雨。

民宿是二层楼的结构,走廊尽头有窗,风就从那里漏进来。民宿的主人是位老婆婆,看起来面容和善,还请人帮自己拿了行李,又问自己是不是哪里的学生过来了。

“过来镇子上是要做什么呢?”老婆婆的声音温和,介绍自己的屋子时带着笑意问她。

莫寒却在发呆,意识过来的时候赶忙回答,“在学校里听说了镇上可以观测到流星雨,就请了假过来,想要看一次。”

老婆婆颔首。

“可是这几天也许要下雨哦。”

趴在扶手上发呆的时候她听见门不适时地“吱呀”一声,她应声扭头去看房间里出来的人,下意识地有些好奇。这个时候来镇上旅行的人不多,老婆婆轻声同莫寒介绍着楼上的另一位住客,“她呀也是前几天才订的房间。刚好就剩这两个房间了,你们俩还真及时。”

“是啊,很及时。”

从房间里出来的人突然应道,莫寒看见那个立在余晖里的人影,光影斑驳落在她的肩头。莫寒一惊,皱着眉头,“……你怎么会来?”

戴萌低头站在二楼的长廊,扶着栏杆没有同莫寒解释,只是眉眼里含着笑看她。

这是莫寒几个月后第一次和戴萌说话。

莫寒甚至有些松了一口气。只是她看着楼上的人朝她笑,忽然就觉得自己很狼狈。老婆婆意识到她们认识,于是就接着介绍了几句民宿里一些器具的使用,以及镇上的一些景点。

“那你们好好玩噢。”说罢老婆婆又加上一句话。

“……不是的,我和她并不是同行。”莫寒犹豫了许久,还是说道。

“谢谢婆婆,我们会好好玩的。”

结果楼上的人倒是接的也快。重音也放得准。

老婆婆只是笑着没有说话,轻轻点头就出去了,留下她们两个人一个站在楼上一个站在楼下。楼上人的轮廓有些模糊,晕着一些奶白色。莫寒回忆起几个月前与她的那次触碰。几个记忆的剪影一直都藏在她的心底,等到又和楼上的人对上视线才又砰然炸开。

///

说起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戴萌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每次在辗转反侧的时候,莫寒就经常会想到这样的问题。且不说莫寒的喜欢隐忍有度,就是她大胆热烈,戴萌也是属于无法揣摩透女生心思的那种类型。相遇时两个人都是天文社的成员,一个是被感兴趣的朋友拉进来的,另一个则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几次感慨那个人怎么连社内的文件也不好好看下来,某个无风的夜晚,莫寒拿着手里的望远镜带着些不耐教对方该如何使用时,看着她垂下眼帘看自己的某一刹那心里忽然就萌生了某些东西。

“莫寒?你在想什么?”戴萌眨眨眼睛,“我们爬了这么多层楼,总应该看到冬季大三角了吧?”

“……你傻吗?冬季大三角在哪里都能看到。”她别开视线,“只是有能不能得到更好的观测这样的区别。”

不应该的。

起初把戴萌当做了朋友,和她一起打打闹闹。可后来不这样了。莫寒深知自己不是容易动心的类型,不喜欢幼稚也不喜欢别人伶牙俐齿地开玩笑,总之应该是一直刻板严肃下去,可是偏偏就遇见了戴萌。

有时候不够成熟,还偶尔逃课,天文社的文件从来不看,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北斗七星的位置。讲话的时候大大咧咧风风火火,做起事来虽然有些粗心,但也会出乎意料得有责任感。

是这样的人。

莫寒一直是个喜欢星星的人。她喜欢温柔的东西,星星连在一起组成的一条发光的银河很温柔,落在身上的星光很温柔,说自己眼睛里有星星的戴萌也很温柔。其实她眼睛里也有,只不过莫寒从来没有说过,而是放在了心底。

是自己的习惯使然,喜欢观察惯常无奇的人与事物,普普通通地坐在自己前面的戴萌就经常是她观察的对象。时间长了也会发现戴萌与众不同的点,她其实一早就发现了。

戴萌不喜欢触碰别人。

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了,也会猛然抽回手,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

“今晚视宁度不是很好,可能看得不会很清楚吧?”戴萌放好望远镜问道,“我术语没用错吧应该……”

“怎么会呢让我看看,”莫寒皱起眉,按理说今晚应该能观察得比较清楚才对。戴萌侧身给她让了个位置,腾出手的空当扶住了一个趔趄没有站稳的莫寒。

触碰到莫寒的那一刹那,戴萌就愣住了。

“莫寒。”扶住她的人握着她的手,音调转而犹豫。莫寒从镜孔里看出去,没有注意到身后人的话语,“视宁度一般,可以看见青白色的天狼星。同时能够观察到大犬座的其余四颗星。”

戴萌顿了顿,又喊了她的名字。

其实可以观测的不止有天空中的星星。

“莫寒,你……”

“你愣着干什么?今晚还有观测任务呢。我指给你看,那里,”莫寒拉起戴萌的手指了指望远镜里的方位,“就是猎户座α星参宿四,处于整个冬季天空最壮丽的星座猎户座,同时也构成冬季大三角最后一角。”

戴萌顺着莫寒拉着自己的指尖,看向遥远星空的那颗亮色的红色超巨星,低头和莫寒说道,“我不喜欢和别人触碰的。”

莫寒咯噔一下。

忘记了。

她尴尬地抽回手的同时,听见戴萌又和她说道。

“也不是不喜欢触碰。如果对象是你的话,就可以。”

“因为我可以……”

“因为,如果我直接触碰到别人的话,就可以连通到对方的思维。”

有点凉的风吹过,莫寒只要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戴萌眼中的自己。

“就是说,我可以读心。”

话语里的几个字飘飘然落进自己的心尖,莫寒皱眉看着若无其事打开星图准备观测另一颗星星的戴萌轻声问道,“你喜欢我吧?”

///

莫寒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生气。她尝试过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地想要去和戴萌打招呼,但一想起那晚天台上她仅仅是触碰到了自己的指尖,便了解自己一直以来隐忍的心绪,就没办法再和从前那样和别人轻描淡写地提及她的名字。

可怕吗?

是有的。假如身边有人光靠触碰就能看透自己的心,得知自己心底的一切,这对莫寒来说是有些可怕的。她怕戴萌了解自己弱小的一面,怕戴萌知道自己面对她时所拥有的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情感,也怕戴萌知道其实自己也有不为人知的一些习性。

朋友之间不能分享的秘密,又或者是曾经对恋人也有隐瞒过的想法。

但那时她气愤恼火,觉得自己的所有都被对方偷窥了一般。

“可是我也控制不了……”

现在想起来戴萌的这句争辩,又或许不是争辩,是事实。莫寒忽然觉得是自己想错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戴萌才会不喜欢触碰别人。

那晚天台的风应该很冷吧。

///

莫寒不怎么喜欢出外,再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已经是第二天傍晚。昨天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戴萌应该是临时决定要来的,一路上的颠簸一定超出了她的意料。

傍晚戴萌从隔壁房间过来约她出去逛,口吻如同两人从未有过冷战。莫寒有些恍惚,但还是答应了。她回房间拿了件外套,又闭眼深呼吸了一会儿才一副轻松的模样出去。

夜还没有很深,莫寒刚刚坐在房间吃了沙拉,所以觉得不是很饿。倒是戴萌哀嚎着要去外边找家店吃晚饭。

民宿里没有吃的。莫寒还以为她知道。

“怎么要来这里?”莫寒双手冻得不像话,一直蜷着缩在口袋里。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到戴萌的耳朵里,像是初春的柳絮一样轻盈,“学校里还有课。”

“嗯,请假了。”戴萌手上拿着刚刚在路边买的糖炒栗子,夹在手里剥了好几个也没吃,热气腾腾地氤氲在眼前。

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莫寒也就不再追问。低头看路的空当,旁边伸过来一个掌心,“呐。”

戴萌刚刚剥好的栗子。

“冷不冷?”

“……还好。”莫寒没有推拒,难得乖巧一回从戴萌的掌心里挑出一粒栗子。有些冷的空气里栗子还没有完全降温,拿过来还有余温。

“好吃吗,我亲自剥的。”

莫寒觉得好笑。

“栗子不都是一个味道吗。”

身边的人看着她笑起来,莫寒看过去时,依旧能看见她眼瞳里满满当当地装着自己。一并带着欢欣愉悦,柔和神情与有些冷峻的五官有些不搭,“当然——不是了。”

语气被戴萌刻意拉长,末了还带着些奇怪的音调,莫寒被逗笑了。她伸手出来哈了几口气,十月下旬的天已经可以看见雾气,冰凉的空气接触到一点温暖就雾化成了一团白色。戴萌认真看着身旁的人,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道,“其实我这次出来,是想看看猎户座的流星雨。你说过的。”

“想和你一起看。”

///

傍晚陪戴萌吃过饭后,莫寒就开始准备器材,打算去那个老婆婆那里打声招呼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敲开了戴萌的门。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多少话,戴萌先前就闷声不响地接过了莫寒手里的望远镜,轻声问她要去哪里。

“镇外的大桥旁边,有块空地。我们去那里。”

“好。”

莫寒从小到大没有走过多少夜路,喜欢宅在家里的缘故也很少见过夜里的城市。几盏不甚明亮的路灯横亘在大桥的两头,远远地看着,倒也像天上的明星。旁边的戴萌打了手电,光源毛茸茸地散着亮,在莫寒难以定焦的眼中有种特别的美感。

通往空地的路还没有完全做好。往另一个方向走,泥泞的地上杂草丛生,从桥头往下,有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往下的路有些高度落差,戴萌先带着器材踩下去,才想起莫寒还在身后犹豫。她回头看了眼莫寒,顿了一会儿朝她伸出手。

莫寒带着些落差的视线降落到戴萌的掌心,思索了片刻,把自己的手递给她。跳下来以后戴萌若无其事地问,“不怕了吗?”

“啊?”

“不怕被我,……偷窥了吗?”

莫寒想了想,走在戴萌身后,看着她瘦削的肩。望远镜被她架在身上,看起来终于有副天文社成员的样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怕吧,毕竟要将自己的全部交付给面前的人,所以还是有些推拒。但是仔细想想后,自己心里最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也许就是名为“喜欢”的那份心意了吧。

“不怕。”

两个字被身后的人用力地说出了口。

到了空地以后天色有些不妙。云层拢聚过来的速度超出莫寒的想象。老婆婆是有说过这几天也许会下雨……看来还是少算了一步。等到戴萌支好望远镜后,远处微弱灯光下,云层已经越积越深了。

“要下雨了。今晚可能看不到流星雨了,”莫寒拍拍戴萌的肩,“我们先回去吧,万一待会儿真的下雨,……”

“现在回去吗?”戴萌皱着眉,“可是你一直想看,再等一等吧。”

“现在这么晚了下雨我们也没地方躲,夜又深,还是……”

“再等一等。”戴萌轻声说,“再等一等。”

莫寒有些奇怪,但没再做要回去的打算。两个人站在夜幕里冷得发抖,原本丝毫没有好转的天色忽然就变成了晴空,戴萌说罢后,几片乌云笼罩的地方豁然开朗。遥远天空高阔而寂寥,月色在夜幕中显得清冷。乌云还没有散尽,莫寒耐心地等在戴萌身边。

戴萌看着手电的光落到莫寒的脚边,立冬过去很久了,她还露着脚踝。她关了手电,周遭霎时暗下来。冬季的夜晚冰凉刺骨,莫寒是有些怕冷的,现在她就冷得不行了。戴萌把手电揣到口袋里,跨到莫寒的身边把她裹进自己的外套,“好点了没有?”

“……”

外套里温暖的空气中,充斥的全是对方和自己的心跳声。

“嗯。”

过一会儿莫寒忽然听见戴萌提醒道,“可以了。”

“可以什么?”

莫寒从戴萌的外套里探出头,夜幕里霎时有了光亮。适应了黑暗后,能够明显观察到天空中的变化。发亮的碎片划过晴朗夜空,刚刚还压着云层的背景被映得剔透,这时候耳边甚至像是能听见那些碎片滑落气层的声音。

从前莫寒还没有了解过流星雨的时候,一个人爬到了屋顶,发着抖坐在天台看了一晚的天,也没能看到想象中的画面。这是她第一次观测到了肉眼能见的猎户座流星雨,和戴萌一起。平静又浪漫。

戴萌看她没有反应,于是俯下身,轻轻说了句“许愿”。

莫寒忘记了。先前查过不少关于观测流星雨的资料,偏偏就忘记了什么时候许愿才是最佳时机,能够百分百成真的那种。

她看着身边的戴萌,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掌心,“我许好啦。”

戴萌愣了愣,通过能力感知到了她心底刚刚浮起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

一句根本不算许愿的话语落在戴萌的耳边。

她回握住莫寒的手,笑着拉过来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同她说道,“我也许了同样的愿。”

///

得知他人思想也好。让你得以看见最绚烂的十月夜空也好。

这些能力不过是我遇见你的一些铺垫。

戴萌忽然唱起了歌,几句她中意的歌词,唱给了怀里的莫寒听。

“我就是雨,你就是云。”

“我跟着你,哪儿也不会去。”

几千几万米外的天空,那些星体碎片散落在气层当中逐渐消失变暗。

总有一粒流星,能够听见一些愉快的歌,以及微不足道的愿望,然后在黑暗夜空中熠熠生辉。



END.



#1111快乐 今天谈一场恋爱吧:)

 
 
评论(2)
热度(87)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