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珂蕾】丨偏执(一)》


[1.]

完了。

陈珂从床上一个翻身起来,伸手去摸放在床头的手机。这都十点了,怎么郑丹妮也没来喊自己起床去练舞?

陈珂坐在床上,脑袋嗡嗡地响,可能是昨天庆功宴玩得太过,骨头里都泛着酸。来不及多做思考,陈珂想着还是赶紧去洗漱然后集合吧,不然又要被老师骂了。

拿着手机从床边腾地站起来的时候,陈珂一脚踩到了床旁的玩偶。


陈珂拎起那个玩偶端着看了半天,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忽然叫出了声。


[2.]

冬季刺骨的寒风转换成了有些不太真实的暖,身上没有了厚重棉衣的感觉。陈珂慌慌忙忙地背好书包,手上夹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往记忆里的那条路上赶。

怎么会呢。

陈珂赶上公车后钻到了角落找个位置坐好,心里还是止不住地疑惑。挠挠头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明明昨晚她还在公司年会上唱唱跳跳,身旁的人同她一个不经意间接触的温度也都还留在指尖,怎么今天一醒来自己就变回了高中生。

太令人难过了。

这不就意味着自己的人生要重来一次?


但还是能记起来些什么的。

陈珂歪着头,公车停在学校门口。下车以后她就直冲冲地迎着盛夏的温度往教室跑,额角的汗一滴滴滑落下来。那年的天气预报好像说,开学这几天正好连续高温。蝉鸣挨着蝉鸣声连续不断地从家里漫延到了学校。

比如教室在学校操场旁那栋重新刷了漆的教学楼里,绕着楼梯一圈一圈拾级而上,走廊的另一个尽头就是。比如班主任是个戴着一副超厚眼镜的中年妇女,总能逮着各种时间进行学习与生活的教育。比如开学的那个午后,学校广播了陈珂曾经喜欢过的一首歌,她就是这样哼着歌去的教室,现在反而变得急急忙忙,毕竟离通知书上规定的时间只剩几分钟了。

还能想起来什么?

陈珂没再多做思考,直直地往教室跑。

楼上有人在打闹,忽然有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从二楼往下看。陈珂抬头的时候模模糊糊地看见楼上的人,可惜没怎么看清。


铃声响到第三声的时候陈珂赶上了班主任宣读学校规定的时间,轻手轻脚地在老师的目光下迅速走到空位坐下。老师没变,依旧是那副估计什么也看不清的眼神。座位也没变,不过上面没有了自己无聊时用铅笔画的几个小人儿,只有上几届学生留下的刮痕。陈珂把包里的书一股脑地塞进抽屉,抬头平息心跳时,看见了前座同学侧过来的半张脸,像是在认真思考老师的问题。

陈珂愣了愣。

随后她脱口而出了一声“谢蕾蕾”。

前座女生犹豫了片刻,皱着眉回头看陈珂。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3.]

不会不知道的。

怎么会不知道呢。

前座的谢蕾蕾应该是怕被老师看见,就没再追问陈珂。

陈珂摇摇头,记忆还停留在昨天公司年会她们坐在同一个长桌上,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被分到了一块儿坐,气氛暧昧又尴尬。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各顾各的聊天,也没有搭上几句话,旁边几个人看了也不觉得奇怪,说毕竟是前男女友的关系。接下去的几句话隐隐约约地被陈珂听见了,但也没有多少在意。

随后大家吵吵嚷嚷着说要去唱K的时候陈珂原本是想和郑丹妮说自己要回去休息了,却被大家几番说服,最后被捉去唱了几首歌。最后几人在K厅里合唱了几首老歌,笑着跳舞,好像有谁起头说要跳有点甜,陈珂就被莫名其妙推到了K厅的中央。

陈珂觉得奇怪,皱着眉头带着些尴尬的笑,“别吧我不会跳这个……”

前奏响起,陈珂身旁忽然出现了个人影,她侧过一些头回去看,发现是谢蕾蕾。

混乱的人声中,谢蕾蕾用了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提醒她道,“你会的。”

“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跳。”

“可是后来你忘了。”


两个人曾经的故事被许多人记住,却被当事人忘记了。陈珂直言自己害怕他人直接表露的心意,所以选择了远离。那个当下陈珂是有过一刹那的犹豫,却在前奏结束后牵住了谢蕾蕾的手。


“我没忘。”


现在陈珂从犹豫转而变得疑惑。

因为她不记得谢蕾蕾出现在自己的中学生活过。


TBC-


 
评论(8)
热度(24)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