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天真有邪(3)》

#恋爱Project-3

#BGM【http://url.cn/5zlVfaF

# 要是有很多专业方面的错误也请饶了我吧【🐒

/

晚上莫寒没有做饭,两个人就着披萨看了一场电影。房间里有早几个月莫寒就堆在角落的放映机,买来一直没有用过。放映碟是刚刚发行的,感人的迪士尼动画投在房间的一面墙上。戴萌从前泪点低,但是还是得承认莫寒的泪点似乎更低一些。

虽然嘴上说着我没哭却还是接过了戴萌递过去的纸巾。

莫寒认真看着电影的内容,戴萌却有了些倦意。她轻轻回头看了看身边的莫寒,心想她还是和从前一样。莫寒没有坐在离她近些的地方,而是刻意保持了距离。

很快电影放起了片尾曲,莫寒扔了手上的纸巾打算去关了电影,“结束了,我也该去工作了。”

莫寒低头收好影碟,关了放映机后准备去客厅写方案。

戴萌一怔,“你不休息吗?”

莫寒眯眯惺忪的眼睛,抬手揉揉自己的头,“嗯,我得赶紧拟好合同方案,抓紧填补公司资金的漏洞。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

戴萌曾经认真收藏过关于莫寒的习惯,仔仔细细地记在手机备忘录里。偶尔就会翻出来看看,从各种细节更加了解莫寒一些。比如想睡的时候就会揉眼睛,揉头发的时候就是累了。她连续两天在外面和别的股东交涉,再加上熬夜写方案,估计累得不行。

公司面临难关时不少高管层面的人纷纷跳槽,没什么留情面的余地。莫寒到现在身边除了助理李宇琪,的确不会有谁可以和她一起度过这次收购的难关。

戴萌看着莫寒转身准备去拿文件,起身走到她身后拉过她的掌心,双手合在一起时莫寒心里一动。转头正要问戴萌怎么了,一个吻轻飘飘落在她的唇角。

“一直忘了说,我想你了。”戴萌凑到莫寒耳边,用耳语同她认真说道,“你去墨尔本三年,我看了你不止三十次,可是都不敢靠近你。”

莫寒没有松手,小心翼翼地侧过头点了点。戴萌此时将她圈在怀里,语气轻柔,稳重的模样和从前大不相同。她恍然地想起从前的戴萌,忽然觉得很遗憾没有好好陪她长大。

“……好,我知道了。”

/

戴萌问莫寒要了策划案的草稿,熬夜写了一晚上。莫寒起初有些不放心,但是看她认真的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忙了几天她确实也很累了,和戴萌说了句“不用弄得太晚”就回了房间。

写策划案时戴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她看了一眼屏幕神情霎时凝重起来。是许佳琪。公司和父亲自然等不了对A集团的收购,而且戴萌还不是她父亲公司中的正式股东。父亲只给了她一个非董事会成员的职位,却交给了她这项任务。这实际上就是戴父为了在戴萌顺利完成任务以后给她拉拢公司的重要股东,做好接管公司的准备。

她的父亲说过,只要A集团到手,戴萌未来就会是公司的绝对控股人。

戴萌一时想到父亲之前和她说过的话,出了神,等到许佳琪第三次在电话里喊她戴总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不用这样叫我,我还不是公司正式的总经理。”

许佳琪思忖再三,“戴董事长说只给您两周的时间,您现在进入了A集团,究竟想要怎么办?”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你不用担心。父亲交代我的事我会完成,但是我不希望他或者公司的其他人插手这件事,麻烦你转告他。”

挂断电话以后戴萌没有多想,又开始了手头方案的修改。方案草稿有许多不足,她看过父亲参与过类似的活动以及合作,案子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但是一直都想不起来。

太急了。

戴萌低声说道。就算现在帮助莫寒度过了这一关,她手头的不少合同也依旧有许多漏洞,合作方显然是看莫寒尚年轻,遇事的经验不足,就用些老方法在合同条例里做些不明显的错误。先前的法律顾问看来也是在其位不谋其职,没什么用。

莫寒去墨尔本留学时戴萌在国外的商学院进修过一年,虽然所学的知识不足以实践,但也还有些用处。

但是这样就太急了。戴萌想要留在莫寒身边的时间再长一些,因为她知道再过不久,自己就要面临一场恶战。

她关了电脑,电脑屏幕一下子暗了下去。暗掉的屏幕上是戴萌神色凝重的脸。她看了看莫寒房间的方向,起身慢慢走过去。

房间里是熟悉的气味。这么多年莫寒依旧没变过,熏香微甜,和她一样。莫寒床头的灯带着些微弱的亮,莫寒手上握着一纸合同,大概是刚刚她也没想着要睡。

结果现在睡着了。

戴萌凑过去一些,替莫寒拨开脸旁的发丝,轻轻勾到耳后。

就这样就可以了。戴萌小心地攥着莫寒的手,看见她睡着时候眉毛也是拧在一起,就抬手替她抚了抚眉角。心想我就这样陪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你其实可以不用那么累。戴萌的眼神里多了些心疼,我不想要你那么累。

戴萌坐在莫寒的床边,把莫寒裸露在外的手放回被子,替她掖好被单一角以后伸手关了床头的灯。

/

莫寒第二天醒来看见戴萌支着脑袋坐在床边安静地睡,有些惊讶。她抬头看看落地窗外还悬着清晨的月亮,本想轻点下床去准备早饭,却吵醒了身旁浅眠的人。

“你醒了?昨晚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莫寒轻声问。

“策划案写的差不多了就想过来拿给你看,结果你睡着了。然后我也睡着了。”戴萌一脸真诚。

“那我去做早饭。”

“好的,吃完我送你去上班。”戴萌起身,忽然抱住面前的人,替她理好刚睡醒时杂乱的头发。莫寒听见戴萌低头说。

“早安。”

/

公司里的人都不太清楚新来的法律顾问是什么来头,首先她和董事长一同来上班就非常有问题。二来她似乎一点也不怕董事长。平时戴萌也不怎么来公司,甚至不过问任何法律文件的问题,看起来随意又没什么担当。

但是也没有谁提出疑问。

戴萌送了莫寒来上班就说要回家去继续修正策划案,让她先忙其他的事。而身为助理的李宇琪则是觉得奇怪,她很少看见董事长会笑,尤其是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戴萌看莫寒要回头进公司的时候忽然朝她招了手,笑得开心。

李宇琪往门口看了几眼,原本想要和董事长交代这几天要做的事,看见戴萌的时候心里一惊。莫寒看她拿着文件,“李宇琪?”

“啊?啊,董事长,那个……”李宇琪伸手指了指门外,“我可以问一下,那个就是我们新的法律顾问吗?”

“对啊,你前几天没来,我都忘了和你说了。”莫寒理所当然,正要往里走时看见李宇琪的神情不太对劲,“她是戴萌,我们公司新的法律顾问。”

“可、可是,董事长,我好像之前和朋友参加恒星公司的某次庆祝活动时,有在恒星公司见过那个叫戴萌的人。”李宇琪抱着文件,语气艰难地说道,“我看见有人喊她戴总……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

莫寒听罢,愣怔了一会儿。恒星公司,就是要收购集团的公司。李宇琪在恒星公司见到过戴萌,并且有人喊她戴总。

她半信半疑,又无法全部否定。

心里更多是相信李宇琪的话。

她一路上都没有搭理谁,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莫寒让李宇琪先去处理了些小事,自己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愣。

莫寒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该相信谁。

不该相信谁。

那个人昨天才和自己保证过的话还萦绕在耳边。莫寒皱着眉,拨通了戴萌的电话。

我还可以相信你吗。

我还可以相信戴萌吗。

提示音嘟嘟响了两下,耳边响起戴萌的声音。莫寒听过她“喂”了一声就打断对方的疑问,认真地问她,“戴萌……你究竟想要什么?”

“你为什么要骗我?”

TBC-







 
 
评论(6)
热度(59)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