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七五折】丨IF I WERE YOU.》

#

许佳琪在后台看见吴哲晗的时候有一刻迟疑。但终究没有失态,时刻礼貌保持着笑容跟经纪人经过她的时候和她打了招呼,面带笑意说了声好久不见。

吴哲晗抬头的时候看见她,愣怔了一两秒才回答,“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吴哲晗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她坐在椅上看着许佳琪同她打招呼,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而她也不知道这心理的源头来自哪里。


毕业后的第五年。吴哲晗成了一个小众的平面模特,许佳琪却成了万众瞩目的星。她没想到会和她重逢在这个小小的综艺,兴许对方也是这样想。

刚刚一个擦肩而过的招呼轻易让吴哲晗失了神,方才记下去的台词忘得一干二净。录制以前她的手心沁了汗,一抬眼许佳琪就坐在长桌的对面。她不清楚究竟是哪种情绪捆绑住了她。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似乎都心有灵犀地知道她们两个曾是同事,在录制时多次地在许佳琪与吴哲晗之间盘旋着想要问及她们在团里的种种。诸如此类,许佳琪都微笑着以一句都是过去的事了结尾。她时刻保持清醒与理智,吴哲晗一直都知道。

吴哲晗一直知道,许佳琪隐忍有度,从不会越界。哪怕是两人曾有过暧昧,或者交换过真心,但也仅仅到此,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从来不会再近一步。

台上主持人说说笑笑,吴哲晗也咧嘴跟着笑了几声,随后看见许佳琪在长桌的那头接上了主持人的问题,不疾不徐的模样像极了从前她离自己不远处讲mc,手舞足蹈如一个孩童。

天真无邪。

综艺是个谈话类的节目,话题有当下的热点,也避不了些枯燥无味的对话。很快台本上的内容即将说完,主持人忽然又问了大家:“说起来你们在娱乐圈这么久了,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初心是什么?”


在座的各位有大火不久后逐渐没了热度的小明星,也有吴哲晗这样依旧做着一个小众的平面模特。许佳琪在这之外,她的事业正处巅峰,大街小巷处处都能听见她的声音看见她的名字。

只是听到这个问题时,似乎谁也没有想到。

吴哲晗偷偷去看许佳琪的反应,她没有多少表情,随后又安然地笑。好像是注意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许佳琪略微偏了偏头,就看见吴哲晗倏地垂下了眼眸。她心知肚明,没有拆穿。

“那么我们许佳琪呢?”主持人笑得甜,很快cue到坐在身旁未发一言的许佳琪,“你的初心是什么,能和我们分享分享吗?”

说起来也还是很奇怪。初心这种东西在心里扎根随意又从容,但是要忘记也容易。许佳琪很少再同别人提起,但如今被问到了,她也不得不回应,一句话梗在喉口咽不下也说不出,“我的初心啊……”

坐在对面的吴哲晗显然有些紧张,想要让自己不看许佳琪的眼睛,却偏偏避无可避。

“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吧。”

很快吴哲晗松了一口气,连同台下观众一起鼓掌,又悄悄垮下一些愉悦神情。

还好。

吴哲晗心想道。

她的初心已经不是我了。


等吴哲晗说完节目已将近尾声,本以为任务已经完成,却被主持人顺带着拦住问了几个在团时期的问题,诸如曾经大家一同努力的场景,最喜欢的MV,和最喜欢的成员。面对这样多的问题吴哲晗一时乱了阵脚,她向来不善言辞,谈及初心时她说得杂乱无章,此时更是眼神飘忽地去看长桌另一头的许佳琪,像是求救。

所幸许佳琪也算是久经沙场,很快替吴哲晗接过话茬,“吴哲晗这个直男哪会有什么最喜欢的成员,别人撩她她估计也不知道。”

众人笑,吴哲晗也跟着一起笑。而后许佳琪顺带着说了自己喜欢的成员,有戴萌有莫寒,有曾是S队成员的大家,唯独少了坐在对面的吴哲晗。主持人似乎是满意了这个回答,寥寥说了几句后节目就此结束。节目录制结束后大家整理自己的东西,弄这弄那完了以后已经是九点多。后台的灯光一盏接着一盏地灭,吴哲晗磨蹭好久,终于走到化妆间的尽头,想要找许佳琪。

许佳琪身边围着很多人,大多是化妆师和几个助理。她本要转身随着众人往外走,却在人群中看见了吴哲晗。

和她对上视线的那一刻吴哲晗终于开了口,“待会你有空吗?”


#

吴哲晗不是什么众人皆知的模特,但也算是在娱乐圈待过的人。跟随她的粉丝依旧有,但是日渐稀少。而许佳琪不一样,她的光芒是天生就有的,她万众瞩目,也是最不可能被埋没的那一个。两人都在毕业后的几年里经历了打磨,她是宝石,而自己永远只是璞玉。

可她心疼许佳琪在娱乐圈的漩涡之中谨言慎行小心翼翼,出了差错立马学会去改,对谁都要礼貌又得时时保持笑容。只是心疼到底只能是心疼,她不能一通电话让许佳琪早些睡觉不要熬夜,也学不会控评让她少些网络上的攻击。


原本是想请许佳琪吃顿饭,结果得知对方正在减肥,也没什么食欲。即便如此许佳琪也依旧笑着替她搭台,“没事,不如你送我回酒店吧,顺便和我说说话。”

吴哲晗在门口跺着脚整个人躬起背取暖等许佳琪。许佳琪同经纪人说了几句话后又对着化妆镜反复看了看自己,才踩着高跟鞋步伐平稳地去门口见她。

没过多久吴哲晗转身看到许佳琪,想接上起初许佳琪同她说的那句好久不见,一句话想了半天也说不出来,转念又开口问她冷不冷。

许佳琪穿着参加节目的短裙,只是套了一件黑色大衣。她摇头说不冷,“我还在下雪天穿着礼服走过红毯呢。”

两人一起笑了。这几年她们鲜少联系,关系随着时间渐渐疏离。她们都能看见对方朋友圈的动态,但不再有过什么互动,许佳琪越来越忙,去过的地方越来越多,很多时候吴哲晗只是对着照片里有着疲惫神情的她说一句辛苦了。

路上行人稀少,许佳琪好像也不怕被人认出。一路上她撒着欢地同吴哲晗说笑,时不时被谁询问着可不可以合影,就自然的在相机面前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吴哲晗看见不远处许佳琪朝她走过来,场景里有昏黄灯光与逐渐消逝的吵闹声,一切如同慢镜头,好像度过了几个世纪。

她想起从前的种种。

许佳琪的头发长了又短最后保持成现在这副干练的样子,从稚嫩无知变得温柔理性,从前她在MC中提起自己的种种总要说笑一番,最后嘲讽自己直男一个。从前两人总爱互相吃醋,但这情感又实在算不上爱人之间的那种柔情蜜意。

吴哲晗也说不清这只能算什么。

友达以上,但也只是以上。再靠近一些,都是越界。

两人默默并肩走着,吴哲晗偶尔感慨一声上海真是越来越冷了,就接着陷入沉默。很快她听见路上有年轻人们滑着滑板或者骑着车从她们身边呼啸而过还带着几声怪异叫喊,吴哲晗一边感慨年轻真好,一边疾步上前扶住差一些就被撞倒的许佳琪。

掌心的皮肤蹭着皮肤,等吴哲晗意识到自己不该如此时才松开手,许佳琪就说道,“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那以前又是哪样呢。

吴哲晗在舞台上总要避讳和许佳琪的肢体接触,哪怕是夜蝶时看见许佳琪侧过头有些躲避意味也没有鼓起勇气吻上她的嘴唇。但这都是隐匿着心跳的表面行为,毕竟她也会在台上光明正大地皱眉问握了许久许佳琪手心的戴萌说,怎么的许佳琪还会回应你吗。

吴哲晗听到后愣了愣,随即回以一笑,“怕你摔了。”

许佳琪没有追问,依旧和吴哲晗并肩走着,但是有些距离。她想起刚刚节目结束时也是这样,吴哲晗身形高瘦,走在旁边微微弓着背。从前总要她提醒吴哲晗才肯直起脊背,随后应着她的各种说教。要是着实不想听,干脆就不由分说地过来抱她。许佳琪总要躲,笑着骂她你听我说完。

刚刚在去后台的路上她们之间隔了许多人,但是又没有那么多,却始终没有走在一起。有几个艺人想着要和许佳琪打招呼就隔断了她与吴哲晗,吴哲晗却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

总是这样的。

许佳琪时常在梦里看见吴哲晗的背影,看得见却始终触碰不到。她偶尔会在深夜挣扎着醒来,而后自顾自说一句我怎么总是跟不上你呢。


路上有盏路灯似乎是坏了。一溜灯光里突兀地有了一抹黑暗,许佳琪和吴哲晗各自走在路的两边,她偷偷看着吴哲晗的侧脸,忽然那盏灯亮了起来,照在她略带些落寞神色的脸上。

她忽然想道要爱一个人是不是很难。


#

的确很难。


酒店不远,两人却走了足足一小时。把许佳琪送进酒店的时候吴哲晗终于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犹豫了很久强撑笑容和她道别。许佳琪走在旁边说你怎么总不喜欢笑,你笑起来明明很好看。吴哲晗听出许佳琪的语气加了些许情绪的修饰,而未能猜测出这情绪究竟是什么。

年少时候她们可不是这样。

她们没有相恋却心有灵犀,游戏常常能两人一起通关,哪怕是说MC也能说到同一个点,可吴哲晗却宁愿希望这些曾让她有过心动的瞬间从来没有过。

如今要让我同你道别,我怎么才能做到和那时仍旧站在你身边的我一样。但吴哲晗也理解,理解这社会存在诸多不公,理解命运总要给人磨难,理解她的人生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遗憾。

她的遗憾许多,但都不足以抵上要同许佳琪在这里分离。

但她也着实想不通。原本毕业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再次重逢,再次看见许佳琪温柔的笑,反而没了当初的坚强。但毕业后一个人打拼的这些年,她没学到别的什么,却学到了该在何时伪装。她想许佳琪应该也是如此。

但随后她还是一直维持着脸上的笑意直到送许佳琪进了电梯,酒店里除了工作人员已经没什么其他的人,电梯内外也仅仅是站着她们两个而已。

吴哲晗和她说了再见,又问她一个人回去要不要紧。

许佳琪摇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吧?”吴哲晗突然问道,“还有,到时候如果你结婚了,一定要请我去。”

但都说了是如果。

吴哲晗并不想要说出这句话,但她无计可施。因为多说出一句话,似乎就可以多挽留她一秒。

她想能和她多说一点话是一点,未来要是再次见面,说不定许佳琪的身边真的会多出一个能够给她依靠的人。

但是吴哲晗忘记了,她曾经也给过许佳琪依靠。

只是接下来的话她来不及说。她不及说的话有许多,许佳琪都不能一一听完。对方带着些疲惫应了好,却仍旧给吴哲晗一个温柔眼神,而后抬手按了关门的键。

电梯的门轰然紧闭,吴哲晗看见许佳琪渐渐消失在那个缝隙中。这道缝隙将两人划分开了明确的界线。吴哲晗站在电梯外看见电梯显示着向上的数字,倒映在心中她同许佳琪一起度过的那几年,统统消失在了时间的尽头。


许佳琪在电梯里忍受着逼仄空间的闷热气息,想忍住眼泪却没能成功。

她想如果她不是许佳琪就好了。

又或者她是对方的话,她就可以选择永远避开与自己的相遇,宁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要是时间真的能够倒退回几年前,她一定要回到某天的凌晨两点,回到她没能入睡的异国房间中,把熟睡中的吴哲晗的手再度握紧,应着她那句许佳琪我们在一起好不好的梦话回应一声好,我答应你。

没能再见到吴哲晗的这几年她一直都在等,她没有忘记她的初心是吴哲晗,也没有忘记对方梦里的那句话。

刚才吴哲晗要是能够说出一句挽留的话,许佳琪一定奋不顾身地放弃一切和她走。走去哪里能到哪里都不重要。她又何曾不想跟这个她曾偷偷深爱过的,唯一给过她依靠的人在一起。

可是吴哲晗,如果我能够是你的话,我宁愿当初没有过相遇,也就不必得到现在这许多无望的深情。


只是许佳琪从没有同她说过,自己一直都在等她,梦里也好,现实里也好。



但是已经过去五年了。许佳琪站在电梯里,孤身一人看着电梯门缓缓地打开,门外是一片黑暗。可所有曾经她们一同经历过的场景,统统倒退回了眼前。那是冲破黑暗的光,耀眼得让许佳琪无法抑制地想要擦去眼角的泪。她一个人站在电梯里同那些虚幻的场景交谈,反复说着不想离开。

那是她曾深爱过一个人的许多年。



她知道自己应该再也等不到那个人了。







END.


 
评论(1)
热度(73)
  1. could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