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She is her GIRLFRIEND》


#恋爱Project-5

#BGM【http://url.cn/5hay1CA


*

比起空气较为清新的清晨,我更喜欢没什么人会来打扰的午后。午后阳光不算刺眼,而且足够我晒暖自己的身体。我的主人从不远处带着一些吃食向我走来,她一如既往地没有让别人跟着她。

说起来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说过话了呢。我伏在自己的双腿上,用接近透明的红色眼睛注视着她朝我走来。

此时距离她将我从挤满了我的同类的宠物店中救出来已过去了有一个月差不多的时间,将我带至因她而不再冰冷的医院时,我忽然听见走廊的尽头有人叫她的名字。


莫寒。


好听的名字。我扭头想着,她的手真凉,哪怕是抱了我那么久。而我也能清晰听见经由衣物传来的,属于她的心跳声。

偶尔我会和莫寒一起散步,准确来说是她抱着我去散步。她很少同别人说话,可是却同我说过不少。同她时时问我的那样,我也会想她究竟会想些什么。听医生说起过,莫寒的病症让她变得自闭。原本不允许宠物入内的医院,好像也因为她,才有了我的存在。她说起过我会让她开心一点。而她的父母尽力满足她难得开口要求的一切,包括将我带到她的身边。


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嘛。我看着她脸上难有的笑意想道。

“我今天就要出院了哦。”她这么同我说道的时候眼神中一半漾着欢欣愉悦,另一半,另一半我也看不明白。

我耸了耸鼻翼,告诉她我知道了。

随后她摸摸我的耳朵说,“要是我当时开口问她的名字就好了。”


*

这家医院再往后几条街就是海。我偶尔在夏日午后伏在她的脚边,兴致缺缺地去看莫寒柔和的眉眼。她也会叫我几声然后将我抱在怀里,我们就这样沉默不语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无人的清晨或傍晚,直到饭点时她才会将我放下,去迎接来看她的大人们。

莫寒之前就是这样一个人度过了很长时间。在我出现以前,我想她一定很少对别人敞开心扉。可她时常在医生与护士面前乖巧地笑,却很少说话。我从不知道她究竟得了什么病,只是知道她总是穿着病服,一个人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看小孩子玩耍。

记不起是哪一天,莫寒忽然换了一件色彩明亮清澈的衣服抱起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在我熟睡的某个时刻,莫寒悄声拉住了某个替她换了输液袋的护士,因为太长时间不说话那天她从某个护士那里听说了医院附近有海,便悄悄带着我逃了出去。

难以置信吧。

我在她的怀里不住地随她的脚步颠簸,始终不相信。莫寒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也一直都听医生护士们的话,而或许恰巧是因为这一点,她变得沉默寡言。我见过她因病发作时的难受与混乱,时常发烧的体质如同寄生般寄居在她本就不怎么样的身体里。

比起这些,她还有与别人不相同的地方。可我始终没有发现究竟有什么不同。


我们穿越了人群来到海边,去海边的路上是无数陌生的面孔。我耸着鼻翼探头去看莫寒的神情,满是紧张与害怕。我猜她一定鼓足了万分的勇气,才愿意这样面对人群。

而她也的确喜欢海边。

我们从满是行道树的路口辗转几次迎接了海风,但是夏日的温度早已将海风融化成烫人的热。我看见莫寒的额角已经沁出了汗,耳边则是蝉鸣连绵不断地响彻了整条街。她的脸由于燥热温度而微红,她看看我,笑着问了我热不热。

可我本就无所谓这些。我已经经历了很多,往往已经丧失了多数的感觉。因此我抬头略微摇了摇,让她明白了我想要传达给她的意思。

海边因炎热天气而少有人在旁玩耍,我们沿着海边行走,海水起伏着在烫人的沙滩上留下泡沫汇聚成的线条。莫寒夹着拖鞋的脚趾被蹭的通红,我想应该是走得时间太长了。

鲜少有人的海边,因阳光照耀而折射的光线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猜莫寒细瘦的身影如果被拍成照片,她一定会是其中令人瞩目的光芒。可惜这里并没有什么摄影师,而我被光芒笼罩着。


“兔子好可爱。”

莫寒忽然停了下来,而我也在陌生的语气中睁开眼睛。

面前是个同样单薄身影的女生,比莫寒要略高一些。她的眉眼更加硬朗,长发垂在肩膀。精致五官棱角分明,贴合身体的短袖迎着风起伏,她的长睫上落了些许亮光,语气认真地说道,“兔子很可爱。”

我坦然接受表扬,耳边却是莫寒如雷的心跳。我想一定是天气太热了,升温的时候总会带动些许情绪。莫寒轻微地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女生在她的视线里伸手,问了句可不可以抱我。

莫寒犹豫片刻抚摸着我的耳朵,我知道她紧张了。女生忽然挺直了脊背,在海风吹扬的当口等待莫寒的回应。我自然不拒绝,她也终于点头将我从怀里抱出去了一些,示意她可以了。

她忽然笑得很开,把拎在手上的一双鞋丢在一旁,踩着细碎砂砾朝莫寒走过来。

她的脚背沿着海水被浸泡地发白,溽热天气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凉爽。我感觉到莫寒的掌心难得升温,带着些潮湿的汗把我交给了眼前的女生。

手心皮肤摩擦的刹那,莫寒忽然退后了几步。我想她也许不太习惯触碰。女生看见她的后退,却没有说什么。我在她怀里,双耳妥帖靠在脑后。

女生抬眼看住莫寒的时候,嘴角明显上扬。她的语气轻松,依旧温柔地笑,“它有名字吗?”

迎着她的视线,莫寒明显乱了阵脚。可是接下来她却故作平静地应道,“没有。”

莫寒从来不和陌生人搭话,哪怕是迎着刺眼的目光。而这个当下,我看见莫寒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注视着抱着我的女生,同样带着难得的笑意,“还没有想好。”


后来她们一同沿着海岸线走,偶尔在海水扬起时去逗起浪花。泡沫里翻涌着微微的亮光,我被放置在安全的角落看着她们往另一个方向踽踽而行。她们的距离因为莫寒而保持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更多的是女生在说话,而莫寒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她说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来熟了,让莫寒不要介意。说完以后又和莫寒绘声绘色地同她介绍本地的风景,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将在什么时候开始,海边什么时候可以看见情侣们秉着线香花火点起一点又一点的亮,诸如此类。

看见莫寒拖着手仍旧沉默地看着她,她又说道,其实我还在上学,今天是逃课出来想要游泳来着。

“你会游泳吗?”她望着莫寒的眼睛,始终没有等到莫寒的回答。随后她在莫寒的注视下脱了鞋一步步地往海里走。海水很快没过她的脚踝,她整个人站在海水里看着莫寒,“我可以教你。”

莫寒不会游泳,也没有想过要学。

可是她伸出了手,她也无法拒绝。


“你不用怕。”

落日余灰铺在远处的海面,莫寒看见她伸着手立在海水里。她想她见到了最美好的风景。


*

掌心接着掌心的刹那莫寒还是有些犹豫。直到女生又对她笑着说不用怕,才终于放下心。她把短袖塞进了长裤,又示意莫寒这样做。闲腥的海水裹挟着夏日傍晚的余温,升腾出一片暖气。海水才刚刚没过莫寒的脚,女生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步子。

“你没有换洗的衣服对吧?”她问,“需要回去拿吗?”

莫寒想起她尚在住院,自己也同样是翘掉了医院的作息时间过来看海。于是猛地摇摇头。

女生犯了难,“那怎么办呢,你没有衣服可以换。”

思忖了片刻,莫寒听见女生说,“我的衣服借给你穿吧,我带了两套以防万一。”


莫寒想,也许对方想不到自己就是那一万分之一。


落日把远处的天空染成了红色,莫寒看见女生的手臂也红成了一片。她点点头,又一次挽上了她的手心。女生试着教她用正确的姿势滑动水面向前游行。往复几次下来,莫寒站在水里看着女生认真地凹着姿势,忽然间笑了。

女生愣怔片刻,也跟着笑起来。


她的兔子很可爱,她也是。


*

我被女生抱着,湿漉漉的衣服蹭的我难受。很快莫寒从洗手间出来,换好了女生交给她那身干净的衣服,两人相视而笑,像是记起了刚刚发生的事。落日完全被地平线吞没,夜幕即将降临时两人才从海里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依旧贴在莫寒的耳边,她从女生的手上接过我,等她进去换好衣服。

我在莫寒的怀里感受到她的体温,不似在医院里那样冰冷。分明刚刚才从海水里出来,却温暖如同晒了一下午的阳光。我已经没有了下午的倦意,精神充沛地竖着耳朵看她。

“她很有趣。”莫寒轻声说,然后看着我,兀自笑了。

那应该是一个有趣的女生。

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惹得莫寒笑得这么开心,女生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她换好衣服出来,看见莫寒依旧等在外面。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也许是感受到了分离。我们沿着海岸往回走,礁石在不远处迎着海风,看起来孤寂而清冷。夜晚时候的海边渐渐多了人,果然有情侣们捏着几束线香花火走在海边,起伏的海岸线被花火的光照亮。

莫寒似乎没有意识到,她们此刻如同情侣一样注视着对方。

很快女生注意到她的脚趾被新拖鞋蹭红,下一秒莫寒听见对方说,“我背你吧。”

于是在被花火照亮的夜晚,莫寒第一次被陌生女生背起,我被放置在女生的肩头,背上轻放着莫寒的掌心,防止我摔落。周遭景色失去意义,耳边也没有了潮汐起伏的响声。

莫寒想,女生就如同梦里某个夏夜的星空,无声地温柔了每一朵没有名字的云。

所以所有的声响才会从耳廓褪去,她们的身影融成一片。


忽然女生在树影交错的街头哼起了歌,等在马路旁看着信号灯的跳转。模糊不清的声音引得莫寒侧耳去听。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to say I love you.”


信号灯跳转成绿色,车辆缓缓停驻在街头。斑斓的灯牌在各个建筑上闪烁,喷气飞机划过头顶,像眨着眼的星辰。


“Forget all the shooting stars and all the silver moons.”


细碎头发蹭到她的耳廓,明星点缀夜空,海风从远处吹袭而至。情侣们从海边回来,手上的花火燃烧殆尽。

而莫寒的夜空,因女生的轻哼声而明亮。


“All I need is you.”


莫寒跟着应道。


嗯。


*

将莫寒放在了医院的楼下,女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按灭手机的空当,女生来不及问她的名字,“我要赶不上签到的晚自习了。”

视线相接的空隙,莫寒始终没有发话,她看着女生递过来的Forever21的手袋,听到她的提醒:“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这是我从学校里带出来的桂圆枸杞,不多,但是你要记得多泡着喝。”

莫寒应声点点头,我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骤然下降了不少。

很快女生消失在视线里,而莫寒始终没有开口问她的名字。我以为她会问,可是并没有。


我见过无数次莫寒害怕的瞬间。她自闭而孤独,我听她的主治医生说起过她曾一个人捱过漫长灰暗的岁月,在她尚是万众瞩目的偶像时。那些日子里她的身后只有自己的影子,没有人给她过依靠。如今大家早已忘记了她的存在,她的一切都在某个节点轰然崩塌。

我固然理解她的艰难,可毕竟所有人都只是她生命的过客。没人会停下来等她。

除去那个立在海风中,朝她伸出手的女生。

她是六月的天空或者海岸清朗的砂砾,她只要伸出手,就足以让莫寒放下所有戒备。

后来莫寒问我,你说,她会记得我吗。

还是说,她会同别人一样把我忘记。


可是我不想……

我不想被她忘了。

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遇见她。


莫寒注视着我的眼睛,眼泪一滴滴地掉。

我听见她说,要是我当时开口问她的名字就好了。


可并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是顺理成章,也并不是所有的再见都有相应的重逢。莫寒也知道,女生就像是夏日里一场错落的雨,恰好落到她的头顶。

恰好而已。

但偶尔还是会记起。


记起那个晴朗午后,有人也会朝自己伸出手,给自己充满希冀的一握。

莫寒记得那晚看到过的线香花火,始终闪烁在之后每一个昏暗的夜。


*

终于捱过了那一年的长冬,莫寒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看着她一天天好起来,一天天重新隐藏自己的害怕,她的面具看起来坚不可摧。

我依旧伏在一边,在她整理衣物的促狭时间内,我看见她的眼神从明亮转而落寞。她手上抓着一件未再穿过的白T,恍然回到了去年盈满蝉鸣的盛夏。

她试着找过女生,可是附近并没有学校。初中也好,高中也好,哪怕是大学,莫寒也委托人去找过了。

没有。找不到那个人。

她若有所思地放下手里的衣服,将它压到行李箱的最内侧。莫寒想,就把这当做一个美好的回忆好了。可是时间其实也并没有过去很久,她就是觉得想念。想念女生上扬的嘴角,还有硬朗的声线,喊起她时,却柔和成一片。

正在思考的空当,我竖耳听到了楼下沉闷的呼喊。

莫寒也听到了。她等了一秒两秒,而后便跑到窗口看向声音的源头。

上扬的嘴角,原本细碎的长发剪去了一半,利落地留在耳边。

是她。


并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是顺理成章的。

在莫寒尚是偶像的时候,女生就一直是她的粉丝。她伴随着她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国内国外,演唱会综艺,她从来都是站在刚好的地方一直注视着莫寒。对她来说,莫寒是和未来一样的存在。她向来就是她遥不可及,却想要靠近的未来。

莫寒从不记得自己见过对方,因为她一直都保持着尚好的距离,不近不远。

但是女生记得,女生记得她在签唱会上亲口喊过自己的名字,也在演唱会的某一个瞬间与她四目相对。


签唱会上她说过的,看着她全副武装后只露出一双眼睛,认认真真地叫着她的名字说,戴萌,希望你一直一直,不要忘记我。


「我没有。一直都没有。」

「现在也是。」


所以才会在得知莫寒生病后不辞辛苦地放弃工作来见她,才会在带她游泳前恰好备了两件短袖,才会想要在看见她脚趾被磨破时背着她走,才会在某个刹那想要牵她的手。

那些蹩脚的谎言,也成了戴萌始终无法圆起的一个梦。

但是很多事戛然而止总会有它的理由。那天晚上戴萌回到自己的城市,处理了一些公司的突发事件,想要再回来见莫寒,却好像没有了什么理由与勇气。所以才会选择每天在角落里远远地看她一眼,一眼就好了。和从前一样。


莫寒没有顾及尚未收拾好的行李箱就抱着我一路飞驰,我看见她脸上洋溢着笑。我突然意识到莫寒的心动,应该是我的感觉太不够灵敏,才会拖延到现在意识到这一点。

莫寒留恋她的一切,所以才会在分离后怅然若失地一个人坐在长廊尽头的椅子上看着海的方向一言不发。她隐藏自己的情绪,却不介意那个人走进她的世界。她沉默寡言,却偏偏后悔自己没有询问对方的名字。


莫寒的脚步停留在路口,看见女生朝自己走过来。她的笑容明媚,迎着我和莫寒的目光说着抱歉久等了。


我想你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花了多少日夜才终于找到你,花了多少勇气才想要再一次靠近你。

但是没关系。

“我叫戴萌,你还记得我吗?”戴萌眯起眼睛说道。

而莫寒擦去眼角不知为何溢出的泪,一只手抱着我用力地点点头:“记得。”


不久,我等得不算久。

因为我等到了。

等不到的人一直都不可能等到,而我才花了一年而已。


*

“我叫莫寒。”抱着我的人用尽全力说道。


*

“我和我的兔子都很想你。”








END.



 
 
评论(3)
热度(105)
  1. 坂田桐茶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