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天真有邪(5)》

# 恋爱Project-3


# 前文

1

2

3

4


/

“莫董事长……”李宇琪拿着手里的文件夹,说完近日莫寒的行程以后,再去看了一眼莫寒,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不如去休息休息吧?你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几个小时了,我怕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啊,”莫寒抹抹眼睛,“又睡着了……”


她伸手接过李宇琪手上的文件,看着她皱着眉头,“还有事吗?”


李宇琪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莫寒对她来说,是她不可及的勇气。李宇琪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莫寒,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和莫寒一起工作的,从未选择过后悔。


但是很多时候李宇琪发现自己并不能帮上多少忙。


那个叫戴萌的法律顾问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司里了,这倒是证实了李宇琪的猜想。但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莫寒开始比先前更要忙碌。


她反而希望戴萌可以待在莫寒身边。


“没有了,但是……”


“嗯?”莫寒埋头看着文件,忽然转过来问李宇琪,“恒星公司是不是安排过和董事们的见面?”


“啊,是的。但是董事长你那个时候拒绝了见面。”李宇琪翻开行程表看了一眼,“恒星公司那边又派人来说是他们总经理要和你谈一谈关于集团的……”


李宇琪愣了愣,看着莫寒没有作声。


“关于集团的收购计划?”


“是的,”李宇琪说道,“还有他们即将施行的时间。”


“……”


“董事长,今晚的会也推了吗?”


“一直躲着不见面不是我的作风,”莫寒失神地说道,“回复他们,今晚我会去的。”



莫寒说。


“无论如何都会去的。”


/

之前也不是没想过未来会和戴萌以怎样的方式会面,如果是这样工作上的往来,会议一样地谈论公事,兴许不会那么糟糕。


但莫寒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力。


比起回国后的第一次见面,初次看见西装革履脸上又没有半分笑意的戴萌时,莫寒还是有些恍惚。如今两个人都已经脱离了纯粹的大学生活几年,莫寒不由得感慨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


但她始终不说爱。


因为这东西虚无缥缈,她从不给这个字下定论。遇见戴萌之前或之后,她也从来没有说过。她想这件事或许要等到她有足够的能力给两个人一个家的时候才能提起,结果等到了现在。


莫寒想,或许这种东西戴萌已经不需要了。


晚上的见面安排在餐厅,戴萌定的地点,全上海最高同时也是最贵的地方,在这里看夜景很合适。可是莫寒没有什么看夜景的兴致。


戴萌没有带什么人来,莫寒也让李宇琪早些回公司处理其他事。


所以整个餐厅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那么……”莫寒先开了口,但是也花了不少气力,“戴总这么约我见面,想要和我讨论些什么?关于收购,我已经明确说过了不同意。所以麻烦你等到收购约定的时间前,假如市值较去年上升一倍,就延迟收购计划。”


戴萌看住她的眼睛,始终没有说话。


莫寒难得地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话她有些难以相信。一是因为面前的人在前不久才出现过,以她公司的法律顾问的身份。如今她成了恒星集团的总经理,实际上已经在董事会中签掉了股份转让书,成了次于公司董事长的第二控股人。二是她们曾经一起生活过,尽管时间并不长,但莫寒还是有些想念那个过去那个一直喜欢待在她身边看着她工作的,总撒娇让她看看自己的小孩。


戴萌忽然笑了,说话的时候却难得地不容置疑,“一,我们的见面并不能让我收回收购的计划,我是为了提醒你,与其在一堆漏洞的文件里和那些所谓的合作方周旋,不如趁早签掉收购协议。二,留给你的时间并不多了。到时候,我会如期派人来,你没有任何余地。”


莫寒心里一惊。


对面的人的在烛光的掩映下模糊不清,可是她清楚地听见对方的声音。深沉的,已经不再和从前一样的冷静的声音。


戴萌从未和自己这样说过话。


但是在商言商,这时候牵扯进情感是最愚蠢的事。


“三,你可以不必叫我戴总,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


莫寒和戴萌对上视线。窗外的夜景已经失去了意义,两个人之间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等到服务员上好了所有菜后,戴萌看着莫寒说道,“多吃一点,你最近瘦了很多。”


之后就没有再开口。



可是你现在对我的这些关心又有什么意义。




回家的路上车子一路颠簸,莫寒一时无法反应过来。等到路过一盏盏没有亮起的路灯时,莫寒别着头才发现自己的脸旁眼角都是泪水。这是她回国以后第三次哭。第一次是因为公司,第二次是因为戴萌,这一次。


这一次,也是因为戴萌。


连日以来的熬夜工作已经让她的眼睛倍感疲劳,红肿着的眼睛流起泪来还很疼。而究竟是从心里还是眼睛传递来的这种疼痛感,莫寒无从知晓。


这一次没有人给她擦眼泪了。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两秒平复自己带些抽噎的声音,“喂,李宇琪。”


“董事长,”李宇琪那边传来翻页的声响,应该是还在公司整理文件。公司里的人走了一半,很多事只能亲力亲为,“刚刚Derrick打电话来说……”


“说什么?”


“关于给我们公司融资的事……”


李宇琪再三停顿。


莫寒没有再让她说下去,“恒星公司收购一事已经对我们公司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影响,公司的股价最近持续跌停,上升幅度极小,势必也会影响外界对我们公司的实力评估。Derrick是在半年前我们公司资金链尚未出现问题的时候决定融资的,他是我父亲的熟人,那时候也就没有签署什么协议。”


“现在公司的资金链出现断裂,他后悔了也十分正常。”


“可是董事长你不是已经做了风评吗?”


“这份风险评估是未来一年公司市值上升的走向评测,也就是说,即便融资以后,我们公司能否依靠这一次的融资带来利润的空间,还是个未知数。”莫寒看着窗外,停顿了一会儿,“最关键的一点是,Derrick尚未看过这份风评报告。”


“那……?”


“Derrick现在在哪儿?”


“他的助理说他已经去了西雅图。”李宇琪翻了翻自己的备忘。


“订机票。”莫寒看着窗外,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月亮挂在遥远的夜幕之中。她轻声说道,“我明天去西雅图。”


/

“戴总,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许佳琪坐在副座看见镜子里的戴萌面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吗?”


“不是。今天有点累了而已。”戴萌揉揉眼睛。


“和A集团谈过收购事宜了吗?”


“嗯。还有,我们和A集团约定的收购时限有多长?”


“三个月。”


“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戴萌思考了一会儿,“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


“没什么。”戴萌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随后和许佳琪说道。


“明天就去安排收购吧。”


许佳琪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不等了。”



TBC-


 
 
评论
热度(48)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