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私奔到月球》

#恋爱Project-8

#BGM【http://url.cn/5T0U6NA

1.

在冬令时的伦敦温度已经直逼零下,吴哲晗和许佳琪两个人躲在屋檐下一角远远地看着正鼓捣着手机的戴萌,等了几分钟后终于有人问,“戴萌你好了没有?我们得回酒店了。”

“啊——快好了快好了,你们别急。”戴萌看看手机上早早调好的时间,编辑好的微博终于在网络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成功发送。

“你又要我们给她录生日的视频还要让我们在这等,万一我们冻死在伦敦回不了国,没能赶上节目,你赔吗?”看着戴萌从路口信号稍好的地方转身回来,许佳琪听到她完全没在意自己的发言,随后还自顾自地说了句“这儿的网太可怕了,刚刚视频都差点通不了”。

许佳琪摇摇头裹紧吴哲晗给自己的大衣,“……算了,也不知道戴萌这人到底想干嘛。”

吴哲晗点点头,“是挺奇怪的。我们吧,和那个莫寒也不是很熟,她非要视频的时候拉上我俩,搞得好像是在作报告一样。”

“你们在说什么?”戴萌把手机放回口袋后若无其事地搓搓手,“哎呦好冷。”

“我的天,你也知道冷哦。”许佳琪啧了一声,随后郑重其事地在寒风中质问戴萌,“说,你跟那个莫寒究竟什么关系?这两天老和她视频,今天还带着我们一起,跟作报告似的。你是不是每天都得和她汇报你在哪儿在做什么和谁一起?”

“咳,哪有,只不过她今天生日来着。”戴萌挠挠头,“而且这儿景色多好,是吧。”

“有鬼,你俩。”许佳琪接着说,“我和你合作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你什么性子?”

“没有没有,没鬼没鬼。”戴萌一脸笑意,“我们的关系,就是你和吴哲晗的关系。”

许佳琪的脸刷地红了,末了她又听见戴萌嬉皮笑脸但语气诚恳地加了句。

“热恋中。”

2.

莫寒和戴萌说起来也算青梅竹马的关系,打小就因为住在对门而早早认识。只不过那时候的莫寒总嫌她身边这个比她小一岁的人幼稚,虽然时时在一起玩耍,总不免要担起照顾好身边这个小鬼的责任。诸如在她爬树的时候把她拽到身边,或者替她缝好摔了一跤后破了一角的衣服。那会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对未来的打算,懵懂无知的年纪也不知道该为未来做些什么准备。

高中毕业以后分隔两地,莫寒本以为不会再和这个记忆里虽吵闹可她却有些喜欢的小朋友见面,可是谁也说不清缘分的事。大学毕业她原本是去影视基地面试,可期间却莫名被某家艺人公司的经纪人看中,稀里糊涂地签下了合同,走上了演艺的道路。

借由此重新在某个剧组休息的空当,和另一个人相逢。莫寒想,大概所有狭路都该有次故人的重逢,她才会在剧组的茶水间遇上正打好热水取暖的戴萌。此时的两人已是具备人气的新星,这场没有人意料到的相遇,反而让莫寒心里的某处开出花来。

也是那时候得知两人接的是同一部戏,不过戴萌主要的戏不在这里,她只来客串几天。想必是她也后悔于第一天碰到莫寒的时候没能准备什么,只是干巴巴地和她说了句“好久不见”。可戴萌的心里完全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对她来说,莫寒就像某日突然降临地球的流星,成为她原本枯燥生活里的唯一惊喜。但是碍于莫寒戏份较多以及现场有许多工作人员,她们也没能有太多交流,遇见了只能匆忙说上一句“早”“拍戏加油”等等,诸如此类。

莫寒原以为两人的相遇只能就此归于平静,但故事到底还是有了转折。时常一天的戏份拍完,莫寒总能在人群里看到那个熟悉身影,似乎是在等她,又好像没有在等她。开始莫寒尚能忽略自己的那份心情,至于究竟该用什么名词来命名,她也拿不定主意。有时灵感只是一瞬,不过从角落里那个人朝自己走过来开始,她就明白潜藏了多年没能说出口的那点怦然,大概可以归为喜爱。

两人很快在相同却都未说出口的情绪催生下开始互相靠近,但是又不像从前那样亲密到可以随意挽手,随意谈天,无话不说。最多最多,只是在接到戴萌的邀约时莫寒能推掉经纪人把自己送回家的行程,和她去吃顿饭当做一天下来的休憩。

后来再次相熟似乎成了一种必定趋势。两人开始了在行程间隙还要赶着时间去见面的生活,实在不行也要用手机用微信交流,但交流的东西又实在平淡,让人以为她们不过是朋友间的关心。但身处感情漩涡之中的两个人,完全了解这份心情全然与其他不同。

莫寒偶尔会在保姆车里睡着,睡前总能适时收到某个人的讯息。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莫寒总有种心有灵犀的感觉,总能预知是谁的信息以及是谁恰到好处的关心。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再谈这类似乎又有些迷信,于是她只好将这归为,恋人之间的愚昧。

至于是在哪天对方将自己送回酒店,并确认了这一关系的莫寒已经全然忘了。她只记得那晚的月色,以及窗外闪烁的夜灯,还有戴萌小心翼翼靠近的,带着一丝柔软气息与体温。那是年少时候两人未能理解的字句,如今在肺腑中酝酿许久,成了沉稳并带些余韵的良酒。

她记得戴萌那个吻是很轻的,她几乎都要感觉不到。

但是她清楚记得一吻过后戴萌说的话。

“我喜欢你,莫寒。一直都喜欢你。”

从来没有变过。

一吻得逞,也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戴萌总要回味一番那一刻莫寒脸上的神情。大概是害羞,又好像有些等待了很久的那种,梦想成真的,小孩一样的表情。后来再和她提起,当事人早已不愿意承认,要等戴萌捉住她的手腕温柔地逼问,她才肯点点头,有些不甘心地说句“我也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

3.

国内刚入冬,莫寒就察觉到了一丝凉意。不过还好,她的工作能让她时时待在暖气足的地方,也就对气温的变化不是那么敏感了。和戴萌确立关系也没有多久,她还带些女生在恋爱中特有的矜持,能不主动就不主动,甚至很少主动给戴萌打电话。

不过也出于对上次的某件事的后遗症状,莫寒始终习惯性地等对方进一步的提问。那次她约好了要和戴萌在某家电影院门口见面,临出门却接到戴萌的电话,说自己突然有了一个插入到行程里的通告,末了在电话里和她承诺下一次的见面。

而下一次的见面总是遥遥无期。

加上莫寒自己的档期,两个人的空暇时间基本被各种通告重合,也就没了见面的时机。可是分明恋人们正处于恋爱的期间,不能见面当然成了阻碍感情升温的唯一缺憾。更多时候是戴萌频繁地开着微信和列表里那个头像是只兔子的人发消息,22:10分的时候是自己的一张浸满汗水的自拍,22:11分的时候变成了一句关心对方在哪现在冷不冷的话,一直等到22:55分也没等到回应,指尖下那些打好的话又被删除,发送出去的话变成了自己的语音,“我想你了”。

她总在想,我的兔子会不会感冒,自己现在在北京感觉气温挺低的,不过上海那边好像也很冷。

而因为通告太累而在隔天才打开手机看到消息的人,会抽出一些时间认真划着屏幕上的种种对话,忍不住“噗嗤”了一声,心想这人怎么在拍戏的时候还抽时间给自己发语音。明明两个人的地理距离很远,但是某些无法描述的情绪似乎将两个人牵到了一起。

莫寒歪头打了个“哦”字,手指快碰到绿色的发送键时,又转念删掉了。

“我知道了,你乖一点好好拍戏。”

隔了几秒钟戴萌打开手机看到了第二句话发送过来。

“……等你回来。”

4.

时间长了两人的热度总能把距离再次拉长,直至几百甚至几千公里,然而见面的时间加在一起依旧只有不到二十四小时。戴萌答应了和莫寒逛吃逛喝,用手指都能掰出来的小时数很快就被耗尽。但戴萌倒是从没有和莫寒抱怨过相处的时间太短暂,也从未说过什么想多要一些二人真正相处的时间。

原本她认为属于恋人的时间应该与游戏玩耍的时间分开,不过两个人都全副武装穿梭在各大商城的时候,戴萌反而觉得安心——好歹这不是一场她小时候认为的那种无望的追逐,她的恋人此刻正被她牢牢地牵在手心。从前戴萌还没到成人的年纪,她在自己与莫寒家共有的那个小小庭院里,时刻都在想要怎么才能离她的女孩再近一些。再近一些。

如今能和莫寒在一起,就像一场梦一样。

互相喜爱的人似乎各自都有自卑心理,不过很多时候只要看着莫寒的眼睛,戴萌心里的所有疑惑都自动消失了。她们在商城里躲着行人的目光,偶尔在险些被认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就互相抓紧手心开始跑。等脚步停下来的时候戴萌总习惯性地看看莫寒的眼睛。她的眼神里有山川河流星辰大海,那些不灭的星带来千万光年外爆炸后的光落在她眼神中自己的身边。所以戴萌再怎么愚昧都能明白,面前的这个人,是真实地喜欢着自己。

“你看什么呢?”莫寒到戴萌的眼前摇摇手,“跑傻了吗你。”

“没有,我看你呢。”戴萌认真地说道,随后还笨拙地又加了句,“真的。”

逛完以后戴萌到底还是没忍住,瞒着莫寒偷偷推了自己这周一半的行程。莫寒在路边戴好口罩转身走进一家蛋糕店,而戴萌等在蛋糕店的门口,认真思索着。等经纪人问及原因时,她想了想,“陪一个重要的人。我怕她有一天,会逃走。”

——“所以我现在要好好和她待在一起。”

等莫寒打好了回酒店的车,再出来递给戴萌自己手上另一半的蛋糕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她有些不安地对面前仍旧看着她的人说了句,“你快点回去,现在都这么晚了,你明天还有通告呢。”

“我不想回去。”戴萌故作委屈,伸手过来抱她。

“欸你小心点,被偷拍了怎么办啊。”

“没事。”戴萌眼里噙着笑意看莫寒,“大不了……”

“大不了什么?”莫寒有些疑惑,叫好的车适时停靠在路边,车窗映着闪烁灯光打到两人的影子附近。莫寒总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在升高,却偏偏忍着心悸对戴萌又重复了句“你快回去”。

不过等戴萌撇着嘴坐进车里的时候,莫寒还是有些开心。不过她尚未知道对方为了自己推掉了半周的重要行程,戴萌也来不及思考这些通告能带给她多少热度,只是带着小孩子气地重新看着身边的人,“大不了以后都不回去了。”

“怎么可能不回去啊,”莫寒急了,“你乖一点好吧,都这么大的人了……”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不过我已经把通告推了,这几天想陪陪你。”戴萌握住莫寒的手心,车里没开灯,街灯的光有些许投射进车内,车外是人流与风声。莫寒注视着戴萌眼里的笑意,心里的悸动还未平息,就脱口说了她一句“傻”。戴萌也不回嘴,只是抓住对方的手,过没多久又轻声说了句“我才不傻呢”。

莫寒一直觉得戴萌和一阵温柔的风一样,所以在凛冬里她也不再那么怕冷。车里待的时间一长莫寒就有些倦了,摇摇晃晃的时候不小心靠上戴萌的肩。此刻她当然听不到戴萌慌乱的心跳声,只是悄悄抽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抱住对方的腰。

要说莫寒其实挺抗拒长时间旅行,但戴萌好像能消除她连日以来的疲惫。

所以有她的陪伴就好了。

5.

有段时间莫寒时常能做一个相同,但细细思考又有些不同的梦。梦境串联在一起竟然是小时候的事,好像是某次戴萌在什么地方迷路,恰好遇到了要回家的自己。遇到的时候戴萌已经哭得满脸是泪,莫寒一边觉得好笑一边拿自己放在书包里的纸巾给她擦鼻涕眼泪,然后牵起她的手说要领她回家。

戴萌问她,“莫寒姐姐你记得路吗?”

“当然记得啊,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噢。”莫寒理所当然,顺带接受了戴萌叫自己姐姐的称呼,“你怎么会迷路啊,这些地方明明都有标志物的吧。”

小小的戴萌抽抽噎噎地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回去的路上铺着落日的余晖,昏黄暧昧的光线里是两个人有些没头没脑的对话。没多久戴萌远远地看见自己的家了,还有门口那个小小的庭院。她看看余下的路程,又看看身边的莫寒,摇摇她的手问,“莫寒姐姐以后也会带我回家吗?”

那时候莫寒似乎撇了撇嘴答了“不会”。

可能岁月真的会改变很多东西,诸如年纪,诸如每个人的性格。梦里戴萌的问题莫寒重新在余下的时间给出了新的答案,比起之前的似乎要更为长远。她将这个时间定义为“永久”。

在一起的时间她们互相见过许多次对方的背影,而很多分离都是由于工作。相处的时间仍旧能用手指掰楞出来,除却某次戴萌任性而为地推掉了通告。自那以后戴萌付出了双倍的工作时间,莫寒就再也没让她这样做过。所以每次相处的时间都异常珍贵,而见面的方式也是各种各样。世界上的许多种交通工具她们都已经坐遍了,戴萌也习惯了在航站楼一个人等莫寒落地。

有几次莫寒突然问她会不会觉得很辛苦。戴萌假装思考了很长时间,一直等到莫寒有些生气地作势过来打她,才笑着把她抱进自己怀里说,“当然不会。”

“见你怎么会是一件辛苦的事。”

后来临近莫寒生日戴萌接到了时装周的邀请,经纪人同她说了这次行程的重要性,让她好好准备。戴萌知道以后自己一个人悄悄计算了好久,去伦敦的时间都没能绕开莫寒的生日。莫寒也原以为恋人早就忙得忘了她的生日,谁知道深夜的时候迷迷糊糊接到了对方的视频电话,躺在黑暗里看戴萌在寒风中给她说了句生日快乐。随后就是一个录制好的视频。

所有信息与视频都是对方在异国提前掐好了时间点发送的,莫寒接受信息时看着手机上那个圈转啊转,才想起来让她多穿点衣服,提醒她冷。

这也算是新的一岁属于自己的第一个惊喜,莫寒一个人躺在床上退出了对话框,去微博上看了好久粉丝给自己的生贺,在话题里一直刷到了底。粉丝的讯息不乏喜欢与对她的叮嘱,但是有一份心悸,始终是属于戴萌的。

6.

回到国内的时候戴萌在航站楼就提前看了自己近几天的行程,两天以后还要去趟塞班。和莫寒说过以后对方说了句好,顺便监督自己倒时差。回到两个人定好的酒店时戴萌还未完全适应国内的时间,进房间以后抱着莫寒就睡了,期间强忍着睡意和还没反应到戴萌已经回来的莫寒说了句“我回来了”。

两人和衣而睡,后半夜莫寒还是怕戴萌会冷,就小心翼翼地起身给她加了被子。思考之余莫寒就着手机的灯光看了一会儿戴萌的神色,她的眉眼有清晰的疲惫,莫寒没忍住就伸手去抚了抚对方的眉眼,随后又回到对方的怀抱里。

次日戴萌起来就看见莫寒拿回了外卖,早餐很丰盛但是不及她亲手做的好吃。她仍旧觉得累,和莫寒说了想睡想休息,但莫寒又提醒她这几天就不要大睡了,怕她来不及去塞班倒时差,“忍一忍忍一忍,去那边再好好休息了好不好?”

戴萌难得听到莫寒亲口这么和她说话,温柔得似乎能掐出水来。于是也就顺着她和她一起又去附近的街道上逛了逛,买了点喜欢的吃的。说起来戴萌一下子还不太能适应生活的节奏突然变得这么慢,脑子里昏昏沉沉,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对方的手。而说起来平时莫寒在微信里对自己爱答不理的,见了面却又粘人异常,想来这也是恋爱的两面吧。

年纪小的时候莫寒就学会了隐忍,又或者说是喜欢把什么事都一股脑憋在心里,很多事她都不会表露出在意的情绪。不过此刻她倒是不停地给自己叮嘱这叮嘱那,生怕自己去了别处又不习惯那里的饮食或者天气。

戴萌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重新遇见莫寒的她,一定是最幸运的人了吧。

7.

一天下来二人又熬到了深夜以适应国外的时间,第二天莫寒早早地叫戴萌起床。不过早起实在太过辛苦,莫寒看着把头又重新埋回被子里的戴萌,无奈地摇摇头又凑上去拨开,“万一赶不上飞机了这么办啊。”

戴萌仍旧没有什么反应,莫寒左思右想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凑过去吻了对方的脸颊,然后到耳边和她说了句“起床啦”。

戴萌一下清醒了。坐起来捂着自己的脸想说莫寒狡猾,害她大清早的就心跳加速。只是肇事人早就逃离了现场,于是她只好乖乖去洗漱。

洗漱完之后吃早餐的空当莫寒又提出了要送她去机场,理由是监督她免得她睡在车上。路上两人叽叽喳喳地聊着新年要怎么过,但是莫寒应该是这几天折腾累了,就枕在戴萌身上小憩了一会儿。戴萌强忍着睡意看看她身边人的模样,偶尔车窗外有阳光洒在她的长睫与鼻翼上,像精灵一样跃动着。

戴萌看着心疼,没忍住又和莫寒说了话,“累的话可以不来送我的。”

没多久睡梦里的莫寒含糊地应了句“不行,说好了要陪你啊”。

下车以后两人发现气温尚可,是近几个月以来上海为数不多的晴天。莫寒在楼里看着戴萌过了安检,直到她背影远远地被人群吞噬以后才悻悻地要回去。出来之前她仍旧全副武装了,这周过后她的通告开始满档,她想好好利用这些时间休息。

转身走了没多久莫寒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眼屏幕发现是戴萌。她按下接听键正想问戴萌怎么了。按照时间来说,她应该登机了才对。

“我不想去塞班了。”戴萌略带些委屈地说道,“我刚刚定好了电影票,我们去看电影吧。”

“啊?”莫寒没听明白,不一会儿她转身便看到了戴萌带着行李箱朝自己飞奔的身影。那个人正拿着手机,一脸欣喜地朝自己说道,“看电影也好逛街也好,反正今天我也不去塞班了。”戴萌心想,那些杂志拍摄就随它去吧。再让她任性一次吧,“之前你问我,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忘记回答了,是每时每刻。”

“我现在就想和你一起。”

莫寒看着她的恋人此刻用力朝她跑来,如同遥远的过去,记忆里的那个人总要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她的面前。而许多许多年前,尚是小孩的对方也是这样朝自己跑来,满心欢喜地说要和莫寒一起玩耍,去哪都可以。

清晨的阳光忽然落到二人的头顶,莫寒看着戴萌眼神之中泛着的光,柔软而明亮。

8.

你我二人一起,便可逃离地球表面,私奔至遥远的月球。


END.

 
 
评论(6)
热度(154)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