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Kimo】丨复始》

# 篇幅短所以只是些片段

#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甜(…



复始


/ 想吃宵夜时


同居开始后的第十三天,莫寒依旧会把冰箱里塞得满满的,然后在半夜偷偷溜出来做夜宵吃。虽然许佳琪不是很懂她这样的行为,但还是会在莫寒溜去厨房的时候跟着她看她给自己下面。过水,小火,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后把面放入小锅和水一起沸腾。许佳琪双手抱在胸前,舔舔嘴唇后对着莫寒的背影说道,“我也想吃。”


莫寒吓了一跳,抓着包装袋猛地回头看声音的主人,“许佳琪你不是睡了!”


“被吵醒了过来看看你干嘛,”许佳琪朝她挑挑眉,“没想到你这么多年吃夜宵的习惯还没改。”


“谁说要改了,我就不。”莫寒绕过门口的许佳琪把空了的包装丢到客厅,认真地说教她道,“再说你作为一个平面模特,是不能在大半夜这个时候吃东西的,真的。万一胖了,减肥很麻烦。”


许佳琪不以为意地看着莫寒经过自己身边,伸手捞过她的腰。莫寒缩在她的怀里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你干嘛?”


许佳琪把下巴搁到莫寒细瘦的肩,将她整个人裹进自己的怀抱。


“等你吃完,我们去睡觉。”


许佳琪完全没有在意莫寒脸上倏然间染起的红晕,她勾起一点嘴角,声音轻巧地落到对方耳边。


“明天我休息。”


/ 饭前


难得休息的周末,莫寒允许许佳琪赖床半小时。她似乎并不介意恋人在她刚起床时挽住她的手,把她困在自己身边的行为。此刻她正扎好她的头发在厨房里做早餐。她们住所的光线尚可,在清晨六点会越过路旁不算高大的树木落入房间,给不算明亮的空间一点温暖。


莫寒每个月只会在许佳琪休息的三天内早起做早餐,其余时间许佳琪都会在上班前替她喊好外卖。显然莫寒并不知道对方如何准确算好自己的起床时间,但每次她洗漱完之后,外卖就会准时送到她们的住所。


显然许佳琪刚刚是在装睡,因为没过多久莫寒就听见她洗漱完的声音。等她将碗筷都在客厅摆放好以后,许佳琪恰好从洗手台边趿拉着拖鞋过来抱她,睡意惺忪地问,“今天早上吃什么?”


“你自己看啦。”莫寒故作矜持拍了许佳琪抱住自己的手腕两下,表示反抗,“好了你先放开,我们要吃饭咯。”


“不放。”许佳琪晃晃头,忽略了莫寒刚刚的话,手上的力气明显没有松掉,“有点冷,你抱住我我才能好一点。”


“……幼不幼稚。”莫寒笑了笑,掌心覆上许佳琪的有些凉的手背,“最近的工作是不是很辛苦?总是要拍照片拍到好晚才回来。”


而许佳琪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辛苦,这一点莫寒向来知道。很多时候许佳琪都不会直言自己的工作有多辛苦,常常在家里一言不发地抱着她,两人时常就这样互相传递着温度,在午后的阳光里和衣而眠。许佳琪没有回答她,莫寒觉得奇怪正想问她怎么了,下一秒许佳琪就自然地偏过头吻了她的脸,“才不辛苦。”


莫寒愣了有一两秒,脸上传来近乎冰凉而炽热的触感时才发觉自己被偷袭了,回头故作生气地说道,“许佳琪,你又偷亲我!”


而许佳琪往往会在身后一本正经地捉住莫寒的手,笑着看她。那眼神里是有光的,莫寒总能被这样温柔的眼神给吸引住。


“我亲我的女朋友啊,不可以吗?”


“……哦。”莫寒轻声应道,没有让对方看见自己稍许上扬的嘴角。


——这样的情节总会被两人演练再三,莫寒也总会被许佳琪的各种小把戏耍弄而后被夺去一两个吻。而在尚未同居前的许多时日里,没能像同居时睁眼就是对方的两个人也总能在日常中抠出时间来见面,或者在社交软件里发送几条带着余温的语音消息,传递着一些甜蜜的“我想你了”。


/ 一同回家


下班以后许佳琪总会先看看手机,莫寒时常会发给她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例如“门口的流浪猫又来了,我给它吃了一点东西”“我买菜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才回家啊”“去散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外面拍照,感觉好厉害”,以及过许久才会简单又扭捏的“你在干嘛”。


而许佳琪的回复总是无关那些皮毛,往往是一句“刚刚才结束拍摄,我就很快回来”。


如此反复的对话许佳琪早已习惯,但她仍旧没有习惯十几小时没有与莫寒见面。因此她总是忍不住在回到恋人的面前以前就点开微信的视频,要看她一眼。很多时候通话结束了,许佳琪刚好就走到她们的住所前。因此许佳琪还反复和莫寒念叨过感谢新时代通讯发达,让她不至于思念过度。而这时候莫寒往往要白她一眼,轻蔑地笑她哪有那么夸张。


的确挺夸张的。许佳琪在心里应道。


出差后的最后一天,冬季北京的街道一如既往地干冷有风,许佳琪刚刚拍好照片换了衣服,整理好了行李箱准备回家。刚刚助理还问她要不要在北京多住几天,许佳琪认真地想了三秒后拒绝了,反手对助理指了指自己,“家里还有人等我呢。”


谁知许佳琪退了酒店房间以后才记起来自己没有提前约车,只好在酒店门口等车去机场。大约是深冬时候的温度实在太低,许佳琪整个人都蜷缩在自己的大衣里。看着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大约一两秒后,忽然见到一个熟悉身影。


那身影是她每日都见到的,如今也依旧时刻想念。莫寒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她跑过来,神采奕奕的样子奔向自己。许佳琪原本是有些怀疑的,等到怀里有对方的温度时才终于确认,“你怎么会来?”


“我在家也没有什么事,就想说过来和你一起嘛。”莫寒小小地被圈在许佳琪的怀里,环着她的腰,“我们一起回家。”


“哎呦现在机票这么贵你还过来,好亏哦。”许佳琪是有些惊喜与意外的,不过很快她腾出手指摆楞了一会儿,转念说道,“亏死了。”


“……你是不是嫌我麻烦了?”莫寒忽然闷声问道,“好了下次我就不过来了,免得你……”


正打算转身走的时候却被身后噙着笑的人给捉住了手腕,冰凉的指尖总算有了一些温度。莫寒听见那人狡黠地同她说,“生气了啊?我怎么会嫌你烦。”


指尖与指尖交缠过后扣在一起,而后莫寒听见她说道,“我们一起回家吧。”



偶尔莫寒会询问许佳琪,会不会觉得同居的生活漫长又无趣。因为她时常任性,并且总有她自己的世界。许佳琪总是会一本正经收起原本她带着狡黠的笑,她的眼神里裹着明亮柔软的甜,所有辛酸在她这里戛然而止。


“当然不会了。”她轻轻说道。


只有你能让这些无关痛痒周而复始的生活重新变为我的一年四季,我的春夏秋冬。



END.




 
 
评论(3)
热度(60)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