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戴莫】丨旧梦方休》

#BGM【http://url.cn/5zwyo68

“听说你是从山上下来的,”李宇琪被两名拦在自己面前的陌生人挡了去路,手上紧紧攥着自己的包袱,反复打量了下说话的人,“不知可否替我身边的这个人引荐一下,她要拜那个叫莫寒的人为师。”

“谁?”李宇琪不解,她是从山上下来的没错,莫寒是她的师父也没错,可是面前这个口口声声要拜莫寒为师的人她根本就不认识。更别提她那数十年都不下山的师父认不认识了。

吴哲晗看了戴萌一眼,正想替她解释,身旁的戴萌一把捞过同样身着男装的吴哲晗,反手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我,戴萌。”

李宇琪看了看戴萌的身子骨,皱了皱眉,表情万般无奈,随后又摇了摇头。

戴萌不解,“怎么了,我不可以吗?……还是说,你家师父有什么要求?”

“倒也不是。我家师父,已经很久没提起过要收什么徒弟了。尤其是像你这种上门的,”李宇琪把包袱背好,在胸前扎好了一个紧扣,“我师父更没有什么意向。”

说罢李宇琪拂袖要走,谁知被戴萌和吴哲晗给拦下了。

“你师父可曾见过我?我这副清奇骨骼可是万中无一的,不如你先带我上山,让你师父看一看我,说不定就收我了。”

李宇琪看戴萌眼神着实诚恳,只好停下步子又扭头打量了她一番。闹市之中这两个人不仅女扮男装,还肆无忌惮地将自己拦在了这个小巷口,也不知是何居心。

看罢李宇琪略带些心疼意味地朝戴萌说道,“就凭你?”

戴萌听完,恼了。

关于那山上的莫寒,江湖里早有关于她的传闻。有人说她有绝世武功,有人说她不过是富家千金逃婚到此,也有人说她是妖灵转世是这一方的山神。总之对她的身世大家莫衷一是,戴萌更是对她一无所知。

跟吴哲晗提起的时候,她也是一脸的茫然。说起来她明明是见过莫寒的,她一直记得,偏偏和旁人提起时,总没有什么恰当的词能形容那个人。

“所以你,只是在被土匪打劫时见过那个莫寒?”吴哲晗收起自己的扇面,“不过那个莫寒隐居深山这么久,也只是江湖上有她的传闻,你又怎么确定是她?”

戴萌被问住了。

她见过的,她记得的。刚刚随远亲来到这座城镇的时候,她一时贪玩要去看山玩水,没听他们的叮嘱就独自出来扑蝶。谁知蝴蝶飞走了,自己迷路在山林之中,还遇到了打劫为生的土匪。

正当自己以为要就此与人世别过的时候,那个人执着长剑横在了她的面前。

戴萌躲在她身后,她从未见过鲜血,也从未见过一个女子握过剑。她只记得自己捂住脸有些被吓到的时候,莫寒那双寡淡眼眸望向了自己。

“你可以走了。”

“可,可是……”戴萌放下捂住自己脸颊的掌心,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方才浴血奋战过的人,看她气息未平,才问她,“你没事吧?”

后来戴萌才知道,这一带的土匪猖獗,就连官府也那他们没办法。恰好是她入城的那天,这一带的土匪都没有了踪影。

“我问了她,她同我说的。”吴哲晗正啃着手里的水果,时令恰好,不吃就浪费了。她听到戴萌许久才应了她一句话,眼神有了须臾的坚定。

“她同我说的,她叫莫寒。”

“所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戴萌像模像样地站到莫寒面前的时候,莫寒还是有些惊讶的。随后她看了看李宇琪,李宇琪霎地低下了头。而面前的戴萌滔滔不绝,一副严肃神色说道,“我想不如来拜你为师,顺带照顾你。”

“我不需要什么徒弟。”莫寒觉得熟悉,始终想不起有在哪儿见过面前的人。戴萌仍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直盯到莫寒冰冷如霜的脸上也开始铺了一层薄晕。莫寒看了眼戴萌的眼神,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式说动李宇琪带她上山的,但无论是谁,从山下来的人她总不那么信任,“李宇琪,带她下山。”

戴萌见莫寒转身要关门,一脚迈到她的面前,整个人横在了门的中间,莫寒看着她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

“你究竟要……”

“你这样打打杀杀的,我很担心你。”莫寒也不知道戴萌为何要这样说,对方似乎觉得自己就处于这样的生活之中。等到莫寒开始认真同面前这个叫戴萌的人对视时,她才记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遇见过她。倒是她煞有介事的严肃神色有些引自己发笑。

“我记得你。就算你这样说了,你也不能替我打打杀杀。”莫寒吓唬她道,“我身边危机四伏,江湖中关于我的传言想必你也听过不少。你的担心对我而言毫无用处。”

戴萌一把抵住莫寒要关上的门。

莫寒被这突如其来的力气给晃了神,抬眼看住了对方的肃正的脸。

——“我偏要留下。”

最后还是抵不过这人的执拗。莫寒也不知道自己因何心软,只是觉得那人强行上山,还一脸正直的样子傻乎乎的可爱,反而让她觉得安心。只是要天天带她去练剑,莫寒有些不耐。她不懂戴萌一心想学的剑法究竟有什么好,难道这好过安稳与平凡,能助她上九重天。况且自己根本不会轻易教她什么,想了想还是只让她学些皮毛。

一旁的李宇琪看出来了,想要询问的时候被莫寒一句话给抵了回去,“她还小。”

于是李宇琪就接着一脸笑意看着戴萌耍着竹剑,时不时还朝连眼皮都不愿意抬的莫寒抛个得意眼神。

“师父,你看我这样对吗?”戴萌看莫寒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在长阶中驻足忽然练起了她刚刚才学过的招式,一边大声喊了莫寒。

谁知莫寒刚从枝丫中坐起来将横笛插回自己的腰间,抬眼便看见戴萌脚下不稳,从长阶上滚了下来,衣角带尘,还有她的惊呼声,“师父救命!——”

莫寒皱眉叹了口气,低头问站在树下的李宇琪,“你说,这个傻子怎么会想到要上山?”

李宇琪取了片树叶卡在指间,抬手不以为意地抿到嘴唇里回应她道。

“因为山上有某个人吧。”

有天晚上莫寒一个人出来看星星,夜风裹挟着山里的阴凉,吹到身上还是有些刺骨难耐。她在这山上也有几年,却觉得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好像自己在这里待得越久,就越能忘却一些东西。一些想忘怀的,一些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的。

很多年下来她和李宇琪都在不停地改变停留的地点,有时是小桥流水人家,有时是满眼孤烟的荒漠,有时是如水的江南,有时是广袤的西北。如今她却记不起这些地方的大概,一路的逃亡只让她觉得疲惫不堪。

而这座山傍着绿水,且附近不远处有城镇人烟,也就不必到处去猎物采摘。她同李宇琪变换了些身上的首饰,抵了些银两买下了这山里唯一的木屋。她们在这生活的时间不算久,但已是莫寒生活中长久以来都未曾得到过的安稳。

莫寒从小就是被鲜血染大的,她和李宇琪都是被丢弃的孤儿,被人捡去教作了杀人不眨眼的刺客。因此而受到无数的牵连,直到收留他们的那家人倒了以后,她们才真正逃脱。可是又算不上得到了自由。拿人钱财,手上染满了鲜血。两人早已是人尽唾弃的行尸走肉,不过心里到底还揣着些希冀,贪心地想要得到如同常人一样安逸淡然的生活。

偶尔莫寒看着每日天尚未亮的时候就拿了竹剑去屋前练习新学的招式,愚笨又刻苦。练剑的力道完全在不对的掌法上,招式又耍得极差,也不知道究竟是哪来的勇气要到自己这里来学剑。

江湖的传言多了,自己在他人眼里,似乎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莫寒从树荫间一跃而下,做了手势制止了戴萌的胡乱耍招,“你这是在做什么。”

“禀告师父,练你今天新教我的剑法。”戴萌立正在莫寒面前,严肃又透着一些好笑。

“……我可不记得自己教过你这些。”莫寒又好气又好笑,气在她练剑不得要领,又笑在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说罢后只好同她一起拿着竹剑,再又教她一遍。如此往复。

她不相信山下来的人也是有缘由的,可她也能想起每次问及李宇琪为何会放心这人上山时,对方交给自己的答案。

“我听师父你说过想要得到安稳的生活嘛。”李宇琪挠挠自己的脑勺,“我想了想自己也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不能给你这些。”

“这些连我自己都给不了自己。”莫寒坐在枝丫间吹起横笛,笛声悠扬而低沉,像是蒙了层薄雾的惨淡月光。

李宇琪望着远山,一座连着一座,好像永远也看不到尽头。她淡淡地说道,“这么久,够了,莫寒。我们逃得太辛苦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带戴萌上山的原因。”

“她说要娶你。”

她能给你安稳的生活。

戴萌上山后足足有两三个月,莫寒原本以为自己遇到了。

晚上木屋忽然起了浓烟,莫寒模糊间被李宇琪叫醒,“莫寒,我们被骗了!”

莫寒翕张了嘴唇,始终不敢相信听到的话。

“那个戴萌,是被派来解决我们的。”

从木屋之上往下望,还能看见众人间打头的便是在山中练了几日剑的戴萌。往日仇敌统统立在门前立着火把,整个木屋都置于逐渐弥漫的火海之中。莫寒这才终于想起前几日同她一起练剑时她所看到的戴萌右臂上的那个小小的标志代表着什么。

所以原来当初遇到土匪时那样恐慌的神情是假的,不会剑也是假的,愚笨与认真也是假的。

未曾与自己说出口的承诺是假的,未曾给她的那些安稳也是假的。

不过是想要得到自己的信任而已。

莫寒原以为,她逃到天涯海角,就可以躲过过去的生活。李宇琪因被浓烟呛到而沙哑着嗓音让莫寒快逃的时候,浓浓火舌里有人走了进来。

其实莫寒的气息也快被浓烟呛得再难平稳了。

但她还是认出了那个人的身影,滚了边的长衫衬得她整个人如同浸了日光般明亮。她想过被杀的一方终有一日会变成自己。浓烟变得滚烫,她终于看见火光之中那个人的脸。

她勉强看着那个人的眼睛,看见火光里的她脸上停着如同往常的认真。

莫寒分辨出对方翕张的嘴唇想要表达的字句。

“我把随行的人都杀了。”

语气染上了哭腔。

“你快走,再也不要回来了。”

——“莫寒,我娶不了你了。”

戴萌和亲眷一起来到这座城镇还是有原因的。那个叫莫寒和李宇琪的人,曾是江湖中人人痛恨的刺客之二,她们连同他人一起血洗了原本家大业大的戴家。留下来的戴萌与其他几个远亲便约定誓死要报这不共戴天之仇。

在山林中不小心遇到莫寒以后,戴萌回城便和小时候的好友吴哲晗一同打听了她们的下落。戴萌原以为自己可以下得了手,亲手报了这些沾染了鲜血的仇。

最后还是高估了自己。

莫寒仍旧记得李宇琪同自己谈起戴萌时她所说的那些话。她说那天自己在街巷路口被她们拦下,质疑了戴萌为何要上山的原因,谁知对方字字铿锵地对她说了句“我要娶莫寒”。

从遇见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娶不了她的。”吴哲晗拍过她的肩胛说道。

“我知道的。”

——我偏要留下保护你,我答应过了。

——至死方休。

不过都是一朝旧梦。


-完



 
 
评论(6)
热度(71)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