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在明日熄灭之前》

十九岁快乐。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我就能意识到十年前,十九岁的自己多么平庸。十九岁的我跨入成年人的大门,说实话我不爱成为一个看起来外向、善于交际的双面人。我内向又孤独,同时厌恶所有人的靠近。可一旦我们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就不得不接受来自社会的压力。我讨厌交际,只喜爱我自己喜爱的东西。
可是我同时又明白,很多人都在这样的情绪中挣扎着。我日复一日地学习、或者逃课,去往我向往的地狱。我难过,但是无法解脱。
我曾去试想过一个人的悲伤有多渺小。在我们居住的地球,太阳系,银河与宇宙当中。然而把周遭所有放大的时候一切又都变得这么微不足道——哪怕对我来说,这些已经足够将我压倒、逼迫到一个绝望的尽头。
如何解决?
我总有自己的宇宙,你知道,那是十分广阔的事物。它容纳一切,我依赖它,把我的苦闷情绪都倾倒在此。我贪得无厌,但是又十分容易被满足。我只想爱我想爱的,尽管我知道这很难。
当我处于这样烦闷、无趣、沾沾自喜、愚蠢十分的人群当中,当我处于这样的社会当中——这就像一个黑洞,里面什么都没有,而自我膨胀的厌恶感只会越来越多。
我知道我会一直带着自己这样自视清高的情绪活下去,每一天都如同站在自杀的边缘。我在深海里睁开眼睛,我明白自己的双眼是为了寻找星星而存在。
——我为自己的存在感到难过,万分难过。因为我与他人不同,我想爱,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任何事。

有一晚我梦到自己重新变回了十九岁的样子。那是另一个我,一个内向而敏感的小孩——姑且再用一次“小孩”这个词来称呼我自己吧——她躲在世界的角落,只有我看见了她。
我问:你为什么而哭?
她看着我说,因为我觉得我的未来已经死了。
她的眼中仍有一片银河,明亮的星星从夜空坠落。我用我的眼睛注视她,抱着她。
我摇摇头对她说,怎么会呢?
我说,无论是谁都值得被爱。你也是,我的小孩,我爱着你。人们常常用这个字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虽然我还是没怎么弄明白——但是你、我,我们共同拥有着的未来,都被这样的意象所围绕着。我们还要经历很多,经历很多心碎,经历很多美好的情事,经历一蹶不振,经历一切。你会被很多人记得或者遗忘,可是那都是明天的事了。不要妄想可以通过死亡来自我拯救,你值得再看看人间所有值得被你漂亮的眼睛所发现的事物。你会消沉或者积极向上,即便你坚信社会要将你置于死地,也依旧学会了生存。你会做出让步——但这一切都无法将真正你改变。我想,那是因为你仍是你自己,你仍将抗争——我们还不必难过。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带给你我新做的甜品。我们品尝甘甜与痛苦,在平庸中与一切狭路相逢。
这便是我们永远持续不死的未来。

我十九岁,二十岁,二十一岁,直至未来,永恒。我永远都是我自己,我永远爱我自己,我拯救自己,避免精神上的死亡。
我没办法成为任何人的奴隶,任何人生来即是君王。若我存在,我便是宇宙的主宰。在明天熄灭之前,我仍旧一息尚存。

-

 
评论(13)
热度(27)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