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七五折】丨最爱》

#提前的)五二十快乐)

#【BGM


/


吴哲晗突然想要和许佳琪讲她昨晚做过的梦以后发现她已经不是二十岁了。


/


梦里却还是二十岁的样子。平流层的云层薄得和光一样,隐约地穿透机翼。许佳琪睡在她身边,眼罩被她时刻变换的姿势蹭掉了半边,吴哲晗睁着朦胧睡眼替她拨好一边的头发。那是她的二十岁,偶尔空闲的时光,生活中心逼仄的长廊,每天都在练习的舞蹈。

吴哲晗记得自己记得很多事,有一些她甚至会专门在手机的备忘录里记下来。如今也只能记个大概。

那时候的许佳琪大约还是个小孩,做什么事都是一脸热血的样子。少年时期的两人几乎无话不谈,谈生活琐事,谈公演,谈无形之中的压力,谈近几日听到的笑话。生活被琐琐碎碎切成好看的横截面,供人欣赏。而无人涉足的空间里,她和许佳琪共享所有有趣无趣的秘密。


吴哲晗记得年少的自己无比喜欢阴雨天气。更早些她一个人想不通一些事的时候,就会去敲开许佳琪的房门。

后来就很少去了。

她记得最开始最开始,她们会相拥坐在床上一块儿看最新的综艺。那时候也没有手机直播,她们都窝在一块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她和许佳琪趴在狭小的床上盯着pad,偶尔吴哲晗犯困了就打着哈欠支棱着下巴越过许佳琪的手臂看她的侧脸。很快就随着综艺节目里俏皮的背景音睡倒在一边。

再后来许佳琪也睡着了。

吴哲晗是被过低的气温冻醒的,醒来时pad仍旧开着,只不过视频已经显示播放结束。她抓着遥控板调了气温,又起来尽量轻声地起来去找被许佳琪踢在一边的空调被,弯腰在促狭过道里变换位置,抓着被子一角替许佳琪盖好。

外面是阴雨连绵,生活中心的隔音效果一如既往地不怎么好,练习室有几个人排练,咚咚的鼓点声透过几面墙壁传来。吴哲晗回到床上自己那一边位置的时候,看见许佳琪的耳机已经被她的手臂蹭成了一团乱麻,混乱地绕在指尖。她稍稍坐近,替许佳琪解开手上缠绕的耳机线,停顿了一会,突发奇想把另一头绕在了自己的尾指。

外头的雨声越来越响,含混着吴哲晗不为人知的心思,连同她们短暂拥有的狭小空间,一并被保存在了某个人的细微世界里。她看看自己尾指上的那条细线,又扭头看着许佳琪如同猫咪一样乖巧的睡脸,忽然想道,是不是也可以把这条线当做绑在她们之间的红线呢。

她其实有些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确认自己喜欢许佳琪的了。


这一个雨天以前戴萌来找她讨论最后一场公演的特殊环节。排练的时候她和许佳琪分在了一组,到了最后一个环节她们两个人又看着戴萌和莫寒面面相觑。

并不是不知道特殊节目的最后一个动作是亲吻。

吴哲晗起初和戴萌谈起的时候,也没有多少放在心上。反而真正排练起来,看着另一边的戴萌没敢去看莫寒而是兀自红了整只耳朵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些越界的动作对如今的她来说已不算平常。

吴哲晗同样不敢看许佳琪的眼睛。而她是因为什么呢。

最后一次排练以前戴萌在旁边喝了一口水,转过来问吴哲晗,“你们要不要亲啊?”

“什……什么啊?”吴哲晗式装傻道。

“还是不了吧。”吴哲晗听见她拿着水瓶,指肚绕着瓶盖一圈又一圈地绕着,自顾自说道。

“啊……那就不亲。”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莫寒和许佳琪从外面买了点东西回来。等许佳琪走到吴哲晗身边蹲下来拿着一瓶可乐,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的时候,她看着许佳琪的眼睛,好像有点能了解戴萌的情绪了。

吴哲晗想,许佳琪的眼睛里是不是落了一片银河的星星。


最后一遍排练,音乐即将落定,四个人纷纷在最后一部分站住脚相视而笑的时候,吴哲晗越过许佳琪的眼神抓住了她的手心。

所有的星星落到河里撞碎了,光影四溢,在她的面前勾勒出一轮又一轮好看的弧度。

“我有一个秘密。”


/


三字打头的年纪吴哲晗已经不再做偶像了。确切来说只不过是重新回到了自己原先的生活,平淡细致地参与每一天属于自己的时间。她经营自己的公司,很少再做和年少有关的梦。

她和许佳琪一起在团内团外打拼了有十年,然后一起毕业,然后渐渐地……就不再联系。吴哲晗原来想一切都不该变成这样,可是它们偏偏就会变成这样。而所有都和最初的决定无关,只是所有人都避免不了被某条必要的时间线冲刷到另一个陌生境地。

她还记得很多,很多记不起细枝末节的小事如今回忆起来也算得上有趣。她其实记得所有人,记得所有人的名字,记得她的过去曾遇见过怎样有趣无趣的故事。

而许佳琪是她一直以来,最特别但也最无法如实表达情感的人。

但她已经开始学会逐渐释怀,也学会了在打开微信的时候熟练地在朋友圈寻找许佳琪的动态,了解她近来过得是否开心。

然后任由自己心里的那颗星星缓慢地熄灭。


吴哲晗连日以来因为公司的事在家和一个连锁的门面奔波,时常因为服装方面的问题而在几个店之间连轴转。上海真正开始进入燥热的夏天,日影在车窗外随着枝桠摇曳。光从虚幻的热浪里下坠,有店员拿起吴哲晗特意给她们带的几杯奶茶小心翼翼地和她说,“老板,现在这么热,不用这么麻烦来啦。我们会好好照顾生意的。”

吴哲晗点头,“好,我没事的。”

不过她已经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在炎热夏日如此奔波放在过去实在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那时候大家尚且仗着年轻,在高温里冒着日头在舞台上跳舞,或者在零下的冰天雪地里冻着双腿等待节目的导演来喊她们。

而推开大门,几束阴影落到吴哲晗脚边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恍惚。她在想那个当下自己一刹那的慌神究竟是因为气温过高,还是她面前出现了许久没有见过的许佳琪。

吴哲晗在许佳琪反着亮光的墨镜里看见自己期待又委屈的眼神,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如同石子在她的脑海里逐渐下沉。她下意识地去看许佳琪的尾指,心想多年前她亲手绑起来的红线,现在还在不在呢。

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所有的意识都因为许佳琪的一句“好久不见”而彻底消失。


老朋友相见吴哲晗本来想要去定酒店请许佳琪吃顿饭,电话打到一半她的手被许佳琪碰了碰,“这么久不见,你要不要请我去大排档好好吃一顿?”

吴哲晗愣了愣。

“就剧场附近那个,听说很快就要拆迁了,”许佳琪摘了墨镜以后左顾右盼地领着吴哲晗过马路,像是身边带了一位小朋友,时不时还冒出几句“看车”,“我怕以后都吃不到了,今天来这边就是想去剧场那边逛逛,顺便最后吃一次那儿的东西。”

“噢,这样。”吴哲晗看许佳琪左右看车的时候跟几年前的模样简直没差,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顺势去握许佳琪抓着自己衣角的手,“红绿灯我还是会看的。”

许佳琪显然没有想到吴哲晗还会和她牵手,某一刻还是有些恍惚,甚至下意识想要抽回去。

“为什么想要回去?”吴哲晗突然问道。

过完马路以后就是一条熟悉的街道,仍旧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她们曾经的剧场落在几条破落街道的中心,附近的路面隔了许久终于重新浇了柏油,但并不是全部。部分的柏油路面还是显得有些突兀,街贩们沿街推着放满不正规食品的车辆。零散行人偶尔看见这两个妆容精致的人的时候还是会回头,随后和自己的同伴交流着什么。

不久前这里被通知说是要全街拆迁翻新,不少商户早就签好了拆迁协议搬离。而原本属于她们的剧场已经拆了一半,团队的新成员们全部搬去了另一个地方,另一个更好的舞台。

许佳琪和吴哲晗一路无言。许佳琪仍旧在思考吴哲晗抛出的问题的时候,她就已经松了手。

“我也好久没回来了。”吴哲晗说,“以前觉得好累,现在想想其实也挺开心的。”

“是啊。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剧场还没建呢。”许佳琪笑起来,语气逐渐放松。

许久不见面的人再次交谈起来的确会有隔阂,但是又会因为交谈的对象而不同。她们两个人都没有带伞,迎着日头走了一路。吴哲晗一边让出了道路内侧的阴影处给许佳琪一边想道。

那我现在和你,究竟又是属于哪一种呢。

“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那儿的吃的,平时公演结束了还要绕去那儿点关东煮。”

“那是饿了嘛!”她身边的人声音软软的,像天空深处的一片薄薄的云层,忽然汇聚在一起落下雨来,“而且上公演要两个小时呢,累死人。”

“那你现在是干什么?”吴哲晗突然好奇地问。

“现在啊,”许佳琪看到排挡的店面就两眼放光,惊呼一声“幸好还在”就在吴哲晗前面不远处拐了进去,毫不介意地在排挡里有些油渍的座位上坐下,“平面模特。不少老师说我有这个天分,就试着做了做。没想到还挺成功的。”

许佳琪说得很轻松,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但是吴哲晗甚至是出于直觉地感受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花了多少精力,多努力地为她现在这个工作而奋斗着。

排挡的老板仍旧是多年以前的那一个,吴哲晗在许佳琪对面的座位上坐好。记忆如同流沙往后倒退,属于许佳琪的记忆切片悉数坠落到吴哲晗的眼前。

如果抛去妆容更加精致,举止更加小心这些,吴哲晗差点以为时光真的倒流了。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


那场特殊节目的时候吴哲晗没有吻许佳琪。

音乐节奏卡点在那个瞬间,吴哲晗也感觉到镜头移动到了自己的这个方向,甚至许佳琪都闭上了眼睛。

身后的欢呼一浪高过一浪,吴哲晗差点以为自己是站在了千万人注视着的舞台。那个瞬间自己究竟想了什么?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吴哲晗坐在排挡里让老板把空调温度再调低了些。她稍微点了些酒,坐在许佳琪的对面,挑了几句稀松平常的话说。例如,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例如,如果太累了记得多休息,例如……很快许佳琪及时打断了她的尬聊,“哎哎哎,我们都是多年的革命战友了,这些客套话可以不用说了。”

吴哲晗笑,“好。”

她确实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吴哲晗知道她其实有很多想要和许佳琪分享的事。她想要和她一起生活,想要和她一起飞往世界各地旅行。她想要和许佳琪打游戏到深夜,想要在无聊时坐在沙发上一起和许佳琪看最新的综艺。她想要阴雨天气睡在许佳琪的身边,反复确认她亲自给双方绑好的红线。

说出口却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很快吴哲晗闷声喝了不少酒,许佳琪皱着眉问她,“怎么喝这么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最近生意不太好?”

“不是……”

“那……”许佳琪坐定,“我们可以走了?”

“嗯。”


可是太难了。

局促的欢呼声里,吴哲晗看着许佳琪闭上眼睛的时候想道。

她根本没有办法说出她的秘密。


吴哲晗的吻错落在空气里,随后看着许佳琪缓缓睁开眼睛。


/


日色西沉,气温太高以至于整个下午这条街上都没有什么人。吴哲晗和许佳琪逐渐又开始聊起了以前的话题,公演间隙的无聊笑话,生活中心时好时坏总能困住人的电梯,食堂,走廊,列着房间主人名字的门牌。后来又聊起了后辈,毕业的场景,之后又聊天各一方各找出路时的艰辛。

话题的中心始终是她们对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她们在一起共度十年,各自消磨彼此的青春,在年少的琥珀里刻印对方的姓名。

后来还是突然沉默了。两个人并肩走到了街道的尽头,一路上的景色都变了,变得开阔明朗,就好像她们即将要经历的未知的未来。尽头处是条多分支的岔路口,她们回去的方向各不相同。大约是知道即将再次离别,许佳琪率先问她,“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吴哲晗愣了愣,眼神瞥到许佳琪,“什么?”

许佳琪稍稍皱起一点眉头,犹豫了一两秒忽然举起手掌遮住快要直射进眼睛里的光线,“……算了,没什么。”

沿路的景色在时光里变化,她们好像在几个小时里走过了十余年。吴哲晗同样垂下眼眸,在分岔路口尽头的最后几步里缄默不语。许佳琪并肩走在她的身边,乖巧得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吴哲晗想,假如时光真的倒流了,她又会怎样和许佳琪解释自己那个没能给她的吻呢。

很快她还是听见了许佳琪的声音,语气坚定而倔强。

“关于你的秘密。”

而想要回应的下一秒,吴哲晗看着对方稍稍踮起了脚,伸手够过了她纤长的指尖,在她的唇角处留下了故事的句点。

“我一直都知道的。”


不是所有相遇都恰好是无端的邂逅,也不是人群中任意两人就能搭建相遇的亿万分之一可能性。而吴哲晗并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回到过去还是去向未来。


但是就这一刻。

再给我一次牵手的勇气,给你属于我们彼此的爱情。


/


吴哲晗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依旧二十当头。

她的梦里一切都在消失,所有颜色,所有行人,所有与她相关的。潮汐从世界的彼端倒流,行星逐渐暗淡,行进的机翼坠临头顶。

她在三十岁的时候记起了自己二十岁的梦境。那个梦境里,她不可抑止地失去了一切。她想要留住的,没能留住的。一切的一切。


而所有轰然倒塌、朝向远离她的方向消失而去的场景里,许佳琪重新出现。





-









 
评论(1)
热度(80)
  1. could拉赫瑪尼 转载了此文字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