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法罗朱】丨Dans la pièce》


*朱丽叶邀请您参加她的婚礼。

*胡言乱语…(。


提伯尔特该怎么去形容这样的感觉。他甚至没法儿开口——这太困难了。他几乎不能呼吸。他站在门后看朱丽叶渐行渐远,但他知道自己应该追上去。他应该礼貌致谢,应该对那个蒙太古小子和颜悦色,应该亲手把朱丽叶交给她的爱人——她唯一的,能够拥有她的爱人。


但是他没有,他一样也没法儿做成。他的手上还有那张请柬,用金边烫印,上面的名字由朱丽叶一手写就。她说自己十五岁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真爱。可是朱丽叶哪儿能知道什么是爱呢?就连提伯尔特都不能,他不能知道什么是爱。在朱丽叶看见自己以前,提伯尔特觉得自己永远也没有办法知道爱是什么。


现在好了。他握着手里的那张请柬。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手里的那张纸变成了杀人的火焰,变成了直撞向地面的陨石,变成了狂妄的海啸,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抢夺提伯尔特最后那一点理智的罪魁祸首。


他开始向下坠落。他陷落的世界里没有风。没有缝隙的地方都是这样,但是提伯尔特有些呼吸不过来。后来他睁开眼睛,远远地看见——斑斓的光线里有几个人影。首先是几个身着红装的凯普莱特家的人,有他爱的人,有爱他的人。然后是一抹幽暗的蓝。那是几个蒙太古——是罗密欧。然后是茂丘西奥。然后是班伏里奥。他们时常厮混在一起,他们在维罗纳城中漫步,大声说笑,在城墙下逗眉眼漂亮的女孩儿。然后视线一转,整个视角变回了他自己。


提伯尔特看见了他自己。他和自己对话。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他自己的样子,眼窝深陷,如同黑暗中的星辰,这双眼睛时常追随着朱丽叶。追随着她的每一个眼神,追随她的每一个微小的、甚至被隐藏的动作。直到、直到朱丽叶在舞会上和另一个人,就是罗密欧,陷入了爱情当中。


他痛苦。他愤怒。但他毫无办法。因为他——他还是爱。他爱朱丽叶。从他看见朱丽叶的第一眼起他就明白了。提伯尔特明白,朱丽叶成了他的一切。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只能是朱丽叶,为什么他只想看她的眼睛,为什么无论是爱还是恨,他第一个想到的只有朱丽叶。


其实维罗纳城也有很多爱提伯尔特的人。这些风言风语也会传到他的耳朵里。但是提伯尔特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在他下落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突然开始流泪。可是没有人会来拉他一把。


他叫自己的名字。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


“她不会来了。朱丽叶陷入了爱情,她很幸福——我替她开心。”


“朱丽叶会如何亲吻她的爱人呢?”


他忽然这样想道。她将如何亲吻她的爱人?她将如何将自己全身心地交出,又将如何拥有属于她的爱?她是否回想起提伯尔特,她的表哥,也曾毫无指望地站在她的身后,轻声喊着她的名字?


他接着下落。


他想起了自己和朱丽叶很小的时候。那会儿他们应该在捉迷藏。维罗纳城中满是他俩的叫声。最开始朱丽叶捂住他的眼睛,让他过几分钟再睁开。他听见朱丽叶亲切地喊着他的名字,提伯尔特、提伯尔特,一声又一声,犹如一颗石子,坠入他浅薄的河流当中。他一直都在找寻朱丽叶,渐渐地,朱丽叶长大了。她成为了一个少女。她的体态逐渐丰盈,波光在她的眼中流转。所有富有情调的男人们在她的阳台之下驻足,在门口放上一支新鲜的玫瑰。很少有人驻足在朱丽叶的眼神当中。就连提伯尔特也不行——他不行。他知道。


“提伯尔特,朱丽叶拥有了她的爱。你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他没办法。提伯尔特明白自己的立场。他是仇恨、也是孤独的孩子。他在阴影当中长大。朱丽叶是他的爱,是他的永不得。是他费尽一切,哪怕拥抱死亡也无法拥有的柔情。朱丽叶曾为他带来了一切,诸如星星,月亮,明晃晃的火光,如同蜜糖般的笑容。她在提伯尔特盛满一切的朝露中醒来。


她是世间万物。


不可否认,提伯尔特卑微地想要一个吻。只要一个就好。朱丽叶的吻不会落在他的脸上,不会落在他冰凉的嘴唇上,也不会落在他的胸膛。他想要朱丽叶的一个吻,那个吻甚至都不会被任何人看见。它只会被他保存在自己的手掌心里。他的手心很大很厚实,提伯尔特想,他一定能够保管好这个吻。那个吻会被他封缄在手心的纹路里,由他永久拥有,永不褪色,也永不失去。他会在身前死后紧握住他自己的掌心,由那一个吻带领他追寻新的生命。


“朱丽叶,朱丽叶,为什么你会是朱丽叶,不是其他人呢?”


就像命中注定的一样。朱丽叶一定会爱上罗密欧。那假如你不是朱丽叶呢?提伯尔特想,为什么你不能是罗萨琳或者其他人呢?但那样——提伯尔特否定了自己——但那样她就不是她了。他爱的也不会是朱丽叶了。这只是一个姓名,让他将爱、将恨、将属于他一切的东西所封存、所保留的姓名。除却这个姓名,除却她,提伯尔特想不出来自己还会怎样用自己的双眼去感受一切。


提伯尔特决心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胡思乱想的话他该疯了。趁他还没撕心裂肺地品尝痛苦以前,他想他该出去走走。去哪儿都行。去维罗纳的城墙之上吹响亮的口哨,去广场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讲无聊的笑话,去找几个人打架斗殴,去惹怒几个老者,好让他们说服亲王将他驱逐出维罗纳。可是这又有什么好处呢?他简直没法儿想象没有朱丽叶的日子。


但他还是出去了。他把请柬收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小心地收好,也没有随意乱放。他只是把它放了起来,希望自己不要再想起它。然后他一脸轻松、但也许并不那么轻松地走去了广场。广场上有老人,有小孩儿,有眼神坚毅的少年,也有目光如水的少女。他的目光曾在她们的身上停留过片刻,然后没一会儿就挪开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


很快他看见了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他俩勾肩搭背,一脸醉意。在看见提伯尔特以后,他俩仍旧没停下说点儿什么胡话,好让提伯尔特满腔怒火。但是提伯尔特没有生气。哪怕是茂丘西奥一脸嘲笑地煽风点火,他仍旧没有生气。


提伯尔特变了。茂丘西奥想。


这人真怪。


他又说了些下流的笑话,故意说得很大声——就好像是专门说给提伯尔特听的一样。但他还是没有生气。


——这还是我认识的提伯尔特吗!


茂丘西奥惊呼。


但是很快,班伏里奥就把他给带走了。他怕茂丘西奥不惹到提伯尔特死不罢休。但过几天毕竟就是朱丽叶结婚的日子了。他不想让两家人闹得太难堪。于是茂丘西奥像毛球一样被叼走了。


世界重新安静了下来。


提伯尔特甚至有些感激。他甚至在心里感谢起了茂丘西奥。他让自己有那么一点儿活着的意思。怎么说呢——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提伯尔特了。他的灵魂早就消失了,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残破的躯体。没有灵魂的躯体。没有意义的、没有爱、也没有恨的躯体。他在世界中稳稳下坠。没有人会接住他。


可是他还是想说。


他想和朱丽叶说。


他想说他爱朱丽叶。像鱼类爱水,人类爱空气那样爱。爱能带给他存在的证明。假如朱丽叶能够看见他,他就像获得了全世界那样开心。假如朱丽叶能够看见他,假如朱丽叶能给他一个梦寐以求的吻,假如朱丽叶能够牵起他的手,假如朱丽叶能够不爱罗密欧。


提伯尔特卑微地想。


他甚至只要朱丽叶牵起他的手就好了。他想牵朱丽叶的手,想带她去遥远的山顶,俯视整个维罗纳城。他想带她去观赏世界,他想告诉她世界其实并不大,就像——就像十个维罗纳那样。


而我们就在这十个维罗纳城中生老病死,领略一切。


可是朱丽叶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他呢?她就算看见他的影子都行。


提伯尔特在广场漫无目的地走了好久。他想时间不如就这样停止。永远停止。永远都不要再运转起来。他在广场上看见了许多夫妻。他们在相伴的日子里垂垂老矣。有时丈夫会替妻子在耳边插上一朵山茶。光的影子影影绰绰地落下来。


这就是每一个人的一生。


提伯尔特忽然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拥有这些了。


他会老,会死,甚至以后他也会遇见一个爱他的人。但是他永远也不会拥有这些。因为朱丽叶爱的是罗密欧。她甚至不会再记得提伯尔特的名字。


他开始难受起来,与此同时,他接着开始在他崩塌的世界里下落。


后来他闭上眼睛——






提伯尔特在坠临地面的最后一刻许愿。他许愿朱丽叶拥有爱情,一辈子都不要被恨蒙蔽双眼。他希望她一直幸福,用她美丽的眼睛看见最彻亮的银河。他许愿她不要老,不要死,不要难过,不要为任何琐碎烦忧。


还有不要将他遗忘。


“若你死去——但是我希望你永不要经历这些——我想沉睡在你的墓碑旁。或者,做你的墓碑。”



END.


 
评论(3)
热度(18)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