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 Weibo:@茶多酚没有茶
 

《【美宣】丨柏拉图情诗·下》

柏拉图情诗·上

【BGM / Strawberries & Cigarettes



# 4


孟美岐的指尖很凉,好像带上一点不近人情的意味。但她合起掌心的时候,就交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宇宙。


暴雨已经过去了几天,但吴宣仪时常会在工作与工作交替的间隙里想起来那一个自己原本无数次觉得失落甚至绝望的时刻,是孟美岐打破了某个咒语,把自己从沼泽里救了出来。她握到对方的指尖,头一次在大雨滔天里听见的不是轰然作响的雷声,而是自己如擂的心跳。


吴宣仪好像听见孟美岐对她说了一句话——但她并没有听懂那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可是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吴宣仪察觉自己不怎么害怕黑暗的空间,也不怎么害怕那样震耳欲聋的雷声了。


雷阵雨结束过后孟美岐没有立刻松开吴宣仪,而是和着她因害怕而随着骤降的体温而冰冷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哈了口气,替她稍稍缓和僵硬的掌心。吴宣仪稍稍缓过神来,眨着自己湿润的眼睛看了一眼孟美岐,发觉对方没有才在咖啡厅里看到她时的那种不可靠近的感觉。


几分钟后等坐在沙发上蜷缩起来的吴宣仪稍稍冷静了一点,孟美岐才松开她的手,一边皱着眉头对她说了一句“미안쩍다”,配合对方的表情吴宣仪大概知道那是一句道歉。


吴宣仪愣了愣,迎着孟美岐的道歉对她摇摇头。


“谢谢你。”


# 5


吴宣仪是感谢的。她从小到大都尽量隐藏自己的惧怕,只是不想要给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带来负担,即便他们或许觉得这并不是什么负担——但她仍旧选择从不提及。恐惧总是源于自身,所以吴宣仪想,就算她和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们说了又会怎么样呢。常年累积的害怕感不会凭空消失。


可是孟美岐好像成了自己隐忍选择后的一个例外。


吴宣仪偶尔在下班的路上走着,会想起和孟美岐一同说笑的时刻——但有时候她们语言不通,等说完以后才会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彼此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她们尽量不接住翻译器的帮助,好像在某一个时间说好的那样,彼此心照不宣、然后又在某些晦暗时刻彼此靠近。


吴宣仪总在孟美岐因中文发音不准而胡乱比划着的时候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天真无邪。偶尔孟美岐也会在不甚理解的时候和吴宣仪一起皱着眉头笑着。偶尔吴宣仪也会想,孟美岐大概不是什么擅长交谈的人。


她的确不擅长交谈。孟美岐很少出门,是吴宣仪常去找她说话,她也从不拒绝。有些两人实在无法用肢体语言和神情交流的时候才会选择借助翻译器:孟美岐常常会在一句话以后加上三个拇指的系统自带表情,和她本人有些不符地相衬。而吴宣仪每次看到三个表情的时候都会会心一笑,孟美岐就看着她弯起来的眼睛发呆。


孟美岐在大多工作场合里不会遇见这样连眉眼都带着的笑的人。在她身边的大家都好像长大了,唯独她还是个想要自由的小孩。她身边的同事总是在电台里用含着笑意的声音替别人解决难题,放下麦的时候又恢复成冷漠又自怜的大人。


有时候就连她也会质疑自己工作的性质与意义,戴上麦的时候她就变得健谈又开朗,只是偶尔才会在遇到难题的时候稍微低落一些。放下麦的时候她还是孟美岐,还是一个不怎么交谈的孟美岐,还是一个连神情都连带着倦意与不近人情的孟美岐。



饭后两人一般都没有什么事情,空闲下来的时间吴宣仪总会好奇地拿着手机凑过来问孟美岐各种问题。譬如她现在在韩国是做什么工作的。


孟美岐犹豫一两秒,在自己的手机上打打删删,然后把屏幕交给吴宣仪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因为……」吴宣仪歪头想了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选择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吧。喜欢了以后,才能坚持啊。」


吴宣仪的工作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几乎每周都有数不清的文件要处理。孟美岐大概没有想到吴宣仪会这么说,但是思考过后她还是写了。


「其实我也没有想过会做电台主播,」吴宣仪看见孟美岐交给她的翻译器里写,「原本只是想听听别人的生活,才会觉得自己有一些存在感。」


翻译器的东西总是很不准确。


吴宣仪后来再三考虑了孟美岐在翻译器里写过的内容。


如果把这孟美岐的话再仔细翻译一遍,大概是「我选择了这份工作是因为在电台里,我可以听到很多种不同的生活——低沉的、消极的、陷入爱恋的、烦恼的,各种各样的,许多种生活构成了一个平凡的世界。」


「我想要一个平凡的生活,因为喜欢,所以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因为喜欢,所以我才有一种“正存在着”的感觉。」


孟美岐和她说话的时候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好像海平面以上的一点波澜。不易发觉,也不宜靠近。


吴宣仪后来才终于恍惚地想起,她也曾看过这双明亮的眼睛。


# 6


几年前吴宣仪在韩国迷过路。大学期间第一次个人旅行,她一个人对着国外的地图无所适从。恰好路过一幢大厦的时候她看到电子屏幕里滚动出了一栏电话号码,她不清楚那串电话号码的用途,自费旅行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导游同她解释,所以误打误撞地拨了那通她并不熟悉的号码。


一串铃声过后她听见一声冷淡又温柔的招呼,很快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结果最终还是没有挂掉电话。


吴宣仪拿着手机胡乱说了一大堆国语,和电话那头的韩语根本无法交流。拿着电话的大概是个女孩子,用韩语安抚过自己以后又用英语同她解释,大概过了两分钟吴宣仪听见了电话里传来熟悉的语言。



得救了。


吴宣仪在人潮拥挤的街道松了口气,最后有人在通话结束后发给了她一张电子地图,顺便还标记好了她的酒店地点。回到酒店以后吴宣仪才后知后觉地把那幢大厦的韩名发给自己在韩国念书的同学询问,讯息传过来的时候她看见同学说这是一家小众的电台公司。


「今天是MCS2的맹미기主播的节目,虽然MCS挺小众的可是这位主播的人气很高哦。」


吴宣仪愣了愣,忽然想起了刚刚接通电话听到的那个声音。


冷淡又温柔,像在雨后忽然出现的彩虹气泡,还没有被众人发现的时候就“啪”地一声碎掉了。


会是怎样的人呢。吴宣仪支着下巴思考着,在酒店的床上翻了个身,坐起来拿着手机带些好奇询问朋友,「那她的中文名是什么啊?」


「她父母是从国内移民过来的,国内的网站上应该也有她的资料,你可以去搜搜看。我记得她的中文名好像是叫……」


「孟美岐吧。」


# 7


曾出现在搜索引擎的照片里的孟美岐和真实存在着的孟美岐一一对应上的时候,吴宣仪还是会想原来真有这么巧啊。


原来命运真的可以把两个跨越海面、跨越语言、跨越人群的各不相同的个体连接起来,由两个点构成一条直线,再由一条带着独立的浪漫感和异于常人的莽撞的直线衍生出无数个交织的世界,从世界组成宇宙,再从宇宙回归到吴宣仪和孟美岐本身。


虽然对现在这座城市也不甚熟悉,吴宣仪还是决定要带孟美岐出去看看。城市很大很大,她们两个人根本逛不完。奇怪,明明是这样大的地方,和孟美岐一起出行过的话,反而觉得其实世界也没有特别广阔。偶尔两人穿越城市只是去另一头吃吴宣仪说的某家自助餐,偶尔坐上公车就会忘记转站,然后任由目的地不断变换延伸,带着两人去到从未去过的地方。生活的广度被日影逐渐拉长,两个人因语言而产生的距离却在逐渐缩短。


孟美岐贫瘠又无趣的世界好像就是这样被吴宣仪一点一点填满。


从小到大,孟美岐都是一个人度过的。一直都是这样。爸妈总是很忙,抽不出时间和她在一起,所以她几乎没有多少与他们共处的记忆。她一个人长大,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在上学的路上摘花,再到后来,她一个人在假日的午后坐上去电台公司的公车。她在电台里藉由不同的电波听到了许多种生活,那些陌生人的经历总是如此平凡、又如此遥不可及。


直到有一天她坐上了去往另一个国家的飞机,在平流层里遥望透过云层斑斓彻亮的光线,她隔着玻璃窗朝那些如同游丝的云层伸手,昏昏沉沉地想,会不会在某个地方也有人愿意等待我。


会不会有人等她长大,会不会有人等她伸出手足够稳稳地抓住对方的掌心。会不会有人可以走近她的生活,让她实现至今所有平凡无趣的愿望。


后来吴宣仪出现了。


# 8


吴宣仪连续几周的工作有些喘不过气。下班过后电梯到底了还是有些恍惚,愣了半天才记起一楼已经到了。一颗心从傍晚开始就跳个不停,吴宣仪也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等到她看见孟美岐的细瘦身影出现在公司大门外的阴影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吴宣仪一溜小跑过去和孟美岐打招呼,一边用手机上打好的句子翻译给孟美岐看,「你怎么会来?」


孟美岐笑意盈盈地朝吴宣仪比划着手势,大意是说我今天没有什么事,买了菜以后就顺便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下班。说着还拎起手上的塑料袋给吴宣仪看了看她买好的菜,像是个邀功的小孩。


吴宣仪觉得这样的孟美岐有点可爱。


可爱这个词原本并不在吴宣仪形容孟美岐的字典里,与她相处的时间一长,这个词反而逐渐替代了其他诸如冷淡、谨慎、遥不可及之类的词汇。


原来这个看起来清冷的女孩子也会这样温柔得不像话。


两个人走出去没有多久,孟美岐忽然在某个红绿灯路口牵过了吴宣仪的手,一边朝她笑,一边指了指对面路上的红灯。


孟美岐的掌心很凉,但是合上自己的指尖时,却逐渐地温暖起来。吴宣仪一边忍住自己砰然的心跳,视线瞥过正看着车辆的孟美岐的认真眼神,突然萌生出了要和她一同出去旅行的想法。



——“哦,跟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朋友一起旅行?”吴宣仪给仍在韩国出差的程潇打了电话询问,和她说明了自己已经攒够了一周的休息时间,所以过来和她这个既是好友又是上司说一声,结果遭到了对方来自灵魂的拷问,“真的好奇怪,吴宣仪,你都不肯和我一起来韩国。”


“跟你去韩国哪儿是旅行哦!”吴宣仪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分明就是工作。”


“那好吧,就给你一周的假,”程潇笑了笑,“再多给你三天的假期,你好好休息。”


“啊?”


“明明是个工作狂,突然打电话和我说要休假,”程潇在电话里平静地分析,“看来你的「朋友」应该很重要咯。”


吴宣仪听出了程潇在揶揄她,但她没有反驳,只是小心翼翼地收着声,草草地和她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孟美岐在厨房准备晚饭,窗外的夜色逐渐四合。


吴宣仪的嘴角稍稍扬起好看的弧度,她想,如果和孟美岐一起在各地统统旅行一遍的话,迟早也会走过各个城市的某条街巷,牵起她的手的话,也能在不同国家的转机间当做是进行宇宙飞行。



吴宣仪没有谈过恋爱。


但是她终于发觉,自己大概已经在恋爱了。


# 9


后来吴宣仪小心地和孟美岐提到自己有了一周多一些的假期,问她想不想和自己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孟美岐没有多少犹豫就答应了。


就在她们才踏上旅程的第一天,孟美岐坐在吴宣仪的身边,伸手接过了吴宣仪因为惧怕幽闭空间而颤抖的手心。直至飞机平稳地飞行在了安静的高空里,吴宣仪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


孟美岐坐在自己的身边支着下巴,漫长的旅途当中她的另一只手一直稳稳地牵住自己,吴宣仪看见那些彻亮的云层里,有光线落到孟美岐的长睫。她看见孟美岐睁开眼睛,凑过来小声地给吴宣仪唱了一首歌。


她第一次听见孟美岐唱歌。


孟美岐后来和她说起歌名,是Backstreet Boys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她只听见孟美岐唱了一小段。她唱,「Although loneliness has always been a friend of mine, I'm leaving my life in your hands…I don’t care who you are, where you from, what you did, as long as you love me.」


# 10


吴宣仪第一次听见孟美岐唱歌。


唱完以后,她又听见孟美岐小心翼翼地开口,好像是在调整自己的咬字与中文发音。


“吴宣仪,”她听见孟美岐如是说道,“我知道自己与你截然不同,连语言都能将我们分隔,甚至我对你也一无所知,但是想要询问你,我们……要不要试着在一起?——未来我可以待在你的城市,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和我一起回到韩国,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自己的内心,所以我想要问你……”


吴宣仪看着孟美岐因语句说得磕磕绊绊而满脸通红,忽然笑了起来。



吴宣仪知道孟美岐不善言辞,比起靠近人群,她更乐意靠近孤独。


她知道孟美岐喜欢平凡的生活,因为喜欢,所以做什么都没关系。


她知道孟美岐小自己一岁,来自韩国,原本是MSC的人气主播,后来突然就来到了她居住的城市,突然与她见面,突然与她重逢。


还有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


吴宣仪看着孟美岐,看见宇宙统统碎在她温柔的眼睛里,黯淡空间陡然彻亮起来。她在飞机行将降落,如同失重的客舱里握着孟美岐的手。她忽然想,如果和孟美岐一起在各地统统旅行一遍的话,迟早也会走过各个城市的某条街巷,在几万里的高空牵起她的手的话,是不是也能算做正进行着的一场只有她们两人的宇宙飞行。


而原来,彼此都在一同生活的间隙悄悄为对方练习过熟知的语言,到最后只为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나는원한다.”


吴宣仪凑到孟美岐的耳边轻声说,我愿意。


# 0


恋人就是这样平凡,俗气至极,笨拙至极。


但是我甘愿平凡、俗气与笨拙,以此才能攒够一点勇气,去牵起你的掌心。






END.




*[柏拉图情诗·上]“我和我的影子独处,它说它有悄悄话想对我说,它说它很想念你。原来,我和我的影子都在想你。”——柏拉图

*本文灵感来自电影《真爱至上》里的一对语言不通的情侣



 
 
评论(12)
热度(277)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