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近期因为某剧(大家都知道啦),富察氏得以被大众熟知。在此期间我查阅了从顺治帝到嘉庆帝的历史,以此了解一下那个时代。首先是清史相关:《清史稿》与《清史稿·后妃传》是未修撰完成的清史,具有参考意义。不可否认的是《清史稿》具有一些细微的错误,希望大家可以在阅读时多查阅其余具有考据价值的书籍,例如爱新觉罗·弘历的《御制诗集》、李瑞芳的《乾隆王朝》等。

然后是富察氏的出身:富察氏出自满洲镶黄旗,察哈尔总管李荣保之女,家中累世高官。镶黄旗是满洲八大旗的上三旗之首。比较之下,高氏贵妃出自汉人包衣,自乾隆登基以后,他将高氏全族抬入镶黄旗(可见有多受恩宠)。娴妃——也就是后来的皇后辉发那拉氏,则出自满洲镶蓝旗。

以下是历史上关于富察氏的记载:【列传一】:十三年,从上东巡,还跸,三月乙未,后崩于德州舟次,年三十七。上深恸,兼程还京师,殡于长春宫,服缟素十二日。

也就是说,乾隆十三年,富察氏在乾隆东巡时,便因病崩于德州舟次(此前乾隆十一年,富察氏诞下一子,不满二十个月,永琏便因出痘夭折),殡于长春宫,后葬于裕陵。除《清史稿》等史籍外,唯一有记载富察氏的,只有乾隆自己写的诗。他曾写诗四万余首,多因诗泛滥而没有质量。其中可以称上较好的诗句,大多是乾隆为纪念富察氏而作。为悼念富察氏,乾隆写《述悲赋》,后载入《清史稿》。乾隆为富察氏服缟素十二日,将富察氏殡于长春宫。命四海同哀,天下服丧。文武百官哭临三日,不得婚嫁;军民摘冠缨,同样不得嫁娶。富察氏崩于德州后,乾隆便性情大变。

以下是《述悲赋》其中一部分。

「思遗徽之莫尽兮,讵两新昌而增?字之能宣。包四德而首出兮,谓庶几其可传。惊时序之代谢兮,届十旬而迅如。恸兮,陈旧物而忆初。亦有时而暂弭兮,旋触绪而欷歔。信人生之如梦兮,了万事之皆虚。」

还有一些细枝末节:富察氏居于长春宫,长春宫满语意译为汉语的意思是「使时永恒的宫殿」。而雍正帝曾在弘历仍是宝亲王时,赐其号为「长春居士」。

 
评论
热度(20)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