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三莫】丨晚安月亮》

*张丹三x莫寒
*ooc

[你在什么时候,才能收到这些明信片呢?]

莫寒在检查信箱顺便从里面拿出一沓报纸的时候,看见了埋在报纸以下的那个偏日式信封。信封被小心地粘好口子,大约是从很远的地方被寄过来。她收起报纸时,看着那个信封,用指尖敲了敲信封微微鼓起的部分,然后把它又翻过来看了看。寄信人的名字张扬地写在信封上,附近留下一个小小的Logo,是寄信人从前就自己设计好的,专属于她的一个图案。

盛夏傍晚的蝉声如同雨水一般丰盛,莫寒一路穿越大雨般的蝉鸣,往十字路口的方向走去。她接下来要去一趟便利店,报纸和信封则被她捧在交叉的双臂。订报纸是从前和父母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以前,在那个还没有手机的时代,她总要跑上一小段路去自己的家附近,替父亲买一份当天的报纸。从那时起,她就习惯以此了解世界。

而张丹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她寄明信片的呢。她已经想不起确切的时间点。

那年春天张丹三率先和她提出要出去环游世界的决定,说这话时的她眼睛里明晃晃地,就像此时透过枝叶落到莫寒附近的光线一样。她那样伸出手问自己的时候,莫寒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嗯……”那已经是两年,或者还要更早以前的事情了——张丹三坐在长椅上不安分地晃着身子,稍稍侧过头观察着身边皱着眉头的莫寒,一个“嗯”字拖了长音。她这次来见莫寒,说不清是不是为了道别。

“如果你不想的话,也没事的。”张丹三歪歪脑袋,起身在长椅后的护栏附近练起了平衡。护栏以外是用砖砌起来的分界线,用以分隔人行道和绿植。她不是那么平稳地走着,一边观察着莫寒的表情。她其实是想要来问莫寒,要不要和她一起环游世界。但是就成人的世界来说,这个愿望未免太过幼稚。

可是,这个世界总是这样。总有那样多的事情等待解决,总有那样多的人无法见面。张丹三想要去见的世界,莫寒好像不敢靠近似的——好像她的那份勇气,在很久以前,就被许多种呼啸而过的现实所消磨了。

“你决定好去哪儿了吗?”莫寒没有回过头看她,只是看着不远处,有树叶簌簌地从远处飘过来,很快摔落在地。

“还没有哦。”张丹三把双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并作一个长方形的框,假定自己手中出现了一个相机,随后,她把莫寒框在了“镜头”的中央。那是她的焦点。既然这么说了的话——“你去不了吗?”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

莫寒低着头,用脚尖触了触长椅旁的石子,有一粒轻轻地滚开了。然后就停在那儿,思考许久,她还是没有回答张丹三的问题。张丹三一直等在她的身边,最后终于从彻亮的光线中降落下来。

“没关系啊——”莫寒听见旁边的人如是说道,而后莫寒看着她努力地用手弧了一个圆出来,“反正地球是圆的嘛。”

反正地球是圆的。

但是要过多久,我们才能再度相遇呢。

莫寒抵开便利店的玻璃门,轻盈的铃声自上方响起。她从记忆中稍稍抽身,走进便利店的最后一排商架,首先从冰柜里挑选了一瓶酸奶,然后驻足在冒着冷气的冰柜旁思索今晚要带些什么东西回去吃。很快她把报纸和信一同换到左手,右手抱着挑选好的零食酸奶去柜台处结算。

“请问需要袋子吗?”店员接过莫寒手上的东西后轻声询问。

“嗯。”

有一天,张丹三曾在街上等过莫寒下班。那个时候她刚刚大学毕业,才找好住所,工作暂时还没有着落。莫寒早已开始朝九晚五,却在某条街上无意间看到这个曾经的同校学妹的身影。也许,她想,比同校同学的关系还要再近一些。张丹三就站在那个无风的场景里,构成了图中的某个焦点。

莫寒同样从便利店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去,她走得很慢,过了很久才看见张丹三。她站在那儿,举着大学暑期打工攒下来的钱买的微单拍照,“学姐!——”她那个时候好像是这么叫的。

张丹三一路小跑过来,停在自己的身边飞快地整理了下自己的刘海,弯腰去看莫寒手上的袋子,“刚从便利店回来吗?”

“丹三……你怎么在这?”莫寒略微惊讶地看着她。

“今天刚刚面试过,就在学姐家附近,所以我就顺便过来,看看能不能等到学姐啊。”张丹三理所当然地说,“然后我真的等到了哦。还有——”

张丹三提醒莫寒,然后示意她看着自己指尖的方向。她顺着张丹三的手指抬头向上望。

那是一轮明月,皎洁月光浸润在无垠的夜色里。

“是月亮。”过了一会,张丹三说道。

莫寒能记起那个时候张丹三的表情。鲜活的。灵动的。充满生机的。

之后很多年莫寒都没有再在任何人那儿见过类似的神情。

走过十字路口后左拐,是个上坡。莫寒的家就在上坡一半,再往里走的路口处。她一手拎着便利店里买回来的食物,一手拿着报纸和信,预备到家了再拆开信封,看一看张丹三这一次是会哪里寄来明信片。

傍晚的落日消失得很快,整个城市缓慢地没入黑暗。路灯悉数从街边亮起。她漫步过日常风景,塑料袋在脚边刮擦出声响。

近几年张丹三去过不少地方,每每路过陌生的景色,她就会拍照,然后印成明信片寄给莫寒。明信片的背面总是寥寥几句话,然后标注好寄信那天的日期。张丹三一般会和她说明那个地方的时间,然后是遇到的人,或是一些她经历的小事。莫寒时常会想这个小孩究竟有怎样无端又可爱的想法,才愿意想要把自己所有的梦想一一实现。

明明对很多人来说,现实总是无法击溃的。

很快莫寒停下来,把手上的袋子放到一边。她停在一盏路灯附近,有光泻下来。她就这样停着,拆开了手上的信封。

里面有很多明信片,她抽出其中一张,正面印着璀璨的花火。她看见她在反面写,[我现在在花火大会哦,看不到也没关系,我已经替你许了愿望了。]

[日本的盛夏果然也是这么热呢。不过这里的月亮似乎比我们曾一同看过的要更加明亮。]

[你在什么时候才会收到这些明信片呢——]

莫寒看着明信片上那个人一如既往明亮的神情,终于避无可避地笑了起来。后来她想,反正地球是圆的,就算现在出发,也能赶到那个人的身边吧。

她收好手上的明信片,看着天边的明月,轻声说道,月亮出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31)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