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瑪尼
自行發光體
 

《【戴莫】丨群山》

/ 01


我隐约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不可及的过去。

近几年梦的碎片几乎在那一刻统统都拼凑在了一起,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以为她不会再注视着我了。


/ 02


当年纪跨过某道界限时,一个人的生活会倏然忙碌起来。身体承压力会开始下降,命运轨迹会随着某种情愿束之高阁的情绪而走向平稳。很多人会在年少的时候选择朝向独木桥的另一头冲锋陷阵,也有很多人就此安定并走向生活。


大雨落下来的第一刻,我听助理说着近几日的行程与网络数据、公司的安排以及其他。雾气在车窗外凝聚成了雨,落到我遥远的思绪当中。

我们来这座城市巡演,为期五天。从另一座城市飞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下飞机仍有...

《【戴莫】丨月亮河》

# 【BGM

/ 01

主持人这样问我:这些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下来,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

我想了有半刻钟,但这个答案几乎是那个当下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很多记忆的碎片随之划过我的心底,然后逐渐陨落。

然后我装作思考了许久,回答主持人抛出的问题。

——几年前我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但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因为剧里所呈现出来的浪漫情节。里面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如果让我选,我还会跳那条河”。

以前太年轻,每一天的生活都忙忙碌碌马不停蹄。所以很难去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从这样的情绪里脱身而出时,反而有些明白了。

我稍稍坐正,一边对着摄像的红点调整表情。主持人...

《【戴莫】丨由衷》

# 恋爱Project-9

# 【BGM


五月份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了夏日的气息。沿街的热浪开始腾升,香樟的枝叶重叠出了几片簇拥着的阴影。而高考来临之前,天气越来越热的同时,许多人也开始了高考的最后冲刺以及迎接即将到来的毕业。


文科班的戴萌在高二下半学期从文科班转到了拐角的理科班,理由是理科班的班主任和她父母认识,可以监督她的数学学习。但是这对戴萌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就目前来说,她的数学能力:0。身为表姑的班主任老师为了让戴萌的数学有长足的进步,特意在班里给她安排了一个绝佳位置,靠近讲台,周围群学霸环绕,绝对是学习的最好角度。但这无疑对戴萌也是一大...

《【戴莫】丨恋人啊》

*混乱的意识(流

什么是「恋人」呢。若从普通意义上理解,是指两个人互相倾慕,并想要生活在一起。当时间开始流逝推移,恋人便赋予了更多含义。当需要辨别自己与某一个人是否算得上恋人时,就开始了某种比较与衡量。因此莫寒曾认为她与戴萌算不上朋友,但是也绝对达不到恋人的程度,并且这种自知体现在了各种方面。

工作与生活陷入困境的时候莫寒曾一度得了抑郁症。这种症状在某种时刻会无限缩小她的心脏,缩小她所能够触手可及的任何空间,将她封闭进一个任何人也进不去的密室。你或许不了解这种痛苦带来的精神折磨。因为在分级的痛苦之中,它属于最高层。生活在未能得到豁免的时候在精神的深处点燃了火把,普通人总能手持火把前行。可是...

《【戴莫】丨私奔到月球》

#恋爱Project-8

#BGM【http://url.cn/5T0U6NA

1.

在冬令时的伦敦温度已经直逼零下,吴哲晗和许佳琪两个人躲在屋檐下一角远远地看着正鼓捣着手机的戴萌,等了几分钟后终于有人问,“戴萌你好了没有?我们得回酒店了。”

“啊——快好了快好了,你们别急。”戴萌看看手机上早早调好的时间,编辑好的微博终于在网络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成功发送。

“你又要我们给她录生日的视频还要让我们在这等,万一我们冻死在伦敦回不了国,没能赶上节目,你赔吗?”看着戴萌从路口信号稍好的地方转身回来,许佳琪听到她完全没在意自己的发言,随后还自顾自地说了句“这儿的网太可怕了,刚刚视频都差点通不了

《【戴莫】丨溶解》

#恋爱Project-7
#瞎写

-
被家人叫人去相亲的时候是个雨天。
莫寒出门之前看了看天色,云层染上了铅灰色,厚重得不像往常。她皱着眉看了眼手机上那个人给自己发来的消息,叹了口气。
好像人到一定的年纪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这时候全世界的人都会开始无缘无故地关心起自己的生活,问你有没有遇到心动的对象,问你什么时候愿意和别人一起过。
莫寒一直都不在意的,不过也并非不在意,也不是没遇到过什么喜欢的人。
但是总是缺了一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莫寒一个人撑着伞等车,想起来要回那个给她发了“要不要来接你”的约会对象信息,键入了几个字就孤零零地看着手机屏幕渐渐暗下去。
不用了。
她始终也没能明白自己的心里,究竟空缺了一...

《【戴莫】丨天真有邪(完)》

# 恋爱Project-3

# 前文【http://vol-spatial.lofter.com/post/1ef5afaa_1203d6f6

# BGM【http://url.cn/5BL8IWp


天真有邪 (6)


/

李宇琪犹豫着要不要给莫寒打电话的时候被戴萌拦住了。


“你给她打电话也没用,收购日期是我提前的,应该我亲自和她说。”戴萌坐在原本莫寒坐着的椅子上背对着李宇琪,“况且从这一刻起,收购协议也已经生效了。我,是这里的新董事长。”


“可是……”


戴萌没有理会李宇琪想要说什么,“莫寒在哪里?”


“董事长她……...

《【戴莫】丨天真有邪(5)》

# 恋爱Project-3


# 前文

1

2

3

4


/

“莫董事长……”李宇琪拿着手里的文件夹,说完近日莫寒的行程以后,再去看了一眼莫寒,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不如去休息休息吧?你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几个小时了,我怕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啊,”莫寒抹抹眼睛,“又睡着了……”


她伸手接过李宇琪手上的文件,看着她皱着眉头,“还有事吗?”


李宇琪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莫寒对她来说,是她不可及的勇气。李宇琪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莫寒,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和莫寒一起工作的,从未选择过后悔。


但是很多时候李宇琪发现...

《【戴莫】丨天真有邪(4)》

#恋爱Project-3

#BGM【http://url.cn/49mPb6p

/

发觉自己不受控制地出神是在几场紧锣密鼓的会议中周旋的时候意识到的。开会时戴萌习惯性地戴着眼镜,时间久了鼻梁就一阵疼。签完最后一份协议时,戴萌想去车上休息一会儿,走在路上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步调。


“哦,我已经回公司了。关于A集团的收购事宜我已经基本安排好了,待会你记得查收一下邮件。”戴萌若有所思地对电话那头的许佳琪说着,“还有,可以让父亲不用再来试探我的收购计划了。”


“啊……好的戴总,”许佳琪微微点点头,“另外,之前你让我联系A集团的董事都已经联系过了,可是他们的董事长并不愿意出...

《【戴莫】丨长安一片月》

# 醉清风番外

# 全文【http://vol-spatial.lofter.com/post/1ef5afaa_11180b85

01.

莫寒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捂着额角,汗滴却还是不停地沁出她的掌心。

好久没有做过梦了。

她叹口气,想着刚刚究竟梦到了什么才会这么害怕。可惜仔细回忆的时候,却一个场景也记不起来了。梦里只留下一个模糊又刺骨的细节,行人的影子落在她的眼瞳里,倒映出一个面孔。

会是谁呢。


莫寒翻来覆去思索许久,最终还是放弃了。思索的空当,莫寒觉得更加难以入眠。她起身望着房间一角,视线里各种颜色交汇在一起,融成了无尽的夜。

这是第几天了?

莫...

《【戴莫】丨再次重逢》

#恋爱Project-6

#BGM【http://url.cn/5ISEbRU


#

手术完成后莫寒一直待在病房里没有醒来。家属已经反复和医生确认过了她的情况,可是任谁也没办法好好休息。莫寒是独生女,对父母来说她便是一切了。戴萌拿着莫寒的报告单和化验单同她父母强调了几次莫寒的身体情况,看着两人步履蹒跚地走出她的办公室,突然这样想道。

作为莫寒的主治医师,她负责病房的日常巡视与照顾莫寒。而躺在病床上的人刚刚才从ICU转入普通病房,至今也没有要醒的迹象。

可是不应该。

戴萌反反复复去过病房巡视了几次,病床上的人依旧是一张苍白的脸,毫无血色。她的头发散落地披在了枕套上,偶尔戴萌看见了...

圣诞快乐!——

奉贤杠子樾:

@出厌 昨天半夜跟我说等等要送我一个东西, 打开一看是手画的圣诞树, 那我也送你一个

《【戴莫】丨She is her GIRLFRIEND》

#恋爱Project-5

#BGM【http://url.cn/5hay1CA


*

比起空气较为清新的清晨,我更喜欢没什么人会来打扰的午后。午后阳光不算刺眼,而且足够我晒暖自己的身体。我的主人从不远处带着一些吃食向我走来,她一如既往地没有让别人跟着她。

说起来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说过话了呢。我伏在自己的双腿上,用接近透明的红色眼睛注视着她朝我走来。

此时距离她将我从挤满了我的同类的宠物店中救出来已过去了有一个月差不多的时间,将我带至因她而不再冰冷的医院时,我忽然听见走廊的尽头有人叫她的名字。


莫寒。


好听的名字。我扭头想着,她的手真凉,哪怕是抱了我那么久。而我也能清...

《【戴莫】丨余灰》

*看不懂的话 可以留言

*随便更新一下


几年后再回上海,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车窗外的天空飘了几滴小雨,戴萌盖好披在身上的大衣,身旁的人反复确认,问她还冷不冷。戴萌拉好衣领,低声应了“不冷”。思考了一两秒,又转身和身边的人说我想自己一个人在上海逛逛。最近的戏几天以后才开工。

身旁的人兴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但也还是答应了。


毕业后的第不知道几年,戴萌跟戏回了上海,此时的她用了另一个身份重新出道。从前所在的团终于从不温不火变得大红大紫,追捧的人变多了,热度一升再升。偶尔听经纪人说起几个年轻有为的后辈,她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逼仄狭小的空间,汗水与梦想被当做商品贩卖。还是...

《【戴莫】丨Pluto》

# 恋爱Project-4

# BGM【http://url.cn/5SsHMtp


-

“莫寒你看,”李宇琪递过来的手机反着光,莫寒转身把她手机往下推了一些,“今天微博热搜第一条。”


顺着李宇琪的话,莫寒仔细浏览了一遍微博的热搜榜。她愣了一两秒随后又听见旁边的人问道,“戴萌有男朋友了啊?”


莫寒皱皱眉,转身接着写策划案,“哦。”


李宇琪觉得奇怪,又凑过去轻声问,“她没出道以前是你室友吧?这事儿你不知道?”


“我干嘛要知道这个,又不是她女朋友。”莫寒想了想,又加了句,“我和她现在不住一起了,也不熟。”


李宇琪看得出莫寒的搪塞与推脱,就没有再...

《天真有邪(3)》

#恋爱Project-3

#BGM【http://url.cn/5zlVfaF

# 要是有很多专业方面的错误也请饶了我吧【🐒

/

晚上莫寒没有做饭,两个人就着披萨看了一场电影。房间里有早几个月莫寒就堆在角落的放映机,买来一直没有用过。放映碟是刚刚发行的,感人的迪士尼动画投在房间的一面墙上。戴萌从前泪点低,但是还是得承认莫寒的泪点似乎更低一些。

虽然嘴上说着我没哭却还是接过了戴萌递过去的纸巾。

莫寒认真看着电影的内容,戴萌却有了些倦意。她轻轻回头看了看身边的莫寒,心想她还是和从前一样。莫寒没有坐在离她近些的地方,而是刻意保持了距离。

很快电影放起了片尾曲,莫寒扔了手上...

《天真有邪(2)》

# 1¾
# 恋爱Project-3

公司有派过人和莫寒谈过关于对其集团收购的事宜,意料之中被拒绝了。这几天莫寒忙着董事长职位的交接,方便集团管理。

她日日奔波,和不少股东谈了关于股份转让及集团设计产品如何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翻盘售出的问题。戴萌并不会时常跟着莫寒去了解集团内部涉及法律程序,她早就看出了集团部分产品合同书中的漏洞,仅仅是这个漏洞就足以让集团年利润损失千万。恐怕公司资金链时常出现问题也是因为这个。

莫寒也从不催促她处理法律上的问题,看来这个人一直以来的倔强性格没变。如果她下定决心不请求别人帮助,就绝对不会做先开口的那一方。

她是真的在努力想要保护好她父亲的公司...

《【戴莫】丨天真有邪(1)》

#  1 ¼

# 恋爱Project-3

# BGM【http://url.cn/5C4leXZ

/

怎样才算了解一个人?

莫寒在公司里看到西装革履的戴萌时,忽然这样想道。

爱情没有准确的定义,命题给出时,向来清楚莫寒解出来的答案是一团乱码。

她想起来上大学的某一天,那天深夜和她通话完了以后,戴萌迟迟没有挂断,等莫寒问起来,她才说了句“我想见你”。

起初自己只是单纯觉得戴萌是个可以靠近的对象罢了。

至于是什么时候心动的,她已无从知晓。人生的前二十年她认识不少人,也错过不少人,得到了很多,唯独失去了心跳的理由。这段关系开始得不明朗,却跌跌撞撞...

《【戴莫】丨未止》

#复健

#恋爱Project-1

#BGM【http://url.cn/4Aao4cS

/

机长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从身着婚纱的女生跌跌撞撞地开了她的车门后心安理得地坐下让她踩油门开始,她就一直处于“我是谁我在干什么”的状态,险些要打电话给还没有接到的许佳琪打电话说自己被一个女生绑架了,还是在自己的车上。

车上的两个人好像心照不宣地都没有说话,只能听见女生打开了车窗后漏进了一点点柔和的风。《A Thousand years》的旋律被机长调得大声了些。

车内的空气有些闷,刚入春时候特有的潮湿再加上戴萌许久没有回上海,难免让人觉得不适。女生的脸被冻得有些红。戴萌扭头看她时,...

夏恋

-

等到戴萌口中不断溢出暖黄色的花瓣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上那个无理又无趣的斯莱特林学院的莫寒了。
不过自己口吐花瓣这件事被桃金娘看到了可一点都不好。


-

那个狮院的戴萌又来找自己干嘛?
莫寒心里一惊,看着戴萌飞给自己的纸鹤,避开了教授的视线把纸鹤给捏成了一团。
这人完全没有上课的意识吗?
此刻戴萌坐在另一排清清楚楚看见了莫寒手上的动作,做了一个心痛的表情,对着刚好看过来的莫寒眨了眨眼,“你看下我的纸条!”
这拙劣的嘴型……
莫寒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接着听课了。虽说实践出真知,但霍格沃兹好歹也是有考试的。
结果戴萌在麦格教授的注视下,又飞了个纸鹤给莫寒——
“戴萌小姐,如果您有什么想要告诉莫寒小姐的,为何不在约会的时候直接告诉她呢?要知道我可并不是个老古董。”说着麦格教授停顿了片刻,“格兰芬多扣十分。”
“……”
在哄笑声中戴萌尴尬地瞥了眼莫寒,那人已经满脸红晕,双手不住地拉扯着自己面前的书页,看出来是生气了。


蛇院的朋友都说莫寒是一年级生中最聪明却也最无趣的学生,戴萌只是略有耳闻。毕竟第一次和莫寒见面的时候,她还蛮可爱的。
想起来当初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戴萌刚和她认识时,自己就和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戴萌拉着自己的箱子,看着自己身边朝她提问的莫寒,忽然玩心大起,一脸诚实的微笑,“在那边,你是第一次来吧?”
“啊……是的。”莫寒找准方向,点点头,“咦,你还不过来吗,我要进去了哦?”
“没事我还要……”
“砰——”
戴萌看着莫寒的箱子连同猫头鹰和她自己一并撞飞了出去,她捂着嘴笑,看莫寒一脸懵圈地捂着额角心想现在的人都这么傻得可爱吗。
“你——!”莫寒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戴萌,一双明亮的眼里全是怒火。
“我叫戴萌,是霍格沃兹的新生。”戴萌露出人畜无害的笑,“你呢?”
“难道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该有的礼貌吗?”莫寒抖抖衣服,眼神里生着冷光,“还是说,你认为我很好欺负?”
“……欸?”戴萌愣了愣,她当真了?


事实证明,莫寒的确当真了。
但是自己也只不过是在上次差点弄断了她心爱的魔杖,上上次企图和她打招呼时摔倒了结果撕破了她的长袍,上上上次在占卜课上睡着了不小心喊了句“莫寒这个笨蛋”结果被教授骂了一顿,之后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
……
所以做了这么多,她还不懂吗?


“戴萌!”
下课以后戴萌正准备灰溜溜地逃走,转眼就被莫寒施了咒,双腿僵硬得和石头一样动弹不得,“喂你又对我施咒!”
“你刚刚是不是故意的?!我差点就给我们学院扣分了,”莫寒气急败坏地拿出自己怀里的魔杖,生硬地抵在戴萌喉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喂莫寒你小心点万一一个不小心把我变成蚊子怎么办!你稳住!稳住!魔杖别抖……”
“……”
而莫寒发愣的空当,咒语失去了效力,戴萌伸手去拉了她,魔杖差点被戴萌抽走,“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你别抓着我魔杖!”
“那我难道抓着你手吗?”戴萌反问道。
“我的魔药课要迟到了!”
“……”
戴萌犹豫着松开了一圈,“刚刚纸条上说的是……”
“我上课要迟到了!”莫寒转身要跑,却听见身后的戴萌用魔杖放大的声音。
“明天下午,我来找你。”


-

其实没有什么魔药课。
莫寒急匆匆地跑进盥洗室,喉咙里就溢出了一抹暖黄。
桃金娘看在眼里,用一种阴阳怪气儿的声音同莫寒说话:“哎哟,你们国家真是不一样呢。”
“……”莫寒揪揪自己的长袍,“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当我没有看见吗?”桃金娘忽然飘近,鼻尖凑到莫寒的脸旁,“你刚刚……吐花了。”
说着又略带些凄惨与阴险的笑意,“格兰芬多……也有个女生吐花被我看见了哦。”
……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吐花?
难道是被谁下了咒?
莫寒皱皱眉,想着要不要找出那个格兰芬多的女生和她讨论下该怎么办。正要问桃金娘时,转身发现她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身后水池里,几片暖黄色的向日葵花瓣悠悠地浮在水面。


-

实话说莫寒还挺怕被戴萌找到的。不说上次她差点连累自己给学院扣分,奇怪的就是每次和她打过照面以后,自己就抑制不住地吐花。
难道是戴萌给自己下的咒?
应该不是,她连悬浮咒到现在都没学会。
但是后来莫寒一看见戴萌就尽量绕道走,避免在哪种正式场合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
所以在第二天下午时莫寒就变得小心翼翼,就差去上课的路上易容了。
……可是戴萌究竟想干什么呢?


今天的莫寒有点反常啊?
许佳琪拽拽吴哲晗的袍子,伸手指指旁边畏手畏脚看起来十分心虚的莫寒,眼神示意道。
……也是。话说戴萌呢?下节选修课她还来不来了?
吴哲晗焦虑地看着许佳琪。
许佳琪耸耸肩。
这俩人今天怎么都这么奇怪?


莫寒刚走出长廊,忽然听见廊外正看书交谈的学生们欢呼起来。随着声浪望去,远处飞来一个黑影。
“梅林的胡子!”许佳琪惊呼一声,紧接着就看见莫寒被黑影掳走,一声尖叫打破霍格沃兹的宁静。
“啊——!”
“别怕!”似乎是熟悉的声音。
莫寒那一瞬间,竟然觉得安心。

身后人的声音清晰地裹挟着掠过耳边的风传过来,“有我呢。”
“戴、戴萌?!”莫寒尖叫一声,终于看清自己此刻已飞行在霍格沃兹的上空,“你干什么!你放我下去!”
“真的……吗?”戴萌从身后环抱过来,“我记得,你最差劲的就是飞行课吧?”
“……”两人此时骑在同一把扫帚上,飞行时的风温和而轻盈。戴萌的飞行能力也不是很好,在几千米的高空她尚不能好好把控扫帚。
忽然一阵强风,扫帚的方向顷刻不稳。
莫寒有些恐惧飞行,此刻更加惊吓地说不出话。她不知道戴萌究竟想干什么,但是身边能够依靠的只有——
“哇你别咬我!莫寒你松口!”戴萌吓了一跳,立马转了扫帚的方向,“你别紧张,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什么保护不保护!
还不是你把我弄到扫帚上来的!
“你看,”戴萌稳好扫帚,右手轻抚莫寒的额角,“稳住了。”
“……你别怕。”
随即,戴萌便感觉到莫寒终于松了口,然后小心翼翼地趴在她的臂弯里。
“你把我弄到扫帚上干什么?”怀里的莫寒瓮声瓮气地说道。
“和你谈条件啊。”戴萌轻松地说道。
“……什么条件?”
“做我女朋友。”
“……”
“……不同意?”戴萌手上稍稍用力,飞行的速度立时加快了。
“你快放我下去!”
“不,你要先答应我。”
“你放我下去!”莫寒叫嚷着竟然有了哭腔,“我怕。”
“有我你怕什么?要么答应我,”戴萌在身后抱的更紧了些,“否则我就陪你飞一天一夜。”
“你!你不怕教授……”
“我不怕,我是魁地奇找球手。”戴萌说道,“今天我训练……”
莫寒正想着要施什么咒语才能让教授们来救她时,身后的戴萌忽然变出一束向日葵,“给你的。”
“向日葵?”莫寒觉得奇怪。
“嗯,这咒语学了好久。”
“为什么?……”
“得了吐花症。”戴萌自顾自说道,“这是种相思而得的绝症。”
“绝、绝症?”
“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
莫寒感到身边的气流渐渐温和下来,她往后一瞥,看见身后的人开始下降。等到两人安全落地,莫寒有些腿软,险些一个趔趄。
戴萌去扶住她,“你想知道是什么办法吗?”
莫寒与戴萌四目相对,喉咙里忽然发着麻,她转身想要逃。

“别动。”
戴萌抽出魔杖,轻念了一句咒语。
那是一种奇妙的魔法。明亮且温柔。
莫寒捂住嘴角,心想吐出来的花瓣千万不能被戴萌发现。
而下一个瞬间,漫天的向日葵花瓣里,戴萌忽然凑近到莫寒的嘴边,“就是这个办法。”

END.

奉贤杠子樾:

七夕啦

《【戴莫】丨Closer》

 

1.莫寒

 

/

正准备出道事宜的戴萌突然想起来今天似乎是徐子轩回国的日子。

练习室的镜子满是氤氲的水汽,她走过去抹了一把镜子,自顾自说道,络络好像是说过今晚就到上海的吧。

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满脸都是汗,戴萌愣了愣,算算出道演唱会的时间,见缝插针应该能和她见一面吃顿饭。

于是拿出手机驾轻就熟地按了号码。

 

“喂络络啊,你今晚到上海了吗,你现在在哪儿啊我刚刚准备出去吃饭——”戴萌一股脑地说了一大通可是对方却没有回音。

“喂?喂——”

戴萌把手机拿下来放在眼前,看了看号码。

 

没错啊。

那怎么会没人应。

 

“...

《【戴莫】丨款冬》

-
我弄丢了自己的戒指。

-
莫寒感觉到自己的尾指上没有了熟悉的金属感时,还是有刹那的慌张感的。弯腰去地上找了有大半天也没有找到,工作的桌面上没有,洗手台附近也没有。戒指在她的尾指上待了差不多有四五年,当初买来的时候略微大了一些,但还是一直戴了下去。
空荡荡的手指一下有些不太适应,莫寒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难过。还未在座位上坐稳,店门忽然传来一阵叮铃声。莫寒抬头的时候视线还没有稳当,就暗自嘲讽自己,意外的事情怎么都凑到了一天。
熟悉的身影似乎比从前要更为沉稳了些,莫寒甚至有些欣慰地想道。
走进店里的戴萌则愣怔了半晌,把墨镜勾在手上问她:“你真的开了花店。”
“是啊,”莫寒尽量避开了戴萌的视线,伸手拿了剪子...

《【戴莫】丨无法触及》

无法触及


/
阳光搂抱着大地,月光轻吻着海波。
这般的柔情有什么意义,如果你不吻我?


/
要是我无法触碰你——


/
习惯了南北极的荒凉,上海机场的喧闹可能就不太适合自己了。戴萌斜倚在机场门口,想着反正也是暂时休息一会儿,偶尔听听吵闹的声音兴许也不错。
也许是长时间的旅行有些累了,她斜倚在门口许久,思索着下一站该去哪里。
但是也的确是哪儿都去过了,于是难免会觉得无趣。
远处的喧响穿越人群传到耳边,闷闷地几声呼喊,听不清楚确切的句子。戴萌抬头,顺着声音望过去,人群的中心,正走来一个不算高挑的女生。周围的长枪短炮却只对准她,偶尔亮起一两次闪光灯。
阴雨连绵了几日的上海,终于开始升温。
大概是偶像吧。这么多人接机...

《【戴莫】丨浪费》

【0】

“或许有人会因为你在路上的回忆而踏上那条路。”

 

【1】

飞机落在济州岛,久违的阳光和新鲜空气一同扑面而来。戴萌下飞机的时候还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松领带,低头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穿制服。

升任机长多年后,她终于决定给自己放一次假。说起来这之前的每一次飞行似乎都会经过这里。

几次的航线跨过南北半球,机翼外平流层的云层稀薄得好像会掉落下来。

可是除了和莫寒来过这里一次,戴萌对这里一无所知。

 

去酒店的路不远,济州岛有许多条步行到那里的路线。戴萌推着行李箱打算步行过去。一个人时间长了也就慢慢学会了看地图,Google地图上几个零零散散的标志清晰地映入眼帘。...

© 拉赫瑪尼/Powered by LOFTER